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99章 妖花再现世

    那五道光柱集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元力牢笼。

    牢笼之内,所有的天地灵气一下子消失了。

    帝莘只觉得自己体内,灵气似被什么东西,牢牢禁锢住,根本没法子动用元力。

    帝莘脚步一滞,寸步难行了起来。

    “城主!”

    听到了那个声音时,章泉在内的侍卫不由变了脸,齐刷刷跪了一地。

    想不到,这个刚来没多久的新人,居然引出了五灵城主亲自出手。

    “老鬼,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帝莘浑身灵气受禁,无法突破眼前的这个牢笼,不免有些恼火。

    帝莘自小天赋过人,在孤月海时,无涯掌教对他也是百般疼爱,可算是一帆风顺。

    他和凤莘或是巫重不同,他从未遭遇过今日这样的困顿。

    一时之间,他就如深陷泥沼的困兽,进退两难。

    “小鬼,少拿话来激本城主,光是打伤侍卫这一条,你就必须服苦役十年。念你年幼无知,本城主就罚你关押在禁断天牢里一年。”

    那老者哼了一声。

    整座五灵城,都在五灵城主的神识管控之中。

    帝莘初入五灵城时,五灵城主就留意到了帝莘。

    只因为帝莘的身上,五灵很是强大。

    即便是五灵城,也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这么好的苗子了。

    帝莘打伤侍卫时,五灵城主原本也可以出手,只是他还想看看,帝莘的实力究竟到了哪个地步。

    哪知帝莘竟然就如蛮牛般,一路横冲直撞,差点就出了城。

    就连章全出手,都没能拦下帝莘,不得已的情况下,五灵城主才出了手。

    五灵城主以为,帝莘的天赋虽高,但是为人脾气太傲,而且很难管控,索性就出手使用了他的一种神通技,禁断天牢。

    在禁断天牢里,隔绝了所有的灵力波动。

    关押一年,就意味着帝莘在一年的时间里,根本没法子修炼。

    对于一名新手而言,这样的惩罚,无疑就意味着他的新手考核要至少拖延上一年。

    “城主,还请城主大人开恩。我六弟他年幼无知,他只是担心……”

    舞悦听了,情急之下,连忙跪了下来。

    朝着那声音来的方向,磕头求饶了起来。

    “五姐!不要求他,我们孤月海的人,一跪天,二跪地,三跪父母师父,绝不跪以强欺弱的老匹夫。”

    帝莘喝止了舞悦的举动。

    一年,一年时间都关押在这一步见方的鬼地方!

    一年时间,太长了,他等不起,他连分分刻刻都等不起。

    他的凌月,还在等他。

    他不管什么元力风暴,就算是凌月在地狱,他也会亲自将她找回来。

    “六弟……”舞悦停下了动作来,红着眼看着帝莘。

    “小鬼,你要做什么!”

    五灵城主的声音高了几分。

    被关在了禁断天牢里的帝莘,忽然有了惊人之举。

    他竟用手抓住了两条灵力光柱。

    光柱一遇到了刺激,哔哔吱吱,喷射出了犹如无数的小闪电似的元力。

    那些元力,化成了一道道的利刃,刺入了帝莘皮肤、血肉之中。

    那光柱,乃是五灵城主的灵力凝聚而成,坚韧无比,就算是天阶的灵器都未必能够砍得断,更不用说,如今帝莘的元力被禁锢,体内已没有元力可动用。

    他竟是完全用着自己的血肉之躯,抗衡着光柱喷射出的灵力。

    鲜血黏答答地落了一地,甚至是染红了那两根光柱。

    血肉溃烂开,里面的白骨清晰可见,帝莘的额头,蚯蚓状的青筋疯狂地跳动着。

    剧疼一阵阵袭来,可是他却依旧没有放手。

    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离开这个鬼地方。

    古关口,他的凌月还在等着他去救。

    “小鬼!你疯了不成,快点住手。”五灵城主的声音里,也多了丝焦虑之色。

    他本以为帝莘和无数刚来五灵城的狂妄新人一样,只需要调教一番,即会遵守五灵城的规则。

    哪知道这个少年,竟比他预料的还要倔很多。

    “六弟,你不要做傻事。”

    舞悦被眼前血淋淋的一幕吓到了,她冲上前去,却被章全给拦住了。

    禁断天牢的灵力很强,旁人接近,必受重伤。

    帝莘的手,早已不成形了,他的牙齿间,甚至是爆出了血丝来。

    不甘的咆哮声,从他的喉咙里发了出来。

    可是任凭他用尽了全身的气力,那两根灵力光柱依旧分毫不动。

    鲜血顺着灵力光柱落下。

    血滴溅落,就如一朵朵旖旎的妖花。

    渐渐地,从血中,钻出了一条条绿色的枝条,那些枝条攀爬上了灵力光柱。

    “那是?”

    五灵城主和舞悦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些在血中盛开的花藤。

    花藤在鲜血的滋润下,迅速抽芽吐叶,长出了花苞,开出了一朵朵色彩妖冶的花。

    不过是须臾之间,禁断天牢竟被这些诡异的花藤和火焰一样红火的花遮挡得严严实实。

    “给老子破开!”

    那禁断天牢里,传来了如雷般的咆哮声。

    轰的一声,五道灵力光柱同时破碎开,花雨如血。

    妖娆的夕颜花中,少年一身染血,汗水早已打湿了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发下,那双眸璀璨的就如黎明时升起的第一颗星辰。

    远在城主府的五灵城主陡然睁开了眼,他的眼底满是难以置信。

    他的禁断天牢竟然被打破了。

    而且打破它的还是一个刚入五灵城的新手。

    “居然破了。”章全等人目瞪口呆着。

    他们从未见过有人打破过城主的禁断天牢,而那人,还是第一天来报道的新手。

    以前,那些狂妄无比的新人,往往被禁断天牢关上一阵子,都会痛哭求饶,从而变得服服帖帖的。

    从未有人,像帝莘那样,直接将天牢给粉碎了。

    一时之间,那些侍卫和章全都没有上前阻拦帝莘。

    因为在五灵城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被关押的重犯,能自行打破禁断天牢,那他所犯的罪行就既往不咎。

    “六弟。”

    舞悦看着帝莘一步步地走远,看着他身上滴下的血,染红了他的脚印。

    她不顾眼中的泪水,急忙冲了上去。

    她不管了,哪怕是违背五灵城的城规,她也要和六弟一起去找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