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24章 出手,教训莲花婊

    火炎帝君的寿辰,那可是整个神界的大事。

    神尊级别以上,几大神帝,只要是和火炎帝君关系不错的,都会齐聚天庙。

    更不用说,这一次奚九夜和兰楚楚还是代表了其中一位神帝来的。

    两人坐着冰雪女神神辇来,本就已经很吸眼球了。

    偏兰楚楚见了那一众神女以及几名单身女神尊对奚九夜爱慕的眼神,她心里就吃味,就装出了副坐车久了,腿脚发软,四肢无力的虚弱模样。

    奚九夜看了眼兰楚楚,又怎会不知道自己女人的心思。

    想到了兰楚楚怀有身孕,他也就不再多计较。

    “我抱你进去。”

    说罢,就要弯腰,抱起兰楚楚。

    这时,夜北溟只觉得腰间吃疼,低头一看,只见自家的小野猫,正要爪子死命地挠他的腰。

    再看看云笙的嘴里,叽叽咕咕地咒骂着。

    “不作会死啊,都几百岁了,还叫哥哥,那个贱人,恶心的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小野猫,你抓的是为夫的腰。”

    夜北溟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才不让那小贱人嘚瑟。”云笙哼了一声,停止了自己的小动作。

    她的目光,落到了那辆神辇上。

    冰雪女神神辇,很拉风似吧,一过境,天就要下雪是吧。

    云笙冷笑了下,衣袖下,忽的滑出了一根古怪的权杖,权杖上,镶嵌着多颗色泽鲜艳的宝石。

    她樱唇轻启,念出一连串的咒语。

    那咒语听着无声无息,可却有着神秘的力量。

    人和神那是听不到的,但总是有一些生灵是听得到的。

    譬如说……冰雪女神神辇拉车的那几匹血翅天马。

    “嘶”

    原本安安静静矗立在那四匹血翅天马,棕色的眼中,闪过了一道血光。

    忽然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狂性大发。

    堪比比飓风鹏鸟的翅膀,猛地一振翅,神辇忽的拔高,飞了起来。

    “啊!”

    兰楚楚本还满脸甜蜜,准备由奚九夜抱下车去,享受其他人羡慕嫉妒的眼神。

    可哪知道,乐极生悲,血翅天马竟会忽然发狂。

    四匹天马,暴躁不安,凌空飞起时,竟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放足狂奔。

    要知那畜生的气力,根本没有准头,一辆车辇,在了所有神们的眼前,四分五裂。

    兰楚楚惊呼着,从神辇上跌落。

    “兰儿。”

    亏了奚九夜放反应神速,他飞身而起,身化作一道流光,将兰楚楚及时救了下来。

    “九夜哥哥,我我……”兰楚楚这下子可是吓得不轻,一时情绪激动,梨花带雨哭了起来。

    “兰儿,你莫怕,有我在这里。”

    奚九夜神情有些古怪,他看看那几匹忽然躁动的天马,目光一厉,看向了不远处的云笙和夜北溟。

    “哟,北界神尊,你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干什么?我是刨了你家祖坟,还是杀了你亲生儿子。”云笙见了兰楚楚的模样,心里那叫一个乐啊。

    可不止是云笙一个人,在场那些神女们,也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来。

    说起来,北境神尊是大众情人,可这位神妃兰楚楚就没有什么好名声了。

    虽说名义上,她是神帝的女儿,可都说,她只是个私生女,她的娘亲,是个不知身份血统的卑微神奴。

    但神界,身份不高的神妃其实也没什么,像是八荒神后云笙,她甚至是人(兽)血统,但人家胜在医术高明啊。

    像是兰楚楚这种,靠着一张脸上位的神妃,那就不同了。

    “医佛大人,听闻你不仅医术无双,召唤之术,也是神界一绝。”

    奚九夜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眼光何等犀利,血翅天马是什么品种,那可是神界星月大草原上的神兽,当年他费了多少手段,才寻回了四头。

    怎么可能说发狂就发狂?

    “召唤术怎么了?你是觉得,那几匹畜生受惊,是我出的手?奚九夜,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得了妄想症了,你有本事就拿出证据来,否则,别在那里叽叽歪歪。”

    云笙嗤笑了一声,做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来。

    “北境神尊,你看着办吧。”

    夜北溟眼皮子抬了抬,却不看奚九夜,仿佛多瞥一眼奚九夜都觉得浪费。

    “九夜哥哥……他们。”兰楚楚恨极,她瞪了眼云笙夫妇。

    尤其是云笙,不说其他,兰楚楚一直觉得,云笙和那个阴魂不散的夜凌月有几分相似。

    不仅是那双眼,还有动怒时的模样。

    兰楚楚眼珠子一转,忽的哎呦了一声,一脸惊吓过度的模样。

    “九夜哥哥,我的肚子,我们的孩子只怕被惊到了。”

    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到了兰楚楚的肚子上。

    北境神妃怀孕了?

    那些早前觊觎北境神后位置的神女和神后们,都微微变了脸。

    云笙则是目光微滞,兰楚楚有了?

    真是苍天没眼了,这歹毒的女人,居然又有了身孕?

    记得当年,兰楚楚就是靠了身孕,才进入北境神宫的,害得月儿最终含恨而亡。

    “神妃娘娘,做戏要做全套,撒谎也至少要带着脑子。你那肚子,最多不超过三个月,三个月,胎儿都没成形,还惊吓呢。”

    云笙极其讽刺地笑道。

    她这么一说,兰楚楚扶着腹的那只手,明显一僵。

    “医佛大人,就算是没惊到我孩儿,我也是动了胎气,你这般和一个孕妇说话,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过分不过分,神妃自己清楚,今日寿宴的主人是火炎帝君,有些人,还真把自己当盘菜呢。我也是当过娘的人,好心劝你一句,你要真怕自己动胎气,就好好躺在北境神宫,出来丢什么人现什么眼。”

    云笙的嘴巴可不饶人。

    兰楚楚气得,粉脸发白,一时之间,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够了。”奚九夜忽然冷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他眼底,升腾起了一股残暴之色。

    只听得血水声响起,空气中,天空中,那几头名贵无比的血翅天马,竟在同一时刻,翅膀断裂,长鸣一声,砸向了云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