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51章 一个赌约

    无涯掌教内心对雪长老失望至极。

    连小小的几个杂役都不能包容,他又怎么能将门派里的其他事务交给雪长老。

    “掌教,杂役参加不参加门派大比,对整个孤月海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影响。难不成,掌教你认为,就凭这些人,能够在门派大比上进入前十?”雪长老依旧是不肯松口。

    “这……”虽然不满意雪长老暗设关卡,为难杂役,导致孤月海的日常秩序大受影响,可无涯掌教并不因此就认为,杂役们包括叶凌月,能够在门派大比上大放异彩。

    毕竟,孤月海的杂役,在入门的时候,就被判定了没有轮回之力。

    武学世界里,没有轮回之力,就等于被判了死刑,除非……当然,这个除非,绝不会出现在这些杂役的身上。

    “雪长老,谁说杂役就不可能进入前十,若是我们中,有人能进入前十,那又当如何?”

    叶凌月在旁听着,忽的插嘴说话。

    “就凭你,也想进入前十?”

    雪长老一看,说话的又是叶凌月,不禁冷笑出声。

    “若是我能进入呢?”

    叶凌月直视着雪长老。

    “你若是能进入前十,本长老这个长老之位,不当也罢。不过,若是你没法子进入前十,你就滚出孤月海。”

    雪长老才说完,小帝莘面色微变,恶狠狠地剜了雪长老一眼。

    叶凌月目光微凛,她等的就是雪长老这一句。

    “这话可是你说的。”

    叶凌月说罢,走到了无涯掌教面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

    “还请掌教做主,凌月愿和雪长老立下赌约,这一次的门派大比,若是我能进入前十,雪长老卸去雪峰长老一职,若是我输了……”

    “若是我洗妇儿输了,师父,我就跟着我洗妇儿一起滚出孤月海。”

    哪知叶凌月还未说完,小帝莘就极其麻溜地接过了话,还有样学样和叶凌月一起跪在了无涯掌教面前。

    雪长老一看,连小帝莘都卷了进来,顿时喜上眉梢。

    他正愁着不知如何除去小帝莘这个眼中钉,如今他居然自投罗网,和他那个废材洗妇儿绑在了一条船上,他又怎会错失这个机会。

    反正这一次的门派大比,他才是正儿八经的裁判,不愁没机会收拾了他们。

    无涯掌教本还想制止这场赌约,可偏双方都较真了起来,无涯掌教无奈之下,只能是答应了下来。

    无涯掌教的出现,杂役们不能参加门派大比的公告,自然也就失去了效力。

    黄俊等人听罢,都迫不及待地前去报名了。

    小帝莘也欢欢喜喜地陪着叶凌月去报名了。

    无涯掌教走出了冶炼堂,角落里一闪,走出了个人来。

    “多谢掌教成全。”出现的人却是钓鱼叟。

    原来,这次真正请动了无涯掌教的并非是小帝莘,能让无涯掌教亲自到冶炼堂的,正是钓鱼叟。

    “钓鱼叟,你在外门辛苦了这么多年,对雪长老和月长老的行径,一直是忍气吞声,为何这一次,你要出头,难道是因为那个叫做叶凌月的丫头?她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让你和小六一力维护她?”

    无涯掌教看着眼前这位老者,露出了困惑之色。

    小帝莘维护叶凌月,倒还是情有可原,可钓鱼叟又是为何?

    若是没记错的话,那叫做叶凌月的,到孤月海不过是两年,论资历,她远比上孤月海其他的杂役,更谈不上让钓鱼叟刮目相看了。

    很少有人知道,钓鱼叟和无涯掌教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交情。

    当年,无涯掌教和钓鱼叟是一起来到孤月海参加宗门考核的,两人曾是儿时的好友。

    可就在那次考核中,钓鱼叟因为修为不够,无法成为正式弟子,他被迫成了一名杂役。

    而无涯掌教却与之相反,最终成了孤月海的掌教。

    因为这事,钓鱼叟一直不愿意和无涯掌教有过多的交集,即便他后来成了杂役的总管,也从未因此提出过非分的请求来。

    唯独这一次,他恳请无涯掌教,出面相助。

    “掌教,实不相瞒,在那孩子的身上,我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钓鱼叟苍老的眼中,罕见地显露出了一丝精芒来。

    曾几何时,他也想在孤月海有一番作为。

    成为杂役,对他而言是一次打击,他也曾想住在门派大比上扬眉吐气,可依旧是失败了。

    这么多年来,他的锐气早已被磨灭,直到这一次杂役们集体罢工,钓鱼叟才意识到,若是身为杂役总管的自己都不能为那些孩子们争一口气,那外门的杂役们,只怕永远都没有翻身之日了。

    他不希望,这些在大陆上原本是天之骄子的少年男女们,成为下一个钓鱼叟。

    “难道你也觉得,她能凭一己之力,进入前十?”

    无涯掌教反问道。

    “能不能进入,等到比试之日就知道了。”钓鱼叟笑道,说着,他晃了晃自己手边的鱼篓。“无涯,今日我就斗胆称呼你一声名讳。我们已经有多年没有坐下来好好喝酒话家常了。我今日钓了一尾好鱼,刚好可以做下酒菜。”

    无涯掌教颔了颔首,面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来。

    两位年纪加上去都快一千岁的老者,朗笑着,朝着银河瀑的方向走去,一如当年,他们刚入孤月海那般。

    允许杂役们报名参加门派大比的事传出去之后,整个外门的杂役们都陷入了一片欢欣鼓舞之中。

    这时自孤月海建立以来,杂役们的第一次胜利。

    更不用说,这一次意味着对雪长老权威挑战的一次胜利。

    这也让孤月海内部的矛盾变得更加厉害,雪峰的人扬言,绝不会让任何一个杂役,进入比试第三轮。

    马昭为此,还在洪明月面前,狠狠地讽刺了叶凌月一顿。

    “门派前十?那叶凌月还真是不知死活,她真以为,孤月海的门派大比是儿戏?我敢保证,她连第一轮都过不了。”

    马昭不怀好意地说道。

    门派大比的第一轮,是所谓的同级赛,只有前十才能进入第二轮的越级赛。

    叶凌月想要进入第二轮,意味着她必须打败外门的大部分杂役进入前十。

    马昭可不会让叶凌月有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