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13章 夜半异响

    第二天,叶凌月和往常一样,醒了过来。

    身旁的凰令,还是好好地躺着。

    想起了昨晚和帝莘的谈话,叶凌月笑了笑,将凰令收了起来。

    她走到了院落里,来到了黄泉城已经是第三天了,叶凌月也已经开始熟悉这边的一切,包括永远昏沉沉,看不见天日的阴霾天空。

    今日的院落里,听不到锻打的声音,想来司小春听了城主的命令,不再炼器了。

    叶凌月走到了花园里。

    清晨的露水,打湿了花园里的天剑麻。

    犹如标枪一样,根根树立在花园中的天剑麻的叶面上,那些淡金色的植物纹路,被露水打湿后,看上去分外清晰。

    一夜的好眠,让叶凌月的思维变得分外清晰。

    “是时候动手实践一番了。”

    叶凌月找准了一棵比她个头还要高的天剑麻,运起了天地之力。

    叶凌月留意过,早前司小春雕刻灵纹,用的是元力渗透指力,她原本也想用类似的法子,可是她思索之后发现,那样耗费的灵力太大。

    若是不用指,相反,直接运用她修炼的鬼门十三针,也许效果会更好,至少在天地之力的耗费上,会节省很多。

    叶凌月的目光炯炯,凝视着天剑麻上的灵纹。

    深吸了一口气候,叶凌月的指间,凝聚起了一股天地之力。

    叶凌月刚学习鬼门十三针时,针力只能以内力的形式存在。

    但她接连领悟了鬼门十三针的前五针,尤其是融会贯通了小无量指和鬼门十三针的第五针后,有所突破,已经能将针力凝聚成形。

    也就是鬼门十三针的第六针-鬼针。

    那天地之力,迅速变化,最后变成了一根牛毛大小的毫毛针。

    叶凌月全身聚集,手中的那一根毫毛针落在了天剑麻的灵纹上。

    一般而言,灵纹只能雕刻在灵器身上,但是对于一些生命力和强度惊人的生灵而言,也是能够雕刻灵纹的。

    这一次,当叶凌月的鬼针碰触到天剑麻时,天剑麻没有立刻做出反击。

    叶凌月回忆着昨晚记下的废剑上的灵纹,手中的鬼针极快地在天剑麻的灵纹上,扎了下去。

    只听得空气中,传出了几声极其细微的“噗噗”的响声。

    原本天剑麻上,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灵纹,就被叶凌月用鬼针给强行切断了。

    紧接着,灵纹的色泽迅速黯淡了下去。

    天剑麻微微一颤,一下子褪去了金光,变得绿油油的,看来灵纹一旦被破坏,天剑麻本身的强韧度也大打折扣,可一般的植物没什么两样了。

    叶凌月不再迟疑,抽出了早就磨利的灵剑,一刀斩下。

    天剑麻被砍成了两段。

    “成了!”

    叶凌月发出了一声欢呼声。

    有一就有二,叶凌月凭着鬼针,用着天地之力,迅速破坏着花园天剑麻的灵纹。

    一直到了晌午前后,已经有数百棵天剑麻被叶凌月斩落,原本密密麻麻,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的花园,很快就被开辟出了一片空白区来。

    “这是?”

    只听得哐当一声,已经累得满头大汗的叶凌月回过头去,看到司小春,一脸目瞪口呆地站在不远处。

    原来这个时辰,司小春过来送午饭了。

    看着一棵棵被叶凌月砍下的天剑麻,司小春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凌月,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些天剑麻,我试了无数次,都没有成功,你……”司小春说完,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其实他之前也试着清理天剑麻,但是损毁了好几件灵器,都没能成功。

    他甚至想过用火攻土埋各种法子,但是都没有用。

    “其实没有那么麻烦,小春,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些天剑麻上,都被人雕刻了灵纹,而且是金属性的灵纹。”

    叶凌月决定不再隐瞒,将自己无意中在周大师那里发现灵纹,从而怀疑天剑麻上有灵纹的事,都告诉了司小春。

    “居然会是灵纹?可是,究竟是什么人,会在这些天剑麻上雕刻灵纹?”

    司小春最初还有些难以置信,直到他看到了那些灵纹,才确认叶凌月说的都是真话。

    “那就不得而知了。”叶凌月其实想说,也许司小春该问问城主大人。

    毕竟城主府是私宅,能进出城主府的,这几年总共不过两个人。

    但叶凌月也不敢肯定,城主是否知情。

    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前,叶凌月决定先不将她的怀疑表露出来。

    “对了,天剑麻的事,我想你暂时不要告诉城主。我打算等院落完全整顿号后,给城主一个喜讯。”

    叶凌月忽悠着司小春。

    “成,你放心,这几天城主刚好因为一些事,出了城,你尽管放手去整顿,等到城主回来时,一定会很惊喜。”

    司小春一想到城主看到老城主的住处,恢复如初时的表情,就很是高兴。

    司小春万万没想到,等到几日之后,黄泉城主回来时,的确很惊……只是并非是惊喜,很是惊吓。

    有了司小春的配合,叶凌月接下来数日,就索性不出府,和司小春一起,清除起城主府的天剑麻来。

    但是叶凌月并没有将所有的天剑麻都清理掉,她保留了一部分留有灵纹的天剑麻。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黄昏,城主府的花园基本已经清理完毕。

    整洁铺砌而成的青石小径,几间重新整理过的房屋。

    在万能侍从司小春的打扫下,破败了数年的小院像是又活了过来。

    “小春,余下的事,就交给我吧,这几日,你也累得够呛,就不劳烦你了。”

    叶凌月打发走了司小春后,准备收拾了今日新砍伐下来的天剑麻,就准备离开。

    这时,她忽听到了什么声音,脚步顿了顿。

    可等到叶凌月站定了,仔细倾听时,有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天已经彻底黑了。

    四周的草丛里,发出了抑扬顿挫的虫鸣声。

    “难道是劳累过度,幻听了。”

    叶凌月摇了摇头,指间一簇灰火冒了出来,将那一堆天剑麻烧得干干净净,这才离开了花园。

    就在叶凌月离开后不久,院落里,又传来了阵毛骨悚然的叫声,那声音,似是人,又似是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