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68章 进阶引来的风波

    一直到了叶凌月、小帝莘和秦小川出门,前去参加最后一日的十强赛时,秦小川还嘀咕个不停。

    “又进阶了,这年头,进阶怎么就跟吃饭撒尿似的。前阵子小五突破了,昨个儿小六突破了。啥时候才轮到我突破啊。”

    秦小川叨叨念的样子,让叶凌月和帝莘忍俊不禁。

    半路上,叶凌月等人还遇到了黄俊。

    黄俊一看到叶凌月,就忙说道。

    “凌月,你有没有看到唐离那小子?我一大早去找他,想与他一同结伴而行,哪知道那小子不见人影,我问了他同屋的人,也说一个晚上没见到他。”

    叶凌月和帝莘互看了一眼,都决定,还是不要把“唐离的事”告诉黄俊的好。

    叶凌月昨晚担心着小帝莘的身子,所以没有留意唐离和鬼谷蛾的尸体。

    等到帝莘早上苏醒后,他返回巷子里去找唐离和鬼谷蛾的尸体时,只找到了唐离的尸首。

    帝莘就将他随手安葬在了银河瀑旁,毕竟唐离本人,也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孤月海也就成了他最后的安葬地。

    事后,帝莘告诉叶凌月。

    鬼谷蛾是一种生命力特别强的妖兽,它的一颗受精卵,就足以让它分身寄生在其他宿主身上。

    鬼谷蛾很可能没有真正死去。

    不过就算重生,鬼谷蛾也损耗了大量的养分,想要再卷土重来,已经很难了。

    “也许他先去了校场。”叶凌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也对,那家伙的脾气也是古怪,总喜欢独来独往。对了,你早上借我的衣服干什么?”

    黄俊也没放在心上,随口问道。

    在黄俊得知帝莘就是小帝莘时,那眼珠子,只差掉到地上了。

    然后,他也就加入了秦小川的叨叨一族。

    只是台词却变成了。

    “进阶还可以变帅?我啥时候才可以进阶啊。”

    让叶凌月稍感欣慰的事,无论是秦小川还是黄俊,都没有特别在意小帝莘的一夜长大。

    一来,是因为小帝莘早两年就是突飞猛进的长大法子,让大伙或多或少有些免疫了。

    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武者修为达到了一定程度后,本就可以自由伸缩筋骨,乃至改变容颜。

    五灵涅槃体的帝莘,在他们眼中,本就是不走寻常路之人。

    这是帝莘的这番变化,引来的关注还与那远不止这些。

    一路上走去,引来了不少的回头。

    尤其是一些女弟子,无论年长的还是年少的,看到了帝莘那张介乎于凤莘和巫重之间的脸,都不禁泛起了花痴。

    引得叶凌月都不禁皱眉头,看看帝莘,不知该是高兴,还是应该郁闷的好。

    不得不说,帝莘完美地结合了凤莘的外貌和巫重的气质,他如今看上去,面容完美,阳刚气十足,但最是让人侧目的,却是他身上浑然天成的一种气势。

    今日是门派大比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是最精彩的十强赛,所以尽管参赛的人数大减,可是校场的热闹程度,丝毫不减,甚至于比早两日还要热闹的多。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作为前几日的黑马,一入场,就引来了无数的关注。

    这让早一步抵达的马昭和洪明月等人很是不悦。

    “那少年是什么人?长得好俊啊。”

    “你还不知道啊,都传遍了,说就是无涯峰的六弟子帝莘,他昨晚突破了,连形貌都改变了。”

    “他就是那个矮冬瓜小子?天哪,那叶凌月运气也太好了吧,居然是他的未婚妻。”

    那些雪峰和月峰的女弟子,个个春心荡漾,早就忘记了雪峰月峰和无涯峰还是竞争对手,个个对帝莘评头论足着。

    尤其是洪明月,在她看到了即便是在无数人群中,也犹如发光体一样的帝莘时,她的瞳狠狠一缩,失声说道。

    “怎么会是他!”

    凤莘,竟是凤莘。

    和叶凌月一起来的男人,不该是小帝莘嘛,怎么会是凤莘?

    再看叶凌月和帝莘的亲密姿态,洪明月回想起,小帝莘的容貌,她只觉得心中一紧,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小帝莘就是凤莘,只是为什么,凤莘会突然成了小孩。

    而且原本根本就不能修炼元力的凤莘,竟摇身一变,成了五灵涅槃体的超级小天才。

    这中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洪明月认清了帝莘就是凤莘后,心中对叶凌月的嫉恨更深了。

    她原本以为,叶凌月也是个水性杨花的,有了凤莘之后,还招惹了小帝莘。

    可哪知道,这两人就是同一个人,而且都同样对叶凌月呵护有加,眼中只有她一个人。

    凭什么她洪明月被叶凌月害得,家破人亡不止,还成了人尽可夫的女人,可她叶凌月,却轻而易举就得到了这么优秀男人的爱护。

    上苍,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洪明月想到了这里,指甲刺入了掌心,说不出是痛楚,亦或者是其他。

    “不过,这样更好,凤莘也好,帝莘也罢,他对叶凌月的爱意,都是深入骨髓。等到待会儿唐离的毒发挥作用,叶凌月惨败于唐离之手,甚至是死在擂台上,帝莘看到了那一幕,必定会痛苦万分。”

    洪明月的心,因为嫉妒已经彻底扭曲了。

    她只想看叶凌月死,看到和叶凌月有关的一切的人都痛不欲生。

    说起来,唐离那家伙,应该也到了吧。

    她在人群里,扫了几眼,没有看到唐离的影子,有些焦虑地收回了视线。

    她的异样,一丝不落,映入了马昭的眼底。

    马昭再看看帝莘,还以为是绯月也像其他女弟子那样,对帝莘有爱慕之意。

    “该死的帝莘,竟然又突破了。不过,你最好别遇到我,否则,我定要你好看。”

    马昭嫉恨不已,在心底暗暗咒道。

    却不知,马昭和洪明月的这番心思变化,全都落到了一旁的雪萱还有几名女弟子的眼中。

    雪萱眼底极快地掠过了一丝嫉恨之光,她侧过头来,和身旁的几名女弟子说了些什么,几人点了点头,这才各自分散开,等待着门派大比的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