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62章 以血还血

    檀一真君,本就是依附于雪长老的外门鹰犬。

    他门下的弟子的修为,雪长老还是很清楚的。

    尤其是那木常的实力,听说已经达到了轮回木之力三重,就算是内门弟子都不为过。

    叶凌月对上他只有死路一条。

    不错,雪长老就是打算让木常将叶凌月直接击杀。

    门派大比上,是有规定,必须点到即止。

    可何谓“点”那就全靠裁判来评判了。

    只要雪长老不出手,旁观者就算是反应再快,也根本来不及救遇危的叶凌月,到时候,他只用说拳脚无言,一切都是意外即可。

    雪长老阴测测地想着,看了眼木常两眼,木常心领神会。

    木常如大鹏展翅,一跃就飞身上了擂台。

    木常一上场,就迎来了满堂的叫好声。

    反观不急不慢走上擂台的叶凌月,脚才刚踏上擂台,就迎来了一片压倒性的喝倒彩的嘘声。

    他睨了眼缓步走上来的叶凌月,他瞥了叶凌月几眼,目光很是轻佻的落到了叶凌月的身前,流里流气地扫了几眼。

    “你就是那个人称‘奶妈子’的杂役,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这话一出,擂台下,笑声雷动,内外门的弟子们,都是嘘声迭起。

    越级赛不同同级赛,因为是两两比试,所以按照比试规矩,上场者都会自报姓名,以示尊重。

    可那木常一上场,连名讳都不通报,反倒直呼叶凌月为奶妈子,歧视之意,昭然若揭。

    那些内外门的弟子,也早就听到了谣言,对叶凌月很是不屑,趁着找个机会,全都起哄了起来。

    “滚下来吧,丢人现眼的东西。”

    “女人就该回家奶孩子。”

    小帝莘捏紧了拳头,眉宇间骤然拧紧。

    可他也没有立刻出手,小帝莘直到,他此刻若是出手,只会引来更多对洗妇儿不公的争议。

    小帝莘眸光一扫,将那些笑话的最凶,出言不逊的宗门弟子全都记了下来。

    无涯掌教也不满地皱了皱眉,扫了眼雪长老。

    “胡闹,门派大比,岂容儿戏,若是再出言不逊,直接剥夺参赛资格。”

    一声雷霆怒喝震慑全场,谁都没想到,看似平和的无涯掌教会出言相助一个无名的杂役。

    嘘声顿时小了不少,但是弟子们看向叶凌月的眼神,依旧很是不屑。

    “的确不怎么样。”

    叶凌月面对非议,嫣然一笑,言语之间,似有几分自嘲之意,可眼底翻涌起的怒色,已经泄露她此时的心境。

    木常!

    该死!

    那“样”字还未在空气里消散开,叶凌月忽的身形一瞬。

    纤纤五指在腰间一抹,众人还未看清叶凌月的动作,只觉得眼前一花。

    刹那间,叶凌月的指间,天地之力滚滚而来。

    两道犀利无比的指影中,叶凌月的身子已经欺到了木常身前。

    两道血泉飞溅而出。

    木常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两个血窟窿,叶凌月缩回了手指。

    两颗黑白相间的眼珠子,滚落在地。

    他的眼睛,竟是直接被叶凌月挖了出来。

    再听得嘭的一声重击,木常的身子,飞了出来去,跌落在擂台下。

    他身子痉挛般抽搐了两下,就昏死了过去。

    整个过程,快、恨、绝,甚至连雪长老都还没来得及反应,木常就被干脆利落地秒杀了。

    “记住了,我不叫奶妈子,我叫做叶凌月!”

    擂台上,叶凌月不疾不徐地将鲜血擦干净,吐出了一句话,如刀戈相击,掷地有声。

    那气势,比起昨日的小帝莘来,竟也是不差分毫。

    满场跌落了一地的下巴。

    叶凌月的举动,犹如腊月里当头一桶冰水淋下来。

    所有人都懵了,早前还嗤笑叶凌月的那些外门内门弟子们,惊恐地看向了木常。

    那双血肉模糊的眼,仿佛就是他们的眼珠子。

    “长老,你一定要替木常做主啊。”檀一真君本还等着木常替他争光,哪知须臾之间,木常就被戳瞎了双眼,成了个废人。

    “比试点到即止,你为何要残害同门!”雪长老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太快了,他甚至没看清叶凌月用的事什么武学路数,她的手速快的惊人,就如探囊取物般,把木常的眼珠子挖了下来。

    “雪长老,你倒是有脸说,你看到我残害同门。那你方才可看到,有人侮辱同门?辱人者人恒辱之,他哪里冒犯了我,我不过是以牙还牙,何罪之有。还是说,孤月海的门派大比,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连一滴血都见不得。”叶凌月不屑道。

    木常方才眼神无礼,她用“探囊取物”取他的双目,她得自妙手空空们的这一门传承,本只是小偷小摸的功法。

    可她突破了天地劫第三重后,叶凌月就发现,这一门功夫,配合上天地之力,很是有用。

    轮回三重的木常,的确厉害,要在分秒之间逼退他,只能是趁着他还没运功之前。

    面对敌人,叶凌月从不知道,心慈手软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

    “说的没错,输了还求师父告姥姥的,是不是男人。”

    秦小川和黄俊等人在那里起哄。

    方才他们也是懵了,嗯,是被叶凌月的手法给吓到了。

    早前,叶凌月在同级赛时,因为有黄俊和唐离打前锋,她只是象征性地出了手,用的武学甚至还是她在叶家时所学的拳法。

    根本称不上抢眼,可方才,叶凌月下手的瞬间,动如脱兔,眨眼间就废了木常。

    虽然也不见得是多高明的武学,可那身手,却绝对没错。

    “雪长老,身为裁判,应该秉公执法。木常实力不如人,输便是输。”

    花长老接嘴道,风长老也在旁随声附和。

    “本场比试,叶凌月胜。”雪长老只得是郁闷地宣布了结果。

    叶凌月走下了擂台。

    和她上擂台时,嘘声不断相比,叶凌月下台时,那些外门弟子都是眼神略带敬畏之色。

    木常是外门的佼佼者,哪知他会被叶凌月一招废了双眼。

    这也就意味着,叶凌月的实力,远超乎一般的外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