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59章 关于名分的问题

    马昭也微微变了脸。

    无涯峰那几人的修为,马昭都很清楚。

    秦小川是轮回四重巅峰,而且修炼的并非是轮回火之力,所以必定不是他。

    至于那舞悦,她好像修炼的是轮回火之力,可她是个成名废物,多年都是轮回三重,修为根本没有突破的可能。

    那余下来的就只有小帝莘了。

    那小子,加入门派那么久,好像都没听说过经历轮回劫,难道说,今晚突破的就是他!

    马昭有些按捺不住了。

    谁突破都成,但如果突破的是小帝莘,那就有些不妙了。

    白日里,那小子只是轮回四重巅峰,就散发出了那么可怕的威压,若是再让他突破后果不堪设想。

    “该死!希望那小子渡劫失败。”

    马昭嫉恨着,可让马昭失望的是,就在天明前后,无涯峰的天火如朝霞般散去了,那意味着,轮回劫结束了。

    熬红了眼的雪长老和马昭,满是凝重之色。

    “马昭,今日的越级赛,为师会想法子,让你避开帝莘和绯月。但是再往后的比赛,你就必须靠自己了。”雪长老满是期许地按了按马昭的肩膀。

    小帝莘“历劫”成功,雪长老也知道,若是让他和马昭硬碰硬,马昭未必能讨得到好处。

    既是如此,他必须利用自己裁判的身份,让马昭暂时保存实力,在最后的十强赛时,再发力。

    “师父,弟子一定会全力以赴。”马昭也松了口气。

    他也不打算在第二轮的越级赛中,消耗太多,他的目标可是十强赛,确切地说,是进入前十。

    只要进入了前十,他就能进入梦寐以求的古战场,那个大师兄口中所说的,满是机遇和无限灵宝的九洲战场。

    一旁的雪萱暗暗听着,目光闪烁。

    她的腰间,还贴身收藏着小乌丫给的那一颗丹药。

    到底要不要吃那颗丹药,这些日子,雪萱都在迟疑,毕竟丹药若是吃下去后,一个月后会有很强的后遗症。

    可就在父亲和马昭说那番话时,雪萱下定了决心。

    哼,就连父亲,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马昭的身上,全然没有把她这个亲生女儿看在眼里,都不认为,她能进入前十。

    既是如此,她雪萱就是要一鸣惊人,甚至是打败马昭,在十强中比他和绯月的排位都高,到时候,看谁还敢小瞧她。

    一个月后有后遗症又如何,她那时候,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已经进入了九洲古战场。

    在那里,大师兄会保护她的。

    没了后顾之忧后,雪萱不再迟疑,她偷偷摸出了那颗丹药,吞入了腹中。

    丹药一入口,雪萱就感觉到,体内轰的一声,仿佛有无数的灵力,一下子在她的体内游走开,仿佛一挥手一跺脚,就能毁天灭地般。

    但除此之外,她的身体没有半点不适的感觉。

    雪萱面上一喜,看来师姐没有骗她,这丹药果然是好东西。

    雪萱感激地看了眼跟随在自己身旁的小乌丫。

    小乌丫见了,心中更是偷着乐,主人的计划一切顺利进行中。

    天彻底亮了,在无涯掌教等人的努力下,无涯峰虽然经历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天火劫,但只是后山部分被天火焚烧,大部分的无涯峰都保存完好。

    只听得“吱啊”一声,门被推开了。

    当舞悦走出来时,她满面红光,昔日病态的脸上,苍白之色一扫而光,精神奕奕,看上去,仿佛脱胎换骨般,整个人焕发出一种盎然的生机。

    舞悦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外面等候的众人。

    众人都是面露喜色,恭喜着舞悦突破了轮回劫第四重。

    舞悦的目光落到了一夜未睡,面露疲态的无涯掌教和两位师兄身上。

    她走上前去,深深一拜。

    “多谢师父和两位师兄昨夜相助。”

    昨夜的轮回劫,是她第一次真正历劫,中途险些元力失控,亏了师父和两位师兄提点,她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历劫成功。

    无涯掌教也欣慰地点了点头。

    舞悦又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她深深地看了叶凌月一眼,也是一拜。

    却是行了和拜师拜兄长一样的大礼,叶凌月受宠若惊,忙扶住了舞悦。

    “五师姐,你万万不要,你是小帝莘的师姐,我当不起你的大礼。”

    叶凌月帮助舞悦,只因为她知道舞悦对小帝莘照顾颇多。

    这两年,小帝莘的身子日长夜长,叶凌月又是个粗枝大叶的,小帝莘穿的衣服鞋子基本都是舞悦给缝制的。

    再加上,叶凌月曾经也经历过一段不能修炼的日子,所以对于舞悦的心情很是理解,这才会仗义出手。

    “既是如此,那我就不勉强。但你的恩情,舞悦铭记于心。我一直把小六当成了亲弟弟,你若是不嫌弃,我以后也和四师兄一样,管你叫六弟妹。”舞悦笑了起来。

    自打舞悦突破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变得更加活泼开朗,一晚的功夫,就跟着秦小川那贫嘴一样,逗趣起叶凌月来了。

    “好啊好啊,那五师姐,我以后就管你叫五姐姐,你就是我和洗妇儿共同的姐姐了。”

    小帝莘拍手称好。

    “等等,你们别把我撇下了。小六,你和你六弟妹以后可都得管我叫四哥。谁不叫,我跟谁急!”

    秦小川看得眼热,也跟着起哄。

    叶凌月被一口一个“六弟妹”叫的有些不好意思。

    “小帝莘,不准乱叫。”

    叶凌月作势就要去拧小帝莘的耳朵,小家伙忙“洗妇儿饶命,回去我跪搓衣板”叫了起来,闹得叶凌月哭笑不得。

    见小帝莘等人胡闹着,无涯峰的其余几位师兄师姐,都笑了起来。

    无涯掌教看在眼中,沉默了片刻,他再看了眼叶凌月,忽的开口喊道。

    “嗯哼,都不要胡闹了。我说……小六那口子。”

    无涯掌教这么一叫,叶凌月一时还没回过神来,傻眼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掌教叫的是她。

    小六那口子……拜托,无涯掌教,你能不能有创意点,这叫什么称呼,人家也是有名有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