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90章 失传的功法

    神蚕诀,这个法诀,在孤月海中,一度是赫赫有名的一种元神修炼之法。

    但是到了今日,知道这种法诀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就连无涯掌教,也是因为前任掌教偶然提起,才会知道,更不用说,月沐白以及月长老那些人了。

    神蚕诀的来源,还要从孤月海的第三任掌教说起,那也是个传奇式的人物。

    就是他带领着孤月海,从一个小宗门,发展成了如今的青洲大陆第一宗门。

    那位掌教,最厉害的功法,就是一部叫做神蚕诀的修炼之法。

    传闻他修炼到了神蚕诀之神蚕第三重,可幻化为三个元神金身。

    最厉害时,那掌教更是利用那三个元神,一个留在了孤月海,一个驰骋在古战场,而另外一个和心爱之人长相厮守。

    那时候的孤月海,在古战场上,也是威名显赫。

    可即便是如此厉害的人物,最终还是难逃陨落的厄运,只以为他是个奇才,但是同时又是一个情痴。

    他的元神真身,喜欢上了一个妖界的妖女。

    那妖女最终却刺杀了那位传奇式的掌教。

    自那以后,神蚕诀的每一任修炼者,都遭遇了诅咒般,一旦学习了这精神法诀,进入古战场后没多久,都会迅速声名鹊起,但在盛年之时,就会横死战场,而且死况极其惨烈。

    渐渐地,关于神蚕诀的厄运说,在整个孤月海愈演愈烈。

    一直到了无涯掌教的师父那一辈,神蚕诀被封印了起来。

    以后的多少年里,没有人再从琅琊天洞里,找到过神蚕诀。

    可无涯掌教怎么也没想到,叶凌月会意外获得神蚕诀。

    他想不通,为何一部被封印了的精神法诀,会重新出现。

    为何会是叶凌月?

    无涯掌教迟疑了起来。

    他不知道,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叶凌月。

    只因为他知道,帝莘的心目中,叶凌月实在是太重要了。

    可即便是告诉了又如何,叶凌月说玉刻已经破碎了,这么说来,她已经领悟了神蚕诀。

    “也罢,到时候让沐白多看着凌月一点,在通过新手考核前,决不能让她进入古战场。”

    无涯掌教暗暗想到,这才起身折回了无涯峰。

    琅琊天洞之后,就传出了雪长老失踪的消息。

    据一些弟子反应,有人看到了雪长老深夜出现在悬崖边上。

    也有人说,雪长老因为无法忍受爱女成为废人,雪峰饱受屈辱的事,从雪峰的悬崖上一跃而下,自杀了。

    雪峰的弟子在雪峰下,找寻了许久,只找到了一副支离破碎的尸体,从衣物上看,那正是雪长老。

    雪长老陨落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无涯掌教提拔了钓鱼叟成为雪峰的长老。

    但那都已经是后话了。

    叶凌月和帝莘从琅琊天洞回来后,回到外门时,叶凌月想了起来,她三日后就要离开,也该先和师父紫打声招呼。

    帝莘听说了叶凌月要去和紫堂宿告别,俊脸黑黑的。

    “洗妇儿,你真要去告别,那不如带上我一起去,你的师父,也是我的师父。”

    “不要胡闹,上次是谁说,我的师父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叶凌月好笑着。

    潜意识里,叶凌月发现帝莘不喜欢紫堂宿,紫堂宿也不喜欢帝莘。

    两人在一起,虽然没到大打出手的地步,但是两人之间的低气压,让她浑身都很自在。

    她也不愿意帝莘和紫堂宿有过多接触,倒不是说,她对紫堂宿有什么念头,而是因为,凤莘和巫重之死都是因为紫堂宿。

    帝莘如今记忆还没齐全,就已经对紫堂宿有敌意了,若是他以后恢复了全部的记忆,只怕真要和紫堂宿拼个你死我活。

    对于叶凌月而言,帝莘是她最重要的人,紫堂宿对她很好,也帮助了她无数次,她拜他为师,就已经将他当成了亲人,她不希望,对她而言很是重要的两人,彼此之间心存芥蒂。

    “好吧,洗妇儿,早去早回。”

    帝莘有些吃味,可是他也不愿意让叶凌月不高兴。

    “照顾好你的银河踏雪豹。”叶凌月给了帝莘一些灵草和灵果,这才前往了独孤天。

    独孤天内,紫堂宿一如往昔,静坐在紫叶梧桐之下,看到了叶凌月时,他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他的身旁,式神炼妖鼎也悄无声息。

    “师父紫,我是来辞行的,三日之后,我就要前往古战场了。”

    紫堂宿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师父紫,你难道就没什么话要叮嘱弟子我的?”叶凌月有些小郁闷。

    她觉得,自打师父紫这一次回来后,仿佛又变得和以前差不多了,话少了,面瘫也更加严重了。

    她感觉,师父紫似乎不大高兴。

    至于不高兴的原因,她也说不上来。

    离开孤月海,前往古战场,让帝莘的元神更加强大,这是叶凌月加入孤月海的目标。

    只是要和师父紫分开,和冶炼堂的一干人分开,叶凌月还是很不舍的。

    无涯掌教也说过,古战场的入口,两年开放一次,每名选手两年只能往返一次,而且必须在古战场呆十年,才能从古战场退役。

    这就意味着,她这次离开,至少两年才能回来。

    两年哎,两年都见不上面,师父紫居然就没一点点不舍?

    叶凌月努力瞪大了眼,盯着紫堂宿,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丁点不舍的迹象。

    只是无论她怎么努力,自家师父的面瘫脸还是纹丝不动。

    “笨蛋,两个笨蛋。”

    一旁的式神炼药鼎见了两人大眼瞪着小眼,在一旁嫌弃着。

    难道那个笨女人没感觉到,紫紫是因为她的离开,感到不高兴嘛。

    紫紫那么木讷,也不可能说出让她不要离开的话。

    “师父紫,你真没什么要说的,那我就先告辞了。明天后天,我只怕都不能来帮你打扫了,我得整理去古战场的事物。以后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嗯,这里有很多沙蝼卵,都是留给三界鹰的,还有对式神鼎好一点。”

    叶凌月信口说道。

    “这个,给你。”

    紫堂宿打断了叶凌月的话,他想了想,忽然抓住了叶凌月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