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11章 终于有她的消息了

    獐子那小子,怎么死了,那他身上的宝贝?

    秦东眼珠一转,挤出了黄鼠狼的眼泪,嚎啕了起来。

    “獐子啊,我的好兄弟,你怎么就死了。”

    秦东扑上前去,哭得很是“伤心”。

    要不是亲眼目睹秦东把人丢在医馆不闻不问,那些送尸过来的打手们还真要以为他们兄弟情深呢。

    趁着嚎哭的机会,在獐子的身上偷偷摸了一圈,连腰带也没放过,除了凉凉的尸体,什么都没摸到。

    秦东不由勃然大怒,也不顾自己早一刻还在哭丧,一把抓起了旁边的一名医馆打手。

    “我问你,獐子身上的那宝贝呢?”

    秦东也不知道獐子到底藏了什么,但隐约记得,獐子偷藏了什么。

    “秦大爷,你先别发火,这事和我们没关系啊。早前有个长得黑炭似的女人,在医馆闹事,非但抢了獐子大爷身上的灵玉,还把他的腿也给废了。她还说,压根不怕什么群英社,让你们有本事就去找她。”

    那些医馆的打手添油加醋,把叶凌月早前的行为,说了一遍。

    秦东一听,再看看獐子的断腿。

    看伤口,和早前在古传送阵旁,獐子受的伤如出一辙。

    看来,是那个假死的女人下的手。

    那女人,受了那么重伤竟还不死,还进入了黄泉城?

    看她的样子,应该在找自己的失物。

    “那女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秦少和群英社都敢招惹。医师大人也被她打伤了,这会儿还在躺着呢。”

    那几名医馆的打手说罢,见秦东面色愈发难看,心中暗暗欢喜。

    群英社在黄泉城可是呼风唤雨的主,秦东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是一个新手,就敢挑衅群英社,獐子就算不是正式社员,但好歹也是群英社的人。那女人,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来人,去全城的客栈、寺庙盯着,看看有没有这几日来投宿的新手,如果有,立刻回报,我要带人,把她大卸八块。”

    秦东没正面见过叶凌月,只能是照着那几名医馆打手的描述,判断叶凌月刚入城不久。

    群英社当即就派了一批爪牙,在城中搜寻起来。

    可一日找下来,别说是新手,就连长得面貌体征和叶凌月有些相似的黑丫头,一个都没找到。

    秦东得知后,恨得牙痒痒,他怎么也想不到,叶凌月这会儿,正好好地呆在城主府。

    杀了獐子后,夺回了凰令,叶凌月就迫不及待回了城主府。

    她将两块灵石交给了司小春。

    “这块灵石,先预支给你当这个月的工钱。花园的事,也是有够麻烦的。”司小春因为早上的事,对叶凌月好感大涨,又知叶凌月这两日都在为天剑麻的事发愁,就很是善解人意地预支给了她一块灵石。

    “谢谢你小春,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对了,我想问问你,老城主花园里的那些天剑麻,是谁种下的?”

    叶凌月已经断定,那些天剑麻是因为被雕刻了灵纹,才会变得充满怪力。

    她眼下,想要调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天剑麻上动了手脚。

    “是老城主生前和他的女儿一起种下的,因为天剑麻很好养,老城主年轻时,是一名很有名的猎妖者,事务繁忙,中年才娶妻得女。他当了城主后,因为忙于城务,就疏忽了对小姐的照顾。他种这些天剑麻,是希望小姐能够跟天剑麻一样,顺利健康成长。”

    司小春奇怪着,叶凌月怎么关心起这些来了。

    “那老城主离世后,有没有到过这个院落?”

    叶凌月再问。

    “没有了,老城主去世没多久,城主府就闹鬼,吓死了几个仆从后,加之黄泉城日益混乱,一些老仆人和原本的城主府的门客侍卫们,都纷纷不告而别。院落里,就更没人了。”

    司小春想起了往事,惆怅了起来。

    “多谢,那没其他事情了,我会想法子,处理好这些天剑麻的。”

    叶凌月见毫无头绪,也就没有再多问。

    她径直回了自己的住处。

    将从周大师那里得来的废剑拿了出来,自己看了来。

    每把废剑上都刻有和天剑麻上相差无几的灵纹。

    叶凌月凝聚起精神力,聚精会神地研究起那些灵纹来。

    从晌午前后,一直到了黄昏,一直到了天色彻底黑漆漆一片。

    司小春送来了晚饭,叶凌月才如梦初醒。

    送走了司小春后,叶凌月吃了几口饭,研究了一个下午的灵纹,她已经有了些头绪,只要实践下,就可以确定,是否能够破坏天剑麻上的灵纹了。

    这时,叶凌月忽然想了起来。

    她已经找回了凰令,她连忙摸出了凰令。

    将自己的一部分精神力,融入了凰令中。

    在常人手中,如玉一般的凰令,在叶凌月的精神力融入之后,上面的那一头栩栩如生对方凰鸟宛若活了般,翩然展开了翅膀。

    叶凌月的思绪,也随着凰令飞到了遥远的五灵城。

    这几日,五灵城内进出的人,都留意到,在城门旁,盘腿坐着名少年。

    少年一动不动,就如石雕一般。

    他的容貌和气度,更是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

    帝莘在等待古关口的消息,而舞悦,则是一直陪着帝莘。

    “都已经过去了二十多个时辰了,六弟他还是不吃不喝,这样下去,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啊。”

    舞悦急得在原地团团转。

    这二十多个时辰,对于舞悦和帝莘而言,都是度日如年。

    除去五灵城以外,其余的八座新手城中,已经有六七座,陆续送来了消息。

    说是城中,没有一个叫做叶凌月的女新手。

    时间飞快地过去了,可叶凌月的消息,依旧杳无音讯。

    舞悦很明白帝莘的脾气,若是二十四个时辰过去了,依旧没有叶凌月的消息,他只怕会做出比早前更加激烈的举动来,这让舞悦怎能不担心。

    “有了,有了,最后一个新手城黄泉城刚送来了消息。叶凌月……黄泉城中,来了个女新手,叫做叶凌月。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新手的外貌,似乎和你们早前提供的有些出入。”

    就在最后一个时辰,临近黄昏时,章全急匆匆跑了过来,带来了一个让人振奋,但同时又很匪夷所思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