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83章 年纪最小的太上师叔

    鬼谷蛾狡猾的很,它其实没有全说实话,洪明月是鬼谷蛾见过的最佳的宿主。

    寻常的宿主,即便是它的上一任“唐离”,身子虽然强壮,可还是会因为鬼谷蛾的存在,身子一点点干枯耗竭。

    可洪明月不同,她修炼的合欢功,说起来,和鬼谷蛾的有些类似,也是采阴补阳的功法。

    这种功法,可以让洪明月的身子比起常人来,更不容易衰竭。

    但相应的,若是洪明月一直没法子杀了鬼谷蛾,那她的身体,会被煞气慢慢污染,直至最终变成妖。

    洪明月听罢,眼珠子转了转。

    “好,我与你相安无事,但是你得答应我,必须保持你固有的形态,不能让人看出我身子的异样,等到古战场后,我再帮你找合适的宿主。”

    洪明月早就想好了,只要到了古战场,她就要找到让鬼谷蛾彻底消失的法子,如今她也只能是忍了。

    一人一妖各怀鬼胎,倒也暂时相安无事。

    门派大比结束后,叶凌月和帝莘渡过了几天相对平静的日子。

    具体前往古战场的日期还没决定,十强的选手们都在等待出发的日子。

    莫名其妙成为了太上师叔祖紫堂宿的徒弟的叶凌月,小日子还是过得和以往差不多。

    只是让她比较烦躁的是,尽管她强烈要求和帝莘分开睡,可已然长大了的帝莘却死活不同意。

    往往前一晚,她还栓死了门窗,第二天,她就会莫名其妙地睡到了帝莘的房间里去。

    她质问起来时,那家伙还会一脸无辜地表示,是洗妇儿自己爬他的床,他可是什么都没做。

    叶凌月的辈分提高后,风长老还想要替她和帝莘换个院落,却被帝莘给拒绝了。

    在帝莘看来,这间小院子虽不大,可记忆着他和洗妇儿过去两年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尽管他已经恢复了不少记忆,可由于记忆没有完全恢复的缘故,帝莘总觉得,无论是凤莘的记忆还是巫重的记忆,对他而言都有些别扭。

    唯有属于小帝莘的那两年,才是他的全部。

    但唯独有一样,和以前大不相同。

    那就是……

    清晨,叶凌月像往常一样,前往冶炼堂准备去炼制花长老的那些天罡灵器。

    “太上师叔,早。”

    一路走来,已经有无数的弟子和杂役,见了叶凌月点头哈腰,毕恭毕敬地叫着太上师叔了。

    一下子从一名女杂役成了人人敬畏的太上师叔,叶凌月很是不习惯。

    倘若说年轻弟子这么叫,她也随便答应了,可当头发花白,比自家外公都要辈分高很多的钓鱼叟那样的老前辈,见了叶凌月也要喊一声祖师叔时,叶凌月就忍不住落荒而逃了。

    说来说去,是能说,紫堂宿的辈分太高了。

    叶凌月在大比之后,还暗搓搓地问了舞悦,紫堂宿为何会被成为太上祖师叔。

    具体的缘由,舞悦也说不上来,她只听说,孤月海门派创立之初,紫堂宿就已经在了,听说是第一任掌门的好友。

    也是因为他,孤月海才能在青洲大陆屹立多年,成为三宗之首。

    顶着这样的一个祖先级别的师父的大帽子,叶凌月如今,就算是像螃蟹那样,在宗门里横着走都没啥问题。

    好不容易,在一众殷勤的问候声中,到了冶炼堂。

    可刚到了门口,叶凌月呆住了。

    只见前阵子还门可罗雀的冶炼堂,这会儿当真可谓是人山人海。

    大量内外门的弟子,都在门口翘首等待着。

    “是太上师叔。”

    那些人一看到叶凌月,那叫一个热情,纷纷冲了过来。

    “太上师叔,我想要炼制一把灵器。”

    “太上师叔,我想要炼制些丹药。”

    要炼丹的,要炼器的,一时之间,将叶凌月层层包围。

    见叶凌月还怔愣着,刚闻声从冶炼堂李走出来的熊管事忙挤开了人群,喝斥着众人,好不容易才把叶凌月从人群里解救了出来。

    冶炼堂外,热情地求叶凌月炼器炼丹的人,还不肯散去。

    “熊管事,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满头雾水。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抢手了。

    “凌月,哎,不对是太上师叔……”

    熊管事刚开口,就急忙改了口。

    “行了行了,熊管事,连你也要埋汰我不成,什么太上师叔,从今往后,冶炼堂里谁都不许喊我太上师叔。”叶凌月挥挥手,对这套俗礼很是不耐烦。

    冶炼堂算是她离开孤月海前最后的一片净土了,若是大伙也这样,这日子真是没法子过了。

    熊管事为难了一番,最终还是迫于叶凌月的“淫威”,不得不答应了,但也只是答应,在冶炼堂时如此,在人前还是得管她叫太上师叔。

    经熊管事一说,叶凌月才知道,外面那些宗门弟子都是慕名而来的。

    只因为叶凌月是紫堂宿的弟子。

    那天,紫堂宿在擂台上,他的黑火,直接将月沐白的紫火给吞了个一干二净。

    整个孤月海的人如今都已经知道了,紫堂宿才是孤月海火种第一人。

    只可惜紫堂宿这尊大佛,也不是人人都能请得动的,听说他连无涯掌教的面子都不卖。

    可眼下紫堂宿多了个弟子,而且这弟子,又是紫堂宿唯一的弟子,自然是继承了他的衣钵的。

    既然请不动紫堂宿出手,那请了叶凌月这尊小佛出手,就成了孤月海弟子们的一致目标。

    所以这才造成了冶炼堂外面人山人海,抢着找叶凌月炼器炼丹的场面。

    “原来如此,熊管事,这事倒是冶炼堂崛起的契机,你先把冶炼堂的炼器费用上涨一倍。你放话出去,就说我已经不接炼器任务了,但是冶炼堂的杂役们,都得过我的指点,找他们炼制也是一样的。”叶凌月听罢,立时有了个主意。

    她很快就要离开孤月海,到时候冶炼堂就没了依靠,不如趁着这阵子,让冶炼堂重新树立声望。

    熊管事自然也是知道叶凌月的一番苦心的。

    他和冶炼堂的杂役们,也是卯足了劲要重拾冶炼堂的金字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