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78章 尊上眼中没有她

    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耳光和扭打,洪明月的衣服被撕开了,光洁的肌肤裸在了冰冷的空气里。

    “没有,我没有勾引……我不是那样的人。尊上,我没有那么做,你们全都在胡说。”

    洪明月竟没有反抗,她的眼中,只有紫堂宿一个人。

    毁了,全都毁了,这些人,将她的一些都毁了。

    紫堂尊上知道了她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他一定会像所有人那样鄙视他。

    “滚开,你们全都滚开!”

    洪明月声嘶力竭着,她猛地推开了身前的女人,胡乱抓起了不遮体的衣服,滚下了擂台。

    “尊上,你听我解释,不是她们说的那样的。我没有勾引人,是他们自己来找我的。”

    洪明月踉跄着,还未跑到紫堂宿的面前,就摔倒在地,她死死抓住了紫堂宿的衣服,发出了困兽般的哀鸣声。

    痛苦的泪水,从她眼眶里跌落。

    洪府被抄,父母被杀,洪明月没有哭。

    被洛宋侮辱,被赶出三生谷,她也没有哭。

    唯独在自己爱的男人面前,她最耻辱的一面,被无情地撕开时,洪明月痛哭流涕。

    手间的衣物,被猛然一抽,抽开了。

    洪明月的手半悬在了空中,泪水和鼻涕,沾得她满脸都是,那张本该妩媚的脸,这一刻,看上去是那么的丑陋狼狈。

    “脏。”

    紫堂宿只是吐出了一个字,他看洪明月的眼神,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

    洪明月在他眼中,甚至是跟茅坑里的一块臭石头没什么两样。

    这才是紫堂宿,她认识的紫堂宿,那个和天人一般,没有爱憎,没有同情心甚至没有一丝人的多余感情的紫堂宿。

    洪明月的眼里,泪水断线珍珠般跌落。

    也不知是在为了自己可悲的下场哭泣,亦或者是为了紫堂宿的冷漠而难过。

    她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一厢情愿,在紫堂宿的眼中,从来没有过她这号人物。

    见了洪明月这副模样,叶凌月没有同情,她也没有戳破洪明月的真面目。

    洪明月落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全都是她咎由自取。

    紫堂宿避开了洪明月后,想起了什么,在怀里一阵摸索。

    终于,他摸出了一盆东西送到了叶凌月面前。

    叶凌月正看热闹看得高兴,眼前忽然多出了一只手,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

    “礼物。”

    紫堂宿出门前,叶凌月曾开玩笑的说过,记得带礼物回来。

    说者无心,听者却上了心。

    紫堂宿没送过人东西,他这一次外出办完事之后,想起了叶凌月早前说过,当人师父的,必须送弟子礼物。

    他也不知送什么,就随便拦住了个路人甲。

    那路人甲一听说紫堂宿要送给女人礼物,拍着紫堂宿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建议。

    “兄弟啊,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是个女人都会对你心动的。说起女人最爱什么礼物,你可是问对人了,凡是女人,无论是老的小的,都喜欢花。只要你送她花,那就铁定没错。而且那花要越特别越好,最好是世上就只有一朵的奇花异草。”

    紫堂宿记在了心上,他一番寻觅,还耽搁了些路程,这才有了摆在叶凌月面前的这玩意。

    还真有礼物?

    叶凌月一听,顿时喜笑颜开,可看清了紫堂宿送给自己的所谓礼物后,叶凌月顿时风中凌乱了。

    她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

    “谢谢师父。”然后嘴角抽筋似的,接过了那盆……仙人掌花。

    尽管早就知道自家师父是非一般人的人物,可没想到,他送个东西也这么奇葩。

    早知道,她就干脆点,说自己喜欢灵石再或者说,自己想要那口式神炼妖鼎也好啊。

    “那人说的没错,你果然很喜欢。”

    紫堂宿见叶凌月不拒绝,还以为她真喜欢。

    这颗仙人掌花,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是产自大荒的一种奇花,叫做“夙世。”

    五百年才开花一次,开花之后,永不凋零,花香浓郁时,据说还可以形成仙境一般的海市蜃楼。

    整个青洲大陆都只有一朵。

    “呵~师父,下次你要再送徒儿礼物,最好能先参考下徒儿的个人喜好。”叶凌月没好气着。

    身旁的帝莘看了,肩膀很可疑地抖动了几下,对紫堂宿的敌意指数,明显下降了许多。

    尽管帝莘的记忆没有完全恢复,不记得紫堂宿就是封印自己的那个人,可他对紫堂宿先天就没有好感。

    尤其是紫堂宿还要送自家洗妇儿礼物,可是一看那份礼物,帝莘就明白了,这位所谓的尊上,一辈子也讨不到她洗妇儿的欢心了。

    面对紫堂宿和叶凌月师徒俩的诡异“送礼行为”,孤月海的一干人也只能干瞪眼的份。

    尤其是月沐白和雪长老,两人各吃了紫堂宿个耳光,可别说是还手,就连一个“不”字都不能说,这会儿真是比窦娥还要冤啊。

    最后还是雪长老看自家女儿雪萱,真的要断气了,硬着头皮跪了下来,冲着紫堂宿磕起了头来。

    “太上祖师叔,弟子有眼不识泰山,开罪了太上祖师叔的徒弟,弟子罪该万死。但小女是无辜的,她年幼不懂事,误服了禁药,只有太上祖师叔的弟子才能救,还请太上祖师叔开恩。”

    这一连串的称谓下来,叶凌月听得头晕。

    但她也听清了,雪长老称呼师父紫太上祖师叔。

    尽管叶凌月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紫堂宿的身份,在孤月海应该不低。

    可最多也就当做是孤月海供奉的高级客卿之流,哪知道他竟是什么太上祖师叔。

    这太上祖是什么辈分?

    叶凌月一时之间,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吓,这灰头发就是传说中的太上祖师叔?”

    秦小川等人,方才也看热闹看得很是过瘾,这会儿听雪长老一说,唬了一跳。

    “笨,太上祖师叔,就是太上开宗老祖的师弟的意思,相当于是我们的师父的师父的……反正辈分很高。”

    舞悦因为病体的缘故,小时候见过紫堂宿一次,她只记得,连师父在紫堂尊上面前都是恭恭敬敬的。

    只不过,舞悦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太上祖师叔的辈分很高,那身为太上祖师叔的徒弟的叶凌月的辈分又该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