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25章 祸胎(月票加更)

    血翅天马的翅膀尽断,一时之间,血水如雨般溅落。

    好小子,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老娘吃素的。

    云笙一双眸里,不由凛冽了几分。

    她手掌猛地也紧,那根权杖已然握在了手间。

    可不等云笙出手,她的腰上多了一只手掌,夜北溟挡在了她的身旁,身形不动,就如磐石般。

    别说只是奚九夜的挑衅之举,就算是前方是千军万马,夜北溟也能一并将它们都拦下了。

    “小野猫,这种事,我来即可。”

    一股海啸般的力量,自地面冒了出来。

    那四头沉重的血翅天马,在天空中,嘭的一声炸开了。

    一颗硕大的马头,还带着腥热的血气,砸在了兰楚楚和奚九夜的身前。

    “啊”

    那铜铃大的马眼,凸了出来,冒着血水。

    兰楚楚这会受的惊吓,比起早前更大,她惊呼了一声,双脚发软,瘫在了奚九夜的怀里。

    两大神尊,你一来我一回。

    看上去都是身形不动。

    可眨眼之间,就击杀了四头血翅天马,在场的众神无不面面相觑。

    “夜北溟,那是我的坐骑,你这是何意!”

    奚九夜冷眸一凝,抱着兰楚楚的那只手,青筋隐隐可见,就连弄疼了兰楚楚都不知道。

    “八荒神尊,你要出气,冲着本尊来。我出手,只是不想让这些污秽的东西脏了我女人的眼。”夜北溟说罢,搂过了爱妻,丢给了众神一个酷酷的背影。

    众神见了,这才如梦初醒。

    早前还对奚九夜爱慕不用的那些神女、女神尊们纷纷将目光看向了花容惨淡的兰楚楚。

    八荒神尊说,不想让污秽的东西污染了他女人的眼,那反观北境神尊……哎,果然还是八荒尊更甚一筹啊。

    只是,为啥那么好的男人,已经有了神后呢。

    她们纷纷摇头,感慨万千着,进入天庙赴宴去了。

    夜北溟的一句话,让奚九夜很不是滋味。

    他和夜北溟夫妇,一直是世仇,多年前,虽是签订了停战协定,可他心中对夜氏夫妇的仇恨却越演越烈。

    但如此针锋相对的对决,却是第一次。

    “九夜哥哥,你的手。”

    兰楚楚本还想继续装虚弱,可人都走光了,她也装不下去了。

    加上方才夜北溟那一番血腥举动,的确让她很不舒服。

    她现在,觉得肚子里一阵隐隐的难受。

    听到了痛呼声,奚九夜才回过了神来。

    他低头一看,兰楚楚白皙的手臂上,多了几个青紫色的手印,他面上的冰寒之色稍减。

    “兰儿,抱歉,我失态了。你若是不舒服,我们不参加这次寿宴也罢。神帝的寿礼,我命人送进去即可。”奚九夜说罢,抱起了兰楚楚,身影一闪,消失了。

    天庙内,夜北溟好笑地看了眼自己小女人。

    从进来到现在,云笙的心情,似乎就好了不少。

    “看你这模样,不过是小小教训了下那对渣滓,你就这么高兴了?比起我们女儿受得苦,这惩罚还嫌轻了。”

    论起小气程度,夜北溟更甚于云笙。

    尤其是,他方才听兰楚楚说她怀了身孕。

    凭什么他的宝贝女儿在人界受苦,那女人却受人呵护。

    那奚九夜,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喜欢那种白花女人。

    “谁说我是为了这个高兴的。我说你们男人啊,就是心眼粗,你难道没看出,兰楚楚有点不对劲?”

    云笙原本对兰楚楚怀孕这件事,也很生气,恨不得一脚踹了兰楚楚的孩子。

    她是号称医佛,可没生了颗佛祖心肠,事实上,叶凌月的某些阴狠劲,全都是遗传的。

    云笙抓起了一块糕点,很没形象地咬了几口。

    “都当娘的人了,还这般没样子。肚子长在其他女人身上,我留什么心眼?”

    夜北溟懒洋洋地擦去了妻子唇边的渣子,旁若无人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一点也不介意旁边一帮女神尊、神女们看到了这一幕后,芳心碎成玻璃渣的表情。

    “方才兰楚楚不是说她的肚子不舒服嘛,吓到了她三个月大的孩子。可后来我发现,我还真是错怪了她了。我方才多看了她几眼,竟意外让我发现了,她腹中有古怪。”

    云笙说罢,那双秋水明眸里,闪过了一丝诡光。

    她的那双瞳,微微一缩,露出了不同的颜色来。

    医佛云笙之所以能在医术上胜人一筹,是亏了她的独门家传的神农瞳,那玩意可比现代的X光还要厉害。

    “胎动,三个月大的孩子你都能看出来不对劲?”夜北溟也是当过几次爹的人了,听罢也觉得有些奇怪。

    “兰楚楚怀的这玩意,只怕有些问题,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胎儿。堂堂的北境神尊,发现自己的爱妃生下了一个非我神族的祸胎来,会是什么反应?”

    云笙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她可是迫不及待,想看看再过几个月,北境神妃会生下什么玩意。

    和夜北溟起了冲突,不欢而散,返回北境的途中,兰楚楚忽然腹痛不已,当两人赶回北境时,奚九夜立刻命人传召了北境最有名的方尊,前来诊断。

    那方尊上前查看了一番,他没有云笙的神农瞳,自然看不出兰楚楚肚子里的猫腻。

    待那方尊正欲起身,准备去禀告奚九夜时,却被兰楚楚叫住了。

    “方尊大人,我和我的孩儿,境况如何?”

    兰楚楚对腹中的孩儿还是很看重的,毕竟,这是她和奚九夜第一个孩子,当初为了铲除夜凌月,她忍疼失去了第一个孩子,这次,孩子绝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启禀神妃,还请神妃放心,您只是动了胎气,只需卧床几日静养即可。小的回去之后,给神妃配一些丹药服用了即可。”

    那神尊安抚道。

    “只是动了胎气?方尊大人,你一定是看错了。本妃分明是气血不足,又受了惊吓,导致胎位不稳,需要神丹保胎,本妃说的话,你可是明白了?”兰楚楚一听,意味深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