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95章 两人的抉择

    这九座新手城,其中五座,为金之城、木之城、水之城、火之城、土之城,对应的五种轮回之力,只要具备一种轮回之力者,即有资格进入。

    相应的,这五座城池的天地灵力,都偏向于某种轮回之力的修炼。

    余下的四座,则是五灵城,雁门城、赤水城、黄泉城。其中五灵城要求是涅槃体拥有者,方可进入。

    月沐白在说到五灵城时,看了眼帝莘。

    所有弟子中,只有帝莘和舞悦可以进入五灵城,当初,就连月沐白都没法子进入五灵城。

    据说,所有的新手城中,五灵城的条件也是最好的,进入那里的只有真正的天之骄子。

    “月师叔,那余下的三座城池呢?”

    一名花峰的弟子好奇道。

    “余下的三座,除去黄泉城外,雁门城和赤水城都没有严格限定进入者的轮回之力属性,当然,这也就意味着,这两座新手城的天地灵气,相对也是最混杂的。”

    月沐白说罢,瞥了眼叶凌月。

    天地灵气混杂,意味着不好吸收,修炼起来自然是事倍功半。

    所有人都知道,在十强之中,叶凌月是唯一个没有一丁点轮回之力的。

    “那为何黄泉城不能去?”

    秦小川又追问道。

    “黄泉城毗邻黄泉古运河,那一带,众说周知,妖魔活动最频繁,新手的死伤率也是最高的,在那一带混迹的,都是一些经验丰富或者是穷凶极恶的猎妖着。听说,那里的新手考核也是最难的,作为初出茅庐的新手,你们不适合去那里。”

    哪怕是月沐白,提起了黄泉城,也不免动容,可见那黄泉城的确是个亡命之地。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选取相应的新手城,进入不同的古关口,即可前往。”

    月沐白说着,收起了地图。

    大部分弟子都没有犹豫,直接根据轮回之力,选择了相应的新手城。

    像是洪明月,就选择了位于古翼洲的水之城。

    黄俊轮回之力复杂的,但他想加强攻击力方面的修炼,所以选择了古徐州的金之城。

    至于舞悦,当仁不让选择了五灵城。

    秦小川则是和黄俊一样,都选择了金之城,两人也算是有了照应。

    其他的弟子,前往木之城、火之城、土之城的都有,唯独帝莘,迟迟没有决定。

    “凌月,你去哪一座?”帝莘没有立刻选择。

    “帝莘,你还是去五灵城吧,我想在雁门和赤水中选一座,只要过了新手期,我们就可以在某座城池碰头了。”

    尽管叶凌月也很舍不得和帝莘分开,可是她也知道,帝莘若是跟随她去了雁门或者是赤水,对他的修炼不利。

    尤其是,帝莘刚恢复记忆不久,元神融合也还未完全,需要良好的修炼条件。

    况且,花挽云也说过了,新手期可长可短。

    她虽然没有轮回之力,但是拥有更高明的天地之力,更不用说,她有乾鼎在身,再混杂的天地灵气,她也能提纯吸收,所以对她而言,在任何一个城池都是一样的。

    相信也能很快地熬过新手期。

    “不行,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帝莘不顾他人的瞩目,握住了叶凌月的手。

    队伍里有洪明月还有月沐白,这些人对叶凌月都不怀好意。

    他家洗妇儿虽然很强,可若是孤家寡人一个,他放心不下。

    “好了好了,看你们小两口依依不舍的模样。帝莘,你放心去吧,太上师叔就交给我好了,我也要去新手城雁门城一趟。”见叶凌月和帝莘谁都不肯相让,花挽云走上前来。

    “挽云姐,你要去新手城?”

    叶凌月还以为,花挽云会和月沐白等人一起行动。

    “不错,我打听过,天狼最后失踪前,曾经到过雁门城一带,我想去打听下有没有什么线索。”事实上,花挽云也不愿意和月沐白走在一起。

    月沐白此人,外表看着彬彬有礼,可骨子里,却透着股阴毒。

    加之叶凌月早前曾经告诫花长老,赵天狼之死并不寻常,而当时,和赵天狼一起行动的人中,就有月沐白以及另外一名孤月海的弟子。

    花挽云不得不怀疑她。

    作为老牌猎妖者,花挽云拥有战斗功勋,只需抵扣一些功勋,就可以自由进出中原地区以外的任何城池,包括任一新手城。

    “六弟,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你们家洗妇儿有挽云姐保护,你还是随五姐一起去五灵城吧。”

    舞悦也劝着帝莘。

    “就这么说定了,帝莘,我们之间还是可以彼此联系的,你忘了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联系方式。我们俩一起努力,早点通过新手考核期,成为猎妖者,就能在一起行动了。”

    叶凌月说的是两人的凤凰令。

    说罢,她走到了花挽云的身旁。

    其他的弟子,都已经启程,进入了不同的古关口,通关之后,就前往不同的新手城了。

    直到叶凌月和花挽云走远了,帝莘还是站在原处。

    “走了,六弟,你再看就看成望妻石了。”

    最后还是秦小川和黄俊一左一右地架着帝莘走,他才离开的。

    “主人,现在不下手?”

    洪明月和月沐白也没有离开。

    “洪明月,你和叶凌月既是姐妹,你为何千方百计想她死?”

    月沐白没有多说,反倒是看了眼洪明月。

    他查过,叶凌月和洪明月算得上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是自幼分离,洪府的没落,也和叶凌月大有关系。

    “杀父杀母之仇,我和叶凌月的仇可深着呢。”

    洪明月恨恨地说道,在心中又加了一句,夺爱之恨,叶凌月最不该的是夺走了紫堂宿的心。

    叶凌月把属于她的一切,都给夺走了。

    “这里还是古关口,城卫的修为都不低,不好贸然下手。但是到了新手城后,就未必了。”

    月沐白谨慎得很,叶凌月所去的雁门城,有他的人在,只是花挽云的同行,有些困难。

    不过,花挽云总不能永远都跟在了叶凌月的身旁吧。

    说罢,月沐白和洪明月各自也进入了不同的古关口。

    众人的古九洲之行,正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