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20章 究竟是不是病

    “有病就要医,你身为城主,难道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叶凌月一听,顿时怒火中烧。

    “我说了,无人可医。再说了,你以为本城主这些年,没有想法子治疗?”

    黄泉城主气得不轻。

    她这些年,散尽家财,不惜四处寻找各种丹方药方,但是没有一种丹药,对父亲的病有用。

    “那你不该把人关起来,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再晚一天回来,到时候,我和小春可能都会因为你的隐瞒而丧生。”

    叶凌月一想起早前老城主的模样和可怕实力,就一阵头皮发麻。

    若是没有缚妖索,老城主就是一头脱笼的野兽。

    只怕整个黄泉城,都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你以为我想囚禁着我是生父?我之所以那么做,也是按照父亲大人的遗训,他当年得知自己得了病后,就已经做好了身后事的安排。他让我在发病之前,就将他杀了,我于心不忍,才将他关闭在假山里的。那假山,也是当年,他为了控制自己的病情,特意开辟的。”

    黄泉城主把这件事,憋在心中很多年了,她一怒之下,拿出了一封书信,丢给了叶凌月和司小春。

    “的确是老城主的亲笔信。”司小春一看,信中果然如黄泉城主说的那样。

    老城主在率领黄泉城的新手,参加完一次新手项目后,遭遇了埋伏,带去的新手,几乎死伤一空。

    老城主也身负重伤,回到黄泉城后,老城主虽然渐渐康复,可他却发现,自己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

    更甚于,到了饮血食肉的可怕地步。

    老城主在寻找了各地的名医和方士后,病情日益严重,最终,他决定紫我了结。

    并哀求唯一知道自己病情的亲生女儿司韵动手,司韵自是不忍下手,她只能是继承了城主之位后,将老城主关押了起来。

    至于那些天剑麻,以及上面的灵纹,也都是黄泉城主,为了防止老城主病情失控,逃出城主府做的防备。

    司韵年轻时,也曾学习过灵纹雕刻,这些事,就连司小春都不知道。

    她这次离开黄泉城,也是她听闻,邻城有一名方尊级别的神医,她赶了过去,想为父亲求药,哪知那位方尊也只是说,老城主的病无药可医。

    如此一来,黄泉城主更是心灰意冷。

    她也没想到,就是她不在的这阵子里,叶凌月竟找到了破解天剑麻灵纹的法子。

    “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叶凌月,我很感谢你出手救了小春,父亲成了这样后,小春是我唯一的亲人。但,你私下铲除天剑麻,害得我父亲差点外逃。两件事,加在一起功过相抵,我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你可以离开了。”

    司韵像是一下子老了数岁,叹了一声,摆了摆手,作势就要将老城主送回去。

    “且慢,他有病,你也有病不成?谁说老城主的病,不能治?我能治。”

    叶凌月劈手拦下了司韵。

    “你会治?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你以为你是谁?”

    司韵只差比试叶凌月了,连方尊级别的神医都说没法治,这小丫头居然敢夸下如此下海口。

    “我是叶凌月,紫堂宿的弟子,你以为,紫堂宿随随便便就会收弟子?你不信,我可以先给小春治。”

    叶凌月挥挥手,示意司韵和黄泉城主将老城主搬到房子里去。

    老城主的房间,已经被勤劳的小春给收拾过了。

    里面很是整洁。

    司小春和司韵显然都不信叶凌月会治疗,可当叶凌月在短短的一刻钟里,什么丹药都没用,就用白色鼎息将司小春血流不止地肩膀给止血止痛,伤口还迅速长出了一层疤后,主仆俩都惊呆了。

    尤其是司小春,他其实已经是第二次见识到叶凌月的医术了,他记得,当叶凌月的手碰触到他的伤口时。

    和上次他元力耗竭时一样,有股说不出的神秘力量,让他的身体,焕发出了一股生机来。

    他结结巴巴了起来。

    “凌月,你家的那个神奇治疗术,不仅连内伤,连外伤都能治疗?”

    叶凌月含糊其辞地点了点头。

    “这样一来,你们应该相信我的医术了吧?”

    黄泉城朱不置可否。

    她可不是司小春,那么好糊弄,什么神奇的治疗术那必定是骗人的。

    但是光凭叶凌月什么丹药都不用,就能处理好如此严重的外伤,司韵对叶凌月,不由也生出了一些信心来。

    “我记得,紫堂宿只会炼丹炼器,他不懂治疗,你的医术,又是从谁那学来的。”

    司韵还是很谨慎的。

    毕竟,她父亲的病她也早就诊断出结果。

    那不是一般的外伤,更不是内伤,就是因为什么伤都不是,才最棘手。

    “我也没说,我就只有一个师傅,这医术是我跟两位隐世的老前辈学来的,说了你也不认识。老城主还清醒着,趁着他被定身的机会我要好好诊断。还有,你将老城主以前发病时的反应,详细地写下来。小春,你先去休息,这里有我和小兔在,可以应付。”

    叶凌月挥挥手,打发了两人离开。

    司韵和司小春虽然都有些困惑,可也看出了,叶凌月身旁的那头小兔,算是老城主的克星。

    就按照叶凌月的叮嘱,各自去休息办事去了。

    房中,很快就只剩了叶凌月和被定身的黄泉城主。

    “老城主,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恕在下冒犯了。”

    叶凌月拱了拱手。

    **榻上,一动不能动的老城主,恶狠狠地瞪了眼叶凌月。

    叶凌月也不客气,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剪子,把老城主身上的须发全都剪光了。

    随即,她又运起了白色的鼎息,渗入了老城主的体内。

    当色的鼎息进入老城主的身体。

    叶凌月如今,利用鼎息治病,已经是轻车熟路,很是熟悉了。

    她原本以为,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老城主的病因,只要用鼎息将病因吞噬即可,所以叶凌月早前,才会那么信心十足,她以为,老城主的治疗,应该和她早前治疗娘亲的差不多。

    可是这一次,老城主的病,却让叶凌月吃了一惊。【oo血脉战神oo黒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