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15章 叶凌月的大胆之举

    假山有问题。

    一般的富贵人家,修造假山时,都很是讲究,会凿山捞湖石,堆砌而成。

    更不用说,黄泉城老城主本就是个很讲究的人,更不会将假山修成中空。

    若是脚下的这一片假山时中空的,那就意味着,假山里很可能藏着什么。

    叶凌月顿时灵光一闪。

    再想起早前天剑麻上的灵纹,看来,那在天剑麻上留下灵纹的人的真正目的,她已经猜到了。

    对方真正的目的,应该是要隐瞒假山里的什么密码。

    意识到这一点后,元神叶凌月不再迟疑。

    她当即就试图用元神穿透假山。

    只是让她有些诧异的是,这座看似普普通通的假山,竟然连元神都没法子渗透。

    “不成,这假山只怕被人设置了特殊的禁制,假山应该有其他的入口。”

    元神叶凌月沉思了下,一番搜索下来,天已经快大亮了。

    她第一次元神夜游,不可太过度。

    无奈之下,元神叶凌月和鼎灵,只得是先退出了花园。

    在叶凌月和鼎灵寻找假山的奥秘的整个过程中,那古怪的声音和撞击的声音都没有再度出现过。

    待到元神叶凌月回到了住处,元神归一后,叶凌月才想起来,她昨晚顾着修炼神蚕诀,竟忘记了和帝莘联络,她连忙开启了凰令,帝莘果然还在等。

    元神的事,叶凌月还不打算告诉帝莘,她打算再过阵子,等到自己的元神,能够日夜同游后,再给帝莘一个惊喜。

    听帝莘说,他过几天,就要开始五灵城的新手训练项目,可能会有阵子不在五灵城。

    叶凌月听罢,不由有些羡慕。

    帝莘已经开始要培训了,相信很快就能通过考核,反观她,连新手培训的经费都还没凑足。

    “不成,得想法子攒钱了。”

    想来想去,眼下来钱最快的,只剩下灵纹了。

    天一亮,叶凌月向司小春告了半天假,然后就进入了鸿蒙天,到了鸿蒙方仙的那间小屋里,取出了早前从周大师那里得来的那几把废剑。

    和一般人学习灵纹的过程不同,叶凌月的灵纹学习,显然是反其道而行的。

    “若是没看错的话,大概只需要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可以修复这些废剑上的灵纹。”

    叶凌月目光灼灼,凝视着那几把在周大师眼中已经和废铁没什么两样的灵剑。

    叶凌月计算过,灵纹雕刻,需要不少的时间和气力,她只告了半天的假,自然不够时间直接雕刻。

    加上她如今,也没有多余的灵石去购买炼器用的材料。

    她就打算反其道而行,直接修复。

    在昨天砍伐天剑麻的过程中,叶凌月领悟到了不少灵纹雕刻的诀窍。

    她有信心,她可以修复好这些灵剑。

    到时候,再将这些灵剑卖给寒山居,这样一来,等同于空手套白狼,做的事一本万利的买卖。

    叶凌月却不知道,她无意中,走上了一条和一般灵纹师都截然不同的道路,常人都是学习灵纹,再破坏灵纹,最后才是修复。

    她反其道而行,却是为自己的灵纹师道路,开辟了了一条捷径。

    叶凌月想得容易,可是真正实行起来,才发现事情并非她想得那么容易。

    “嘭”

    鸿蒙天里,传来了一阵爆炸声。

    在鸿蒙天里劳作的三足鸟人们只是顿了顿,都若无其事,继续忙着手头的活。

    开垦的开垦,挖矿的挖矿,养殖的养殖。

    这已经是今日早上,第二次爆炸声了,它们已经是习惯了。

    只见木屋里,跳出了一个人来。

    只见她满脸漆黑,身上的衣服也被炸得破破烂烂的。

    “咳咳,真倒霉,这已经是这半天里第二把爆炸的剑了。”

    那个看上去灰头土脸的人,不用说就是叶凌月了。

    在木屋旁巡逻的三足鸟人们,看到了它们家女王疯颠颠的模样,都很是默契地扭过头去,对于女王的奇怪言论,它们的免疫力越来越高了。

    叶凌月在修复灵纹的过程中,才发现,灵纹修复绝非她想象得那么简单。

    她结合了鬼门第六针和天地之力来修复,结果发现,到了几个要害的断裂处时,灵剑无法承受修复,直接炸成了碎片。

    若不是她反应快,只怕她已经被炸成了大花脸了。

    “究竟是哪里不对,也许,我可以试着融合白色鼎息修复!”

    叶凌月心中生出了这个念头,顿时又来了精神。

    调整了方法之后,终于在晌午前,叶凌月成功修复了第一把灵剑。

    迫不及待想知道自己的灵剑合格不合格,叶凌月换了身衣服,就带上了灵剑,往寒山居去了。

    “又是你?不是说小春不接活了嘛?”

    寒山居外场的管事,还认得眼前这个生得黑漆漆,却长了双分外漂亮的眼睛的少女。

    “这次不是小春,是我自己。我想管事您帮忙看看,这把剑能卖多少钱?”

    叶凌月咧咧嘴,把那灵剑,递给了管事。

    “嘿,你个小丫头,口气倒不小,你也能炼剑?”

    管事有些狐疑地打量了叶凌月一眼。

    他分明记得,叶凌月上次说,自己是城主府的园丁,新来的下人。

    看小丫头身无几两肉,连一丝轮回之力的波动都没,哪能相信她会炼剑。

    不过这会儿正是晌午也没什么人光顾,他就勉为其难看了眼叶凌月递过来的剑。

    这一看,管事愣了愣,早前的不信之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看了叶凌月一眼,露出了怪异的神色来。

    “混账,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偷了周大师的灵剑。来人啊,把这个小偷给抓起来。”

    那管事在寒山居那么久,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他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把灵剑上的灵纹,根本就是出自周大师的手笔。

    这城主府的仆人,居然敢偷盗,这等大事,就算是城主亲临,他寒山居也一定不会饶过这名小偷。

    话音才落,寒山居外场就蹿出了数名武者。

    这些人,都是寒山居雇过来的看场子的,个个身手不凡,眼看就要扑向了叶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