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69章 紫火拥有者

    叶凌月和帝莘像往常一样,来到无涯峰的席位。

    一干无涯峰的师兄师姐们见到了帝莘发生的变化时,免不得要震惊一番。

    解释了一通后,几位师兄师姐才恍然大悟。

    “师父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帝莘这突破很及时啊,这样一来,无涯峰获胜,已经是铁钉铁的事了。”

    无涯峰的几位师兄师姐都很高兴。

    “对了,师父和几位长老怎么都还没来?”

    帝莘敏锐地注意到了,几峰的席位上,都不见诸长老的身影,这个时辰,已经临近比试正式开始,按理说,各峰的人,应该都到了才对。

    “这事,我刚好要和你们说。今日的比试,会有些变数,今晨前后,从古战场回来了几位宗门弟子。他们都是往届进入古战场的老弟子,他们回来后,带回了个消息,说是宗门的好些弟子。在古战场不幸遇难,名单上,包括花峰的赵天狼。”

    大师兄叹了一声。

    无涯掌教和其他几峰的长老得知消息后,就连忙召开了紧急会议,这会儿,还在商讨着这件事。

    前往古战场,本就是风险很大的事,伤亡再所难免。

    可是像这次这样,短短数个月内,损失了两三成的孤月海弟子,数量达数十人,这在孤月海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更甚至于,还有传闻,说是古战场上,有人在排挤孤月海。

    “所以你们这一次,获得了前十之后,即便要进入古战场,只怕也会有不小的麻烦。”大师兄叹了一声,眼底有些忧郁之色。

    “师父他们来了。”

    正说着,就见无涯掌教还有四大长老,以及几名弟子,一起走进了校场。

    那几名弟子,叶凌月看着有些脸生,联想起早前大师兄说的话,叶凌月已然明白,那些人就是古战场归来的师兄们。

    其中又有一人,最是引人关注。

    那是名男弟子,他缓步踱来,看其步伐,竟和无涯掌教并肩而行,就连四大长老都只能走在他的身后。

    男子的容貌很是英气,面上浮动着无害的笑。

    看上去,就像是一棵冉冉升起的星辰,他手抱一把箜篌,十指比女子还要秀美。

    他一进来,就听到了场中一片倒抽气声。

    “是月沐白,月峰的月沐白。”

    听到了这声呼喊声后,月峰的那些弟子们的腰杆子顿时都直了几分,个个满脸崇拜地看向了那名男弟子。

    月沐白?

    叶凌月回忆着,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

    猛一想起,却是早前在替舞悦看病时,舞悦曾提起过,月沐白这号人物,当时说连月沐白都看不好她的病。

    似是猜测到了叶凌月的心思,一旁的舞悦贴耳轻声说道。

    “月峰的月沐白,孤月海在古战场的领军人物之一。十二年前,孤月海门派大比第一名,同时也是孤月海唯一的一名紫火的拥有者,方尊级炼丹师。月峰月长老的胞弟,月峰之所以有今日,也多亏了月沐白的存在。他除了修为高,会炼丹外,还会医术,所以在整个孤月海的声望,曾经无人可及。”

    能让舞悦都开口称赞的人,自然有他的本事。

    不过舞悦的话中,也巧妙地用了一个“曾经”。

    帝莘的再次突破,无论是实力上还是外貌上,都已经不逊色于月沐白,唯一稍逊的恐怕也就是成名先后的问题了,舞悦身为帝莘的五姐,自然是更倾向于帝莘了。

    紫火的拥有者,难怪连无涯掌教都要避让几分。

    叶凌月听着,暗暗想到。

    早前她在冶炼堂时,也听熊力提起过紫火,只是当时并不知道,此人是月峰的人。

    月沐白常年都在古战场,这两三年,更是几乎全部时间都逗留在那,叶凌月和帝莘来时,恰逢月沐白不在,所以一直没有碰上面。

    “月沐白此番回来的时机也很微妙,听说他是护送一些伤员回来的。也有人说,他是特意来观看十强赛的,想看看今年的十强赛的选手实力如何。他将会和这次的是十强一起去古战场。不过至于是否真的是那样,就不得而知了。”

    秦小川在旁唠叨着。

    他和月沐白可说是一辈的人,对于月沐白和月峰,一向很不喜欢。

    此时,月沐白也已经走到了擂台旁,他走进月峰的席位时,还顿了顿脚步,扫了无涯峰的席位一眼。

    目光直落到了帝莘的身上。

    两人一个曾是孤月海风头最劲的黑马级人物,一个是孤月海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此时相遇,目光在空中短暂的对接,刹那间,涌动起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暗潮。

    “无涯掌教收了好徒弟。”

    月沐白却是收回了视线,向无涯掌教恭喜道。

    “小六还是个孩子,不成气候……”无涯掌教很有几分骄傲,偏脸上还要保持着掌教的威严。

    月沐白是古战场上磨砺出来的人,眼光很是毒辣,能得到他一声夸赞的人,又有几个。

    无涯掌教说着,瞅了眼帝莘,这一瞅,无涯掌教的脸抽了抽,老眼陡然瞪大了。

    “师父,帝莘昨晚刚突破。”大师兄忙解释道。

    “咳咳,突破了?小兔崽子,突破了也不和为师先知会一声,害得为师险些在旁人面前出丑。”无涯掌教心里嘀咕着。

    “这位也是掌教的弟子?”

    月沐白也看到了叶凌月,他早前听说,掌教只是新收了一名弟子而已……

    “她是我洗妇儿,不劳月师兄记挂。”

    月沐白才掠了叶凌月一眼,就见帝莘一步挡在了叶凌月身前,将她遮得严严实实的。

    那股保护欲,是个人都看得明白。

    月沐白心中了然,嘴角却是露出了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看来这一位谪仙般的六师弟,也并非是完人,他的致命伤只怕就是他身后的那一位了。

    如此甚好,到时候就算是上了古战场,只要抓住了她的把柄,也不怕他不听掌控。

    可是这抹笑意,在看到了叶凌月并肩而立的舞悦时,忽的怔住了。

    他看清了舞悦面色红润,再看她的周身的元力波动……

    “恭喜舞悦师妹,没想到,无涯掌教竟能请得动那一位,替师妹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