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18章 不打不相识(求月票)

    叶凌月躲得快,那人追得更快。

    来人料定了叶凌月发现了假山里的秘密,又怎会让叶凌月轻易逃脱。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不过一会儿,叶凌月就逃出了院落,她也不多想,就往自己的住处躲去。

    开什么玩笑,若是元神受损,她就完蛋了,为今之计,只能是尽快返回肉身,硬着头皮和人一拼了。

    一进入住处,元神就立刻融入了肉身。

    “屋子里是何人,滚出来!”

    门外,一阵雷霆般的怒咆声。

    原本就很简陋的房门,被一脚蹬开了。

    床榻上,刚元神和肉身合一的叶凌月,霍然睁开了眼。

    她倒是要看看,刚才这个对自己穷追不舍地究竟是什么人!

    四道目光,风驰电掣般地对上了。

    看清了那人的模样时,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怎么是你!”

    叶凌月神情复杂,来人也是一脸的困惑。

    眼前这名夜闯城主府的夜行客,不是其他人,正是叶凌月早前在新手报道处遇到过的那个“抠门”女武者。

    “出了什么事?”

    刚从睡梦中被吵闹声惊醒的司小春闻声赶了过来。

    “她怎么会在这里?”

    叶凌月和那女武者又同时指着对方问道。

    “城主,凌月,你们这是怎么了?你们俩应该都没见过吧。城主,您回来了,只是你大半夜的,怎么跑到凌月的房里来了。”

    司小春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一脸的莫名其妙。

    “她就是黄泉城主?”

    “她就是那个园丁?”

    这女武者就是黄泉城主,那假山里的人,是被她拘禁起来的,还有那些天剑麻……叶凌月脑中,这半个多月来,积压着的所有疑惑,全部迎刃而解。

    除了黄泉城主外,又有什么人敢在城主府如此故布疑云,将活人当成了野兽,还用了缚妖索捆琵琶骨,这么残忍的法子囚禁人。

    “所以,天剑麻就是你清理掉的,好个厉害的新手,早前本城主倒是错看了你了。你看了不该看的,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死,一个是拔去舌头,挖去眼珠。”

    黄泉城主一改早前在新手报道处时的懒散模样。

    看向了叶凌月的眼神,透着股阴寒之气。

    假山里的秘密,她隐瞒了那么多年,就连一直视为亲信的司小春都不知道,想不到,却被一个入府才半个月的小丫头给识破了。

    叶凌月墨玉般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犀光。

    黄泉城主好生毒辣,竟是要她不能言不能看。

    司小春也吓了一跳,不知城主为何会大动肝火,竟要叶凌月双眼舌头。

    “城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凌月她来府中么多久,什么规矩都不懂,她如果做错了什么,小春愿意替她赔罪。”

    “好个貌不惊人,却心思狡猾的小丫头,连小春都被你糊弄过去了。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何人派你潜入黄泉城?”

    黄泉城主一见小春都被此女蛊惑了,气得不轻。

    “小春,你别被她蒙蔽了。她根本不配当你的主人,你可知道,那些天剑麻上的灵纹就是她动的手脚。她还在假山里,囚禁了一个人。”叶凌月也是毫不示弱,将今晚的所见所闻,全都说了出来。

    “你,找死。”

    黄泉城主面色发青,忽的化手为掌,凝聚起了一股元力,手掌朝着叶凌月霹去。

    “凌月,你小心。”

    司小春吓了一跳,想要阻拦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叶凌月见了,手指一扬,朝着黄泉城主抓取。

    指尖,一股黑魆魆的鼎息夹杂着鬼门十三针第六针之力,以指撼掌,和黄泉城主的元力,撞在了一起。

    只听得轰的一声。

    天地之力和轮回之力碰触时。

    叶凌月栖身的小房子,就如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

    床榻四分五裂开,房屋轰然炸开。

    “天地之力?我问你,紫堂宿是你什么人!”

    黄泉城主的功力,比叶凌月强了数倍不止,可不知为何,在她和叶凌月对了一指后,忽的身形一顿,猛地收力,身形一拔,飘然往后落去。

    “你认识师父紫?”

    叶凌月的天地之力,自获得之后,就鲜少被人看破过。

    迄今为止,能一眼看出她的天地之力的,只有紫堂宿,还有这位善恶不分的黄泉城主了。

    “你当真是紫堂宿的弟子?”

    从叶凌月一使出天地之力,黄泉城主就已经认定了她和紫堂宿一定有干系,毕竟放眼整个古九洲,能懂得这种玄妙的天地之力的人,也屈指可数。

    更何况,叶凌月又恰好来自青洲大陆,据她所知,紫堂宿在俗世中的身份,就是孤月海的尊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城主、凌月你们一定是误会了。”司小春见两人停了手,松了口气,担心两人再度交手,他拦住了两人。

    “罢了,看在你是紫堂宿的弟子的份上,今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要记住,假山里的事,你要是向外泄露了一分,我就唯你是问。城主府的工作,也无需你再做。小春,把一个月的薪酬给她,让她离开。”

    黄泉城主显然和紫堂宿是故交,她最终还是没有对叶凌月再出手。

    “城主……哎,凌月,你跟我来。”

    司小春也知道城主的脾气,他叹了一声,只得是带着叶凌月离开。

    可就在这时,从花园方向,传来了一阵怪响。

    黄泉常住听到了那声音后,面色大变。

    她也不顾叶凌月和司小春,就朝着花园暴掠而去。

    “城主!”司小春也觉得,城主今晚很是反常。

    还有叶凌月方才说的,假山里的囚犯,这件事,他竟一点都不知道。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去看看。”

    叶凌月一听那声音,也知道,必定是假山里的那囚犯出了什么事。

    她二话不说,也不管司小春,就朝着花园方向赶去。

    叶凌月和司小春才刚赶到了花园口,就看到了两道黑影,正缠斗在一起。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方才在假山里的那名囚犯!

    他趁着叶凌月和黄泉城主打斗之时,逃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