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49章 报应不爽(求票)

    相同的理由,奚九夜曾无数次和兰楚楚说过。

    曾经兰楚楚也全心全意地相信过,可自打她知道,夜凌月那阴魂不散的女人可能还活着后,兰楚楚就日夜不安了起来。

    她必须有个孩子,只要有了孩子,她才可以顺理成章成为北之境的神后,她才能紧紧拴住奚九夜的心。

    兰楚楚也很清楚,只要她和奚九夜有了孩子,那即便是将来夜凌月那贱人回来了,她也绝不会和奚九夜复合。

    “这个理由,你已经说了无数次了。可是我想要一个属于你我的孩子,我每日每夜都在想,你若是不让我生,我就离开北境,回村落去。当年,我能在村落靠着一己之力救活你,我也能靠着我自己,养大我们的孩子。”兰楚楚倔强地说道。

    听到了古村落,奚九夜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那时,他身受重伤,双眼失明,若不是兰楚楚,就没有如今的奚九夜。

    奚九夜的心一软,将心底那阵难以言喻的痛楚,强压了下去。

    “兰儿,你胡说些什么,我怎么会不要你和孩子。我……此生唯一想娶的人就是你。”

    “九夜哥哥,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兰楚楚欢喜着,她也留意到了堆放在一旁的天罡竹。“那不是天罡竹嘛,你命人从天罡殿取回来的?”

    “嗯,原本是打算炼制戮神箭,只可惜还是功亏一篑,不过没有关系,总还有机会的。”奚九夜惋惜着。

    “这些竹子长得可真好,在这般寒冷的地方,居然枝叶还如此繁茂,煞是好看。九夜哥哥,不如栽几颗在我的屋子里。”

    兰楚楚看了几眼,见天罡竹枝叶如白玉般无瑕,竹身上闪动着点点火光,置放在屋子里,就如生了暖炉般暖洋洋的。

    她无法习武,身子又怕寒,一见之下,很是喜欢。

    奚九夜看了那天罡竹几眼,点头答应了,命人取了三五颗竹子,送到了兰楚楚的房内。

    却不知,就在那几名侍卫将那些天罡竹送到了兰楚楚的房间后不久。

    原本白玉无瑕的天罡竹上,忽然闪过了一道道肉眼几乎看不清的黑气,那黑气在房中悄无声息地扩散开。

    自打叶凌月降服了天魁殿主后,地煞狱和天罡殿暂时安定了下来。

    叶凌月也收回了心思,开始全力备战门派大比。

    在这段时间里,叶凌月做的最多的,就是在独孤天的十重天重力下,增强修为。

    式神鼎灵也会偶然出来冒个泡,和叶凌月贫嘴几句。

    至于小乌丫,也陆陆续续将雪萱和雪峰的一些消息传过来。

    叶凌月也因此得知,雪萱已经陆续联络到了一些门派中的女弟子,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被洪明月抢了男人的。

    她们不少人也亲眼目睹了自己男人和洪明月鬼混时的情形,个个对洪明月恨之入骨,一起商讨着,在门派大比上,要给洪明月好看。

    时间转瞬又过去了一个多月,孤月海门派大比的报名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由于这一次的门派大比,只要进入了前十,就可进入九洲古战场,各峰的弟子以及外门的弟子都是蠢蠢欲动。

    报名日一发布,就有大量的弟子前去报名。

    这一日,叶凌月和黄俊得到了熊管事的通知后,一起前往门派大比的报名。

    孤月海的这次门派大比,只在外门设了报名处,外门的杂役和外门弟子都统一在那报名。

    内门的弟子要报名,只需要在各峰长老处报名即可。

    可是即便是如此,外门报名点的人还是很多。

    叶凌月和黄俊赶到时,报名点蓝拳外三圈,已经全都是人了。

    排起来的队伍,至少也有上千好人,场面之状况,让叶凌月和黄俊都是膛目结舌。

    两人好不容易,挤到了队伍的末尾,正准备排队,哪知道刚走进,就见有人用力推了推黄俊。

    “滚开,杂役来凑什么热闹,没看到刚发布的公告,杂役不准参加这一次的门派大比。”

    叶凌月和黄俊一听,不由变了变脸色。

    不让杂役参加,这消息他们怎么不知道,往年的门派大比,可没这条规定。

    两人还有些不信,不顾他人的喝骂,一路挤到了公告牌的下面。

    只见一张字迹都还没干的新公告,果然贴在了一旁的布告栏里。

    上面赫然写着:本年度的门派大比,杂役和狗不许参加。

    那一行醒目的大字,触目惊心,刺疼了叶凌月和黄俊等人的眼。

    “太过分了,这条规定是谁发布的?这分明是歧视,为什么杂役不能参加?”

    黄俊只觉得一口恶气从心底冲了上来,他不顾一切,一把将那张布告撕了下来。

    居然将狗和杂役相提并论,这发布告的人,分明是有意为之。

    黄俊急了,他拼了命的苦练,就是为了能参加这一次的门派大比。

    对于黄俊而言,这次的大比,可不仅仅是场简单的比试,这场大比,也是他为木爽报仇,为冶炼堂争口气的唯一机会。

    若是错过了,黄俊这辈子都只能是当一名杂役了。

    和黄俊一样,愤愤不平的还有其他的杂役,他们都将这一次的门派大比视作了背水一战,可这份公告的发布,却无疑是扼杀了大伙最后的一点希望。

    “是本长老发布的,怎么你不服气?”

    人群一下子散开了。

    雪长老和几名雪峰的弟子,神情倨傲地走了进来。

    看到了雪长老时,早前还怒气冲冲的那些杂役们,一下子都没了声。

    居然是雪长老?

    众所皆知,雪长老为人专横跋扈,可他是四大长老之一,更何况,雪长老还是这一次门派大比的裁判。

    他说不许报名,就无法报名。

    “雪长老,你这分明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怕,雪峰的人被我们打败。”

    黄俊看到了雪长老,脑海中就不由浮现起木爽横死的模样,他红着脸,作势就要冲上去和雪长老拼命。

    “笑话,就凭你们这些疯狗都不如的废物,还想与我们雪峰同台竞技。我告诉你们,门儿都没有。”雪长老大笑了起来。

    早在叶凌月向他下战书时,雪长老就已经打定了主意,把这些杂役驱逐出门派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