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93章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古九洲大陆?新九州大陆?

    听完了花挽云的解释后,叶凌月和其他弟子都是一头雾水。

    难不成,除了青洲大陆外,还有其他大陆的存在。

    这些早前,他们可从未听说过。

    花挽云见众人满脸的困惑,不由想起了自己十几年前,刚到古关口时,反应也和叶凌月等人相差无几。

    只是当时,她的身旁还有她最爱的人。

    十六年了,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她只希望,这群十强赛的孩子们,会比她幸运。

    叶凌月看着古九洲地图,只见上面注示着古冀州、古徐洲、古兖洲、古青洲、古扬洲、古荆洲、古梁洲、古雍洲和古豫洲。

    古九洲的地图上,还有大量的黑色圆点,标着不同个城名。

    每块古洲上,都有大量的城池,粗粗一看,整个古九洲上,至少也有数千城池之多。

    让叶凌月意外的是,上面的古青洲,正和叶凌月所处的青洲大陆的版图一模一样,至少它不像是新青洲大陆那样,有各个国别,上面标注的也都是些没听说过的古城名。

    除了这九洲之外,地图的最中心部位,是一处叫做古中原的地域。

    那一片区域,面积比起其余的九洲相加还要大一些。

    和其他几洲不同,这一片区域,范围虽然大,却没有任何地里坐标的标识,是一块盲区。

    “太上师叔,你可是有什么不明白?”

    这些十强选手中,花挽云最投缘的无疑就是叶凌月。

    算起来,她和叶凌月的私交不错,尤其是叶凌月还帮她修好了发簪。

    “挽云姐,你就别称呼我为什么师叔了,这都已经在古城门了。我只是看不懂,古中原的地图,为什么是一片空白的。”

    挽云虽然长得并不貌美,但她的性子,叶凌月很喜欢,一直将她当做长辈看待。

    叶凌月也很乐意和花挽云结交。

    “我们在门派里俗称的古战场,真正意义上,指得就是古中原,那是一片蛮荒区,诸强林立,群魔乱舞。因为无法彻底探查清楚地势地貌,所以至今无法在地图上标注。”花挽云很快就被弟子们围住了。

    “真好笑,还以为孤月海有多么了不起,居然连古九洲和古中原都不知道,还来了什么古战场。”

    身后不远处,一阵冷嗤声。

    花挽云挑挑眉,回头看去。

    却见不远处,有几人正从传送阵走出来。

    来人所在的传送阵,正是新青洲大陆的传送阵,从里面出来的几人,叶凌月竟还认得几个。

    瑶池仙榭的岳梅,堂姐叶流云以及……曾经的北青开疆王世子陈沐以及另外几名不认识的瑶池仙榭的弟子。

    原来,青洲大陆上有资格进入古战场的,必须是超级大宗门的轮回境以上的弟子,除了孤月海以外,另外有资格的还有三宗之二的瑶池仙榭和南无山。

    只是南无山的弟子,还没有赶来。

    岳梅等人也没想到,会在古关口遇到叶凌月。

    和两年前相比,岳梅在内的几人,变化都是不小。

    岳梅面若银盘,姿容更加出色,只是那双带了几分毒辣的眼,让她的气质大打折扣。

    至于陈沐,混元宗被灭之后,他就销声匿迹,可看他的衣着,竟也成了瑶池仙榭的弟子,也不知岳梅用了什么手段,让从不收男弟子的瑶池仙榭,开了先河。

    但对于叶凌月而言,无论是岳梅还是陈沐,她都懒得多看几眼。

    反正路上已经有了个洪明月,再多几个讨厌鬼,她也没什么感觉,大不了当成空气,不理睬他们就是了。

    让叶凌月惊喜的是,堂姐叶流云也在其列。

    两年多前,在叶凌月进入孤月海前,她利用“樱长老”的关系,进入了瑶池仙榭。

    听说她进入瑶池仙榭后,就表现不俗,如今已经是可以和岳梅相媲美的宗门核心弟子了。

    “凌月妹妹。”

    叶流云一看到叶凌月,也很高兴。

    她已经从家人口中得知,叶凌月很可能也在古战场。

    在叶流云心目中,她的这个表妹,不仅仅是叶家的支柱,也是她的榜样,所以知道了叶凌月会到古战场之后,她也刻苦修炼,终于也获得了这次机会。

    两堂姐妹相间,免不得要一番话语。

    一旁的岳梅见了,才知道,叶流云竟是叶凌月的妹妹。

    “难怪那么讨厌,原来她和叶凌月有血缘关系。”

    岳梅看了眼陈沐,她和陈沐已经成了双修伴侣。

    可陈沐一看到叶凌月,就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看到心上人那副模样,岳梅更加恼火了。

    “叶流云,你的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姐,谁允许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搭话的。”

    这一句不三不四才一出口,孤月海的众人不乐意了。

    “这位姑娘,你是怎么说话的,谁允许你这般侮辱我们太上师叔的。”

    花挽云在内的几名弟子,立时怒目以视。

    “太上师叔?”

    岳梅一听,再看看花挽云和那些孤月海的弟子,叶凌月加入孤月海,最多两年,这帮人是脑子傻了不成,居然喊她太上师叔,想来这几人的身份在孤月海一定很低下。

    想到了这里,岳梅更加有恃无恐。

    “你们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哪来的资格和我说话,还不滚到一旁去。”

    花挽云一听,祭出了灵器就要动手。

    “慢着。”

    “慢着。”

    两声呵斥同时传来。

    月沐白和一名中年女子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那中年女子见了花挽云,微微一愕,忙拱了拱手。

    “原来是花师姐。岳梅不得无礼,这位是孤月海花峰第二号人物,花前辈。”

    那中年女子,看来是岳梅的师叔。

    岳梅不认得花挽云,可也是认得月沐白的。

    见月沐白走到了花挽云面前,拱了拱手,叫了声“花师姐”,才知这个马脸女人的身份,在孤月海中不低。

    原来方才月沐白去前方打探消息,一回来就看到了孤月海和瑶池仙榭的人在争闹。

    月沐白叫了一声“花师姐”,刚要询问怎么一回事。

    这时,叶凌月咳了几声,瞟了眼月沐白。

    月沐白脸皮僵了僵,极不情愿地加了一句。

    “太上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