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65章 人面兽心

    那黑影如幻影来的突然,叶凌月却是冷不防。

    眼看黑影就要逃逸,一道更快的人影从旁掠出,只听得利风闪过。

    从唐离体内蹿出来的黑影,只觉得被一股凌冽的气势席卷,身法一滞,被死死地钉在了墙壁上。

    一只手将那黑影按住,手的主人不紧不慢地转过里脸来,冲着叶凌月咧咧嘴。

    “洗妇儿,这种力气活,还是我来替你做好了。”

    “小帝莘,你怎么在来了?”

    叶凌月看清了来人后,舒了口气。

    她出来时,小帝莘还在练功,她还特意叮嘱过,让小家伙先睡下,哪知道这小家伙越来越不听话了。

    “天冷,一个人睡不着。”

    小帝莘面不红耳不赤,调侃道。

    叶凌月白了他一眼,再看看倒毙在地的唐离。

    九龙吟还插在他的心脏部位,只是没有一滴血。

    “洗妇儿,把他的尸体翻过来,你就会明白了。”

    叶凌月听罢,心中一动,用脚尖一挑,将唐离的尸体翻了过来。

    这一看,却是唬了一跳。

    唐离的脸不见了,只留了长没有五官的光脸,被月光一照,看上去白惨惨的,很是吓人。

    “难怪我一早见他就觉得不对劲,原来这家伙是妖兽。它叫做鬼谷蛾,天生带毒,喜欢产卵于人的身体,成年后啃噬人的魂魄,吸干人的养分后,就脱离宿主,重新寻找下一个目标。它的另外一个本事就是每吸食了一个人的魂魄后,就会记忆那人的容貌,成年的鬼谷蛾甚至可以变换成各种不同的外貌。”小帝莘说着,他的手下一用力,手下的黑影就发出了惨厉的叫声。

    小帝莘的手下,却是一只很怪异的生物,那玩意全身长满了黑而粗的绒毛,像是蝙蝠,却又是一只飞蛾。

    让人悚然的是,它背部有古怪的花纹,那花纹看上去和唐离的脸一模一样。

    “小帝莘,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叶凌月更诧异的是小帝莘怎么会认得鬼谷蛾。

    这种妖兽,在大陆上从未听说过。

    叶凌月也是闻所未闻,可小帝莘却能够将它的来历轻而易举地说出来。

    叶凌月甚至怀疑,它是当初巫重开启妖醒之门,紫堂宿封印时的漏网之鱼,也不知怎么,就潜入了孤月海。

    “咦,对哦,我怎么会知道。”小帝莘摸了摸脑勺,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好像我天生就该知道,一张口说就出来了。洗妇儿,你先别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刚才这妖物说在你身上下了毒,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帝莘紧张着,如果不是这家伙关系到洗妇儿的身体,他刚才就把它给捏爆了。

    “不错,你们快放了我,否则你的女人就死定了。”

    见自己落入了小帝莘之手,那鬼谷蛾奋力挣扎着。

    可它很快就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小帝莘年龄虽不大,可那只手仿佛有着说不出的魔力,鬼谷蛾被他按住,全身的妖力运行不了,根本没法子动弹。

    鬼谷蛾犹不死心,叫嚣了起来。

    方才它逃跑时,已经释放出了第三种毒,它料定了,叶凌月很快就要毒发。

    这种毒最开始时,只会让人四肢无力,元力消散,可是若是没有了解药,那很快就会让人四肢痉挛,瘫痪直至枯竭而亡。

    他这几日和叶凌月等人相处时也发现了,小帝莘是个天不怕对不怕的混世小魔王,可他唯一在意的就是叶凌月那个女人。

    眼下叶凌月中了毒,他不怕小帝莘不妥协。

    “小帝莘,别听它胡说。它的毒奈何不了我。”

    叶凌月说罢,体内的鼎息一运,就见她的指尖,滴出了几滴比墨汁还要淤黑几分的毒液。

    有鼎息在身,别说是一头鬼谷蛾,就算是再厉害的毒,叶凌月也是毫不畏惧。

    “这怎么可能!”鬼谷蛾看到了叶凌月逼出了毒液,惊恐得叫了起来。

    那可是它最厉害的毒。

    “鬼谷蛾,你如今已经落入到我们的手里,我劝你最好放明白点,否则,我一点都不介意,在你的身上戳几个窟窿眼。”

    小帝莘见叶凌月没事,也就放开了手脚,逼供起鬼谷蛾来。

    那鬼谷蛾没了保命底牌,只得是一五一十,把它知道的全都交代了。

    叶凌月和小帝莘这才知道,鬼谷蛾当真是从那一次“末世妖阳事件”逃脱出来的妖兽。

    它和一些妖魂妖魄,逃过了封印,却没有逃脱紫堂宿的捕捉。

    它们被带回了孤月海,然后被分批炼制成妖魄丹。

    鬼谷蛾在那些妖兽中,修为最高,运气也是最好的。

    一直熬了两年,当年的那些妖魂妖魄中,只剩下了它和一些小妖兽了。

    前阵子,它也被投入了炼妖鼎,本以为这一次自己也是在劫难逃,万念俱灰之际。

    哪知道,某一夜,不知道什么缘故,炼妖鼎炼制到了一半时,突然被打开,它就趁机逃了出来。

    鬼谷蛾逃出了炼妖鼎后,不敢再内门逗留,一直到它到了外门,偶然栖息在外门杂役唐离的房中,这才趁着唐离不备之时,附身在了唐离身上。

    在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将唐离的本尊魂魄,吸食的一干二净。

    就连唐离原本的姘头绯月,也被鬼谷蛾享用了一番。

    说起了这件事时,鬼谷蛾还有几分得意。

    “紫堂宿?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怪讨厌的。”小帝莘听着,蹙紧了眉头。

    叶凌月听罢,汗了。

    原来,鬼谷蛾之所附身唐离,还是因为那一晚,她闯入独孤天,打开炼妖鼎的缘故。

    这一切还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若非是小帝莘发现了“唐离”不对劲的地方,她这次还真是要中招了。

    “所以,这些月来,和洪明月一起苟合的,都是你?”

    叶凌月旋即就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桀桀,不错,那女人当真是个尤物。”鬼谷蛾一提起洪明月来,还有几分得意,发出了让人恶心的笑容来。

    只是它还未笑够,忽听得噗的一声。

    小帝莘已经将雄剑九龙吟刺入了鬼谷蛾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