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10章 猎妖者社团

    群英社?

    叶凌月到黄泉城的时间还短,对于城中的大致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但是听獐子的口气,群英社应该实力不俗。

    只可惜,獐子只能算是那群英社里的小喽喽,连一块身份令牌都没有。

    叶凌月既找回了凰令,又得知了群英社的存在,有了眉目,也就不急于一时。

    她看了眼倒在地上,早已吓得不敢动弹的胖子医师和那几名武者,呲了呲牙。

    那笑容,落在了那帮人眼中,顿觉汗毛倒竖,吓得缩成了一团。

    “记住,我能让他那么死,也就能让你们也这么死。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才能活得长久。”

    叶凌月说罢,这才扬长而去。

    那医师和武者们愣了半天。

    好半晌,那些武者才恢复了知觉,将那名胖子医师抬了起来。

    “医师大人,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那女煞星连群英社的人都敢杀,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真他娘的背运,居然是群英社的喽喽,找人带句话给秦东,让他给那小子收尸。还有你们几个,去打听下,那女煞星是什么来历。”

    那胖子也是才知道,獐子是群英社的人。

    虽然是个无足轻重的,可群英社的那帮人,是出了名的护短,人死在他的地盘上,他可不想惹上麻烦,就索性让人,把消息送到了群英社。

    群英社位于黄泉城的东南角,和城中大部分的破败陈旧相比,群英社所在的这一条街道,可谓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作为黄泉城一带,势力最大的猎妖者社团。

    群英社最初由五六名老牌猎妖者组成,在黄泉城一带发展了二十余年后,群英社如今的势力,非同一般。

    光是成员,就有五六百人,而且正式成员的修为,至少要在轮回四道之上或者是猎杀过十头以上的妖兽。

    群英社的手下经营着多家酒楼和一些客栈、赌坊,一些猎妖者若是敢忤逆群英社的命令,就会被暗中处理掉,就是连城主府,对此都是毫无法子。

    胖子医师的手下,打听到了秦东的下落后,就拐进了一家地下钱庄。

    这家地下钱庄,是黄泉城里,低级灵石兑换中级灵石的唯一场所。

    叶凌月在孤月海时,哪怕是在月市的黑市里,也能用一百二十块低级灵石兑换到一块中级灵石。

    可在群英社的这家地下钱庄里,两百块低级灵石,才能兑换到一块中级灵石。

    可即便是如此,每日到地下钱庄里兑换中级灵石的猎妖者还是络绎不绝。

    只因为黄泉城一带的灵气实在是很稀薄。

    那些修为高点的猎妖者,要想继续在这一带讨生活,就必须靠中级灵石里充沛的灵气来补充和提升修为。

    不仅如此,群英社还发放一种灵石高利贷,靠着借贷一些中级灵石给那些缺乏了中级灵石的猎妖者,收取高额暴利。

    一旦那些猎妖者们不能如期归还成倍甚至十余倍的灵石,轻则重伤,重则丧命。

    这也让群英社的财富越来越多,社员也更加蛮横。

    胖子医师的人,抬着獐子的尸体进入地下钱庄时,刚好装撞见了一名炼妖者被打死了,尸体如同一口破麻般,被丢了出去。

    “不长眼的家伙,连群英社的灵石都敢拖欠。”

    一名面上留有刀疤的猎妖者往外吐了一口浓痰,骂骂咧咧着。

    那股蛮横劲,让医馆的那几名打手不禁脚底发寒。

    “小子,你们几个到钱庄来干什么。”

    那猎妖者瞅了一眼来人。

    “大爷,我们是来找秦东大人的,他的兄弟……出了事。”

    其中一人装着单,说明了来意。

    “找秦少的,等着。”

    秦东比起獐子来,在群英社的身份稍高一点,是个正式会员。

    他早前在黄泉城里,混不到地位,就去外头打劫行窃,自打那日抢了叶凌月的东西后,撇下了重伤的獐子,自己带着赃物回群英社领功。

    说来那秦东运气不错,叶凌月的那根天狼棍、乾坤紫金袋,一鉴定都是宝贝。

    尤其是天狼棍,交上去后还真是得到了上头的赏识,提拔他当了个小头目。

    至于那块凰令,还是獐子长了个心眼,偷偷藏了起来,否则只怕也要被秦东给收走了。

    那刀疤男进去通报时,秦东正搂着个妖里妖气的女子,在那里喝酒。

    他左手搂着那衣着暴露的女子,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右手却是掂量着叶凌月的那口乾坤紫金袋。

    秦东盯着那口乾坤储物袋,想着怎么把这口袋子打开。

    乾坤袋,秦东是见多了,可是像紫金袋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找了地下钱庄的多名方士,用尽了各种法子,都没法子抹除上面的精神力,所以乾坤袋虽然落到了秦东手里几天,可是秦东却因为没法子打开,一直没能得到里面的东西。

    这让秦东很是懊恼,就好比一头肥鸭掉到了嘴里,却只能看,不能吃,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秦少,外头有几个人,说是知道你弟兄獐子的事,要见您。”

    刀疤男一说,秦东那双倒三角形的眼瞪大了。

    “什么獐子豹子,我不认识。”

    秦东和獐子,说起来,是出生入死过的,只可惜,獐子被叶凌月断了双手后,就成了废人。

    秦东可不愿意,一辈子养着个废人,就把他丢在了医馆里。

    秦东挥了挥手,正准备让人把来人轰出去。

    可旋即一想,似又想起了什么,他记得,獐子在翻那“女尸”的时候,似乎还偷偷藏起了块什么东西,可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秦东贪念一起,把怀里的女人一推,瓮声瓮气地说道。

    “等等,我想起来了,我还真有那么号老相识,人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说着,就和那名刀疤男往地下钱庄的外头走去。

    一到门口,秦东就看到了獐子的尸体,看到他断手断脚的凄惨模样,就连秦东和刀疤男这种,干惯了血腥行当的人,也不由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