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87章 发现秘宝

    噩兔的三瓣嘴,一张一合着,说起了它的身世来。

    原本,它生活在妖界的一个叫做地妖兔的妖族部落里。

    但因天生异瞳,它一出生时,恰好又遇上了地妖兔部落发生异常妖疫。

    族中妖兔死伤近半,悲痛的族人就将它视作不祥物,称呼其为噩兔,一定要将它处死。

    噩兔的父母,为了保护年幼的它,就带着它逃离了部落。

    在途中,它的父母遭遇敌袭,陆续死去,最后它的娘亲临死之前,告诉它逃到妖临渊那一带,可以躲过族人的追杀。

    噩兔就躲到了妖临渊,哪知道事不凑巧,恰好那时候妖醒之门打开,它就莫名其妙地被抓进了式神鼎。

    它和鬼谷蛾,几乎是同时间逃出了式神鼎,可它运气不大好,在途经雪峰时,被雪长老捕捉住,雪长老原本要取它的妖丹,可意外之中,发现了噩兔的本事,它这才成了雪长老的妖兽。

    “我什么坏事也没做过,可每个人甚至连我的族民都要杀我。”

    噩兔说到了之类,红黑色的眼睛里,盘旋着眼泪。

    叶凌月听得也是感慨万千。

    可就在这时,一个无比滑稽的抽响鼻的声音打破了叶凌月和噩兔之间悲伤的气氛。

    只见小吱哟已经听得鼻涕眼泪一大把了,蓝蓝的婴儿眼里,满是泪水。

    打响鼻的声音,正是小吱哟发出来的。

    “吱哟(老大,你就收留它吧,它和吱哟一样可怜)”

    小吱哟从噩兔的经历,联想到了自己,想到自己也是被抛弃,孤苦伶仃,若不是遇到了老大,只怕下场比噩兔还要惨。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小吱哟又同情心泛滥了。

    “噩兔,我问你,你说你来自妖界,那你对妖界以及妖兽熟悉不熟悉?”

    “我和父母逃亡时,几乎穿越了大半个妖界,只要你……主人能够饶过我的性命,我什么都愿意做。”

    噩兔很聪明,立刻就听出来叶凌月的话外音。

    叶凌月即日就要前往古战场,对古战场的事还一无所知,但她也听说了,古战场上最盛行的就是猎妖,也就是说,那里会遇到大量的妖兽。

    当初在妖临渊妖临渊时,她们有熟悉妖界的小尸带领,所以一路很顺利。

    叶凌月如今也想找到一头妖兽,方便在古战场上行事。

    “既是如此,那你就跟着我吧。”

    见叶凌月肯放过自己,噩兔暗中窃喜。

    “只不过,你若是敢在半路上加害于我……”

    叶凌月目光陡然一厉,她的手掌上,出现了一道亮光。

    亮光之中,一个黑色的古鼎悬浮着,鼎虽小,可黑色的鼎身上,却散发出一种神秘而又强大的气息。

    那气息,比起早前噩兔见识过的式神炼妖鼎来,也是毫不逊色。

    “若是你有半点异心,别怪我抽出你的妖魄,炼化为丹。”

    噩兔这才知道,眼前这个看着柔弱的少女,实力竟也如此惊人。

    它心中仅存的那一点点坏心思,也顿时烟消云散。

    叶凌月也不再多说,指尖一弹,一抹黑色的鼎息钻入了噩兔的眉心,它一旦有异动,她就立刻下手。

    事情都办妥当了后,叶凌月才问道。

    “你方才说,你知道琅琊天洞里的宝贝在何处,这事可是真的?”

    叶凌月方才一路进来,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千真万确,其实早在你们这批人进入天洞时,雪长老就利用特殊的禁制,将那些了不得的灵器宝贝都禁锢在了天洞的深处。就算是你们在琅琊天洞里找死了,也找不到好的灵器和武学的。”噩兔说道。

    那雪长老当真是狼子野心。

    他见雪峰没有份进入这次的古战场,就恨不得这些十强赛的选手,也全都死在古战场,琅琊天洞里的灵器和武学,他巴不得十强们一样也找不到。

    噩兔带着叶凌月和小吱哟往天洞的深处走去。

    走了约莫半刻钟。

    前方出现了一面禁制墙。

    墙体呈淡淡的金色,在禁制墙的里面,叶凌月看到了大量的光点,在禁制墙后面飞舞着。

    那情形,乍看之下,就如耀眼的太阳光斑,很是美丽。

    只不过,眼下可不是欣赏这些的时候。

    一想到萤火光点中,隐藏着绝佳的武学或者是灵器,叶凌月就按耐不住了。

    拜雪长老所赐,她已经耽搁了半个时辰。

    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你们俩退后。”

    叶凌月命令小吱哟和噩兔避让开。

    她提起了一口气,体内的天地元力凝聚在手,但见天地之力在她手指间不断凝聚。

    砰的一声。

    小无量指第三式冰封天下,已经射出。

    禁制墙上,迅速霜雪覆盖,凝结出了冰霜。

    再听到喀拉的碎冰声响,整面墙体哗然声响,碎裂一地。

    禁制墙体碎开的那一刹那,那些光点就如飞蝗般飞了出来。

    “噩兔,你可知道,这里面哪一样灵宝或者是武学最上乘?”

    叶凌月在萤火光点里搜寻了一番,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主人,这我就不知道了。”

    噩兔据实已告,它只是妖兽,天洞里的东西,它一窍不通。

    即便是雪长老,在打破那些光点前,也是没法子知道里面具体藏了什么。

    叶凌月听罢,心中默念道,看来只能靠人品了。

    叶凌月身上有天地镯和羿神破虚弓、龙吟剑,这每一件,价值都不下天阶,这些灵器,即便是到了古战场,相信也还可以派上用场,所以对叶凌月而言,灵器并不是最重要的。

    比起灵器来,她眼下,最需要的,反倒是武学。

    这两年,她一直忙着照顾小帝莘,疏忽了武学之道。

    身为杂役,也没有机会接触孤月海最高层的武学。

    她如今身上,最厉害的武学,还是当初从岳梅身上得来的瀚月剑,但那套剑法,叶凌月一直觉得华而不实。

    她想要,威力更大,对她的修为更有帮助的三流以上的武学。

    叶凌月美眸流转,凝聚起精神力,试图用精神力去看破这些萤火光点里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