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50章 罢工事件

    叶凌月冷眼看着雪长老,眼中流露出了一抹怒色。

    见了雪长老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黄俊握紧了拳头,他真想将自己的拳头重重击在了雪长老那副令人恶心的嘴脸上。

    他大步一跨,就要扑上前去,和雪长老理论,却被叶凌月一把拉住了。

    “不要冲动,你在外门拼的你死我活,也惊不起什么波澜来,这里是外门,雪长老可以只手遮天的地方,你和他拼命,只会吃亏。”叶凌月在黄俊耳边低语,强拉着如怒狮一样的黄俊。

    “废物就是废物。”

    雪长老冷嗤着,傲慢地走过了人群。

    那些内门和外门的弟子,也一个个鄙夷着,看着叶凌月和黄俊离开了队伍。

    “难道就这么算了?凌月,你忘记了,当初你是怎么说的?”黄俊愤恨地摔开了叶凌月的手,像是不认识她那样。

    “黄俊,你冷静点。对付雪长老那种人,不需要硬拼。你放心,门派大比,我们非参加不可,雪长老很快就会妥协。”

    叶凌月笃定的说道。

    报名一共持续十天,经历了早上的报名风波后,第一天的下午波澜不惊,接着又过了第二天,被不公地排挤在了门派大比之外的杂役们犹如死水一般,毫无动静。

    如此的情形,倒是大大成了雪长老和雪峰一干人的意料之外。

    “师父,那群杂役居然没有闹腾,徒儿还以为,他们至少也会寻衅闹事一番。”马昭伺候在雪长老左右,意外地说道。

    “楼一起可吞象,那群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就算是他们要闹腾,也不可能传到了掌教那里,我已经命人封锁了通往无涯峰的传送阵,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去打扰掌教。等到十天时间一过,木已成舟,他们就永远没有了翻身机会了。”

    雪长老说罢,随手端起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哪知一口喝下去,“噗”的一口喷了出来。

    “这水怎么是凉的?还有股怪味?”

    雪长老嘀咕着,仔细一看,茶杯里的茶上,竟漂浮着一层小虫子,茶水也浑浊不堪。

    马昭一看,忙召了下人进来。

    哪知叫了半天,却被告知,服侍雪峰的那些杂役下人,今天集体罢工了。

    不仅是茶水,日常的清洁,膳食,还有衣物也全都没有人处理。

    要知道,这些活,平日也都是各峰的杂役负责的。

    雪长老听罢,不由动容。

    不仅是雪峰,就在门派大比报名的第二天开始,从外门开始,一直到内门,到了最后,就连无涯峰的杂役,都开始罢工。

    到了第三天第四天,罢工引发的风潮还在扩散,就连平安堂在内的外门堂口,也开始加入了这一次的罢工风潮,到了第五天,就连其他三峰的长老也被惊动了。

    唯一没有被惊动的,恐怕也就是刚好在闭关的无涯掌教了。

    “真是岂有此理,这些杂役,真是要无法无天了不成。”雪长老气得大动肝火。

    “雪长老,这件事,本就是你做的不对。无端排挤杂役参加门派大比,这个消息若是传到了其他门派耳里,必定会有辱我孤月海第一大宗门的名声。”

    风长老身为外门的管事长老,对于雪长老这次一意孤行的做法,很有些微词。

    “不错,雪长老,这件事适可而止。”

    花长老也不满道。

    “两位长老,我倒是觉得,雪长老没有做错。不让杂役参加,并没有错,要知道,过去门派大比里,从来没有一个杂役进入过大比的第三轮,这也证明,废物就是废物,绝没有逆袭的可能。”

    月长老不咸不淡地说道。

    四大长老,一时之间,各持己见,谁也不肯相让。

    “哼,无论怎么说,掌教既是把这次门派大比的事交给我来处置,这事就理应由我来安排。几位长老放心,罢工的事,我一定会尽快解决。三日之内,我必定让杂役们恢复日常工作,若是不能,我自会撤销这个公告。”

    雪长老满脸的信心。

    他相信,对于那些没用的杂役而言,只要抓住那几个带头肇事罢工的,好好整治一番,杀鸡儆猴,罢工风波很快就会解决。

    花长老和风长老却是摇了摇头,对于雪长老的做法不敢苟同。

    雪长老定了三日之约后,当即就怒气冲冲,带着几名座下弟子前去冶炼堂抓人。

    他早就打听清楚了,这一次罢工,最初就是从冶炼堂开始。

    随即再扩散到了其他几个堂口,不用猜,雪长老也知道,必定是叶凌月和那黄俊闹得鬼。

    该死的叶凌月,上一次让她侥幸不死,她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当真以为可以和雪峰抗衡,这一次,雪长老发了狠,一定要除了这祸害。

    雪长老一行人,怒气冲冲,踢门就进了冶炼堂。

    “叶凌月、黄俊,你们俩煽动其他杂役,干扰门派大比报名,罪大恶极,论门规当被驱逐出孤月海。”

    雪长老才刚说完,就听到了一个纳闷的声音。

    “雪长老好大的架子,师父,徒儿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雪长老有了处罚门人的权力了。据我所知,整个孤月海只有掌教和戒律堂的长老才有这个权力了。他这样算不算逾越职权,也是要重罚的?”

    听到了那个稚嫩的声音时,雪长老的面色微微一变。

    冶炼堂里,站着的赫然是无涯掌教和小帝莘等人。

    无涯掌教正一脸怒容,瞪着雪长老。

    “掌教,您怎么出关了?”

    雪长老记得,无涯掌教明明还要数日才会出关,他算好了日子,那时候报名就已经截止了。

    “哼,我只是闭关,可不是死了。雪长老,你背着我抵制杂役们,不许他们参加门派大比,这件事,小帝莘都已经告诉我了。”

    无涯掌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他本对雪长老还有些信任,认定他不会因为一己之私,公然报仇,哪知道雪长老让他大失所望。

    若不是小帝莘暗中告诉他,只怕他真的要到了出关时,才会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