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82章 人还是妖

    月沐白示意月长老将那几名早前羞辱洪明月的女弟子找了过来,和月长老离开了柴房。

    没过多久,就听到柴房里,传来了一阵女子的惨呼声。

    月沐白面色从容,月长老皱了皱眉,强忍着没有质问。

    柴房内,洪明月看着那几名几名南杂以狠狠蹂躏的女弟子们,笑得花枝乱颤。

    “你们不是都骂我是贱人嘛,我就让你们尝尝,被人羞辱欺凌的滋味。”

    在侍女的服侍下,洪明月换好了衣物,但是她脸上的伤还没有好全,就只能用一块纱巾遮挡住了脸。

    可就在这时,她忽觉得胃部一阵翻江倒海,一股说不出的恶心感,涌了上来,她顿时干呕了起来。

    干呕了几声后,洪明月不由变了脸。

    她怎么会干呕,难道她怀了身孕。

    可是洪明月转念一想,她记得,她这个月的月事还是正常的,避子汤她也一直在喝。

    “去找个医师过来……罢了,还是我自己去外门。”

    洪明月说罢,就去了外门,找到了檀一真君。

    檀一真君听说内门的绯月来找她,心中还有些嘀咕,当初绯月在内门声名正旺时,檀一真君可没少拍马屁。

    可这会儿绯月名声狼藉,檀一真君就不大乐意接待了,正要闭门不见,哪知洪明月就闯了进来。

    檀一真君见避无可避,只能是硬着头皮接待了。

    哪知这一接待,檀一真君真是叫苦连天。

    “我的身子究竟怎么了?”洪明月面色不善。

    “这……这,绯月姑娘,你这脉象怕是有了。”檀一真君结巴着。

    有了?!

    犹如晴天一个霹雳,洪明月的身子颤了颤。

    她一把抓起了檀一真君。

    “你可是要看仔细了,我前几日月事才刚过,怎么可能会有孕。”

    “绯月姑娘,老夫就算是有是个胆,也不敢跟你开这种玩笑啊。你真的有了,而且还有两个月了。”

    檀一真君人品虽不好,可医术也是实打实的,他把脉把得很清楚,绯玉的的确确有了身孕。

    未婚先孕,而且对象还是在门派大比上被万夫所指的绯月,檀一真君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衣襟顿时被松开了。

    洪明月踉跄着,跌坐在太师椅上。

    “两个月……”怎么可能有两个月。

    她明明一直在服用避子汤,这孩子,究竟是谁的。

    洪明月心绪复杂,她根本不记得,两个月前,她究竟是跟谁有了这个孩子。

    “打掉,立刻想法子把它打掉,无论用什么法子,也要把它打掉。”

    洪明月歇斯底里的模样,吓坏了檀一真君。

    他哪敢说半个不字,忙配了副丹药。

    洪明月回去之后,立即就煎煮服用了,可第三天,第四天,洪明月的身子,还是老样子,没有半点腹疼的感觉。

    让洪明月更加惊恐的是,孩子非但没有掉,相反,她原本平坦的腹部,竟一点点凸了起来。

    “檀一真君,你究竟给我喝了什么东西,为什么孩子一直没掉,我的肚子反倒一天比一天大。”

    洪明月气得不轻,檀一真君也是垭口无言。

    这丹药,一直是有用的很,他早前欺男霸女,抢占了一些女弟子和女杂役时,一直是用这种丹药的。

    他替洪明月一查看,这一把脉,檀一真君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他就跟见了鬼似的,望着洪明月,吓得灰白的嘴唇里,挤出了几个字来。

    “妖怪,妖怪啊。”

    服用了丹药后的洪明月,肚子里的孩子,非但没有流掉,更加惊恐的是,她的肚子里的胎儿,短短到了两天内,竟长到了四个月大。

    檀一真君还未说完,洪明月一怒之下,手间元力凝聚,一把冰刃刺入了檀一真君的咽喉。

    檀一真君的喉间,多了个血窟窿,血咕咚咕咚往外冒不止,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怎么可能……妖怪……”

    一天就长一个月大,那再过几日,她的肚子不就完全显形了嘛。

    洪明月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其实在檀一真君诊脉说她怀孕了后,洪明月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腹中的这个胎儿不同寻常。

    数天,数天之前,她只和唐离发生过关系,唐离的确在她身体里……

    “唐离,你竟害我。”

    一想起唐离,洪明月就咬牙切齿了起来。

    那男人,对她花言巧语,许诺会杀了叶凌月,可节骨眼上,他却销声匿迹了。

    他竟然还敢在她的身子里动了手脚。

    看着一点点凸起来的肚子,洪明月的心中,愤怒和仇恨一波连着一波。

    檀一真君的药对她都没用处,那如今也只剩下一个法子了。

    洪明月抽出了匕首,盯着自己的腹,一刀就要戳下去。

    可匕首眼看就要捅入肚子时,她的手一顿,在最后一刻犹豫了。

    “桀桀绯月,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的打算拼个鱼死网破?”

    肚子里,发出了个让洪明月颤栗的声音。

    那声音,洪明月死也不会忘记。

    “唐离,是你!你究竟对我动了什么手脚!”洪明月怒目瞪圆。

    “我的美人儿,我不叫座唐离,我叫鬼谷蛾,是妖族。这事你也不能怪我啊,我原本可是对你动了真情,打算和你双宿双栖的。哪知道我的运气那么背,竟遇上了妖祖和那个难缠的女人,她们俩把我的肉身给毁了。好在我机灵,在你的身子里留下了我的一颗卵。有了它,我才可以重新复活。”

    “你个下作胚子,所以你就打算毁了我?”

    洪明月气得牙齿咯咯作响,因为愤怒,她脸上的那些疤痕,如蚯蚓般扭曲着,更加丑陋。

    “啧啧,美人儿,你可千万别乱说。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一般的人族肉身,根本没法子让我的卵扎根孕育,你修炼邪功,体内又有一道很强的妖族煞气。就算我不留在你体内,你早前有一天,也会被煞气侵替,成为妖族。我的存在,反倒能帮你遏制煞气,只要你别乱来,以后到了古战场,我再找副肉身,你我其实是可以相安无事的。”鬼谷蛾恬不知耻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