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26章 再遇的契机

    “兰儿胎位不稳,需要保胎?”

    奚九夜听罢,面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兰楚楚会这么严重。

    “是的,神尊大人,神妃她……眼下的境况很不妙。”

    那位老方尊不敢正眼去看奚九夜。

    他也不知道,为何神妃会威胁他,错误禀告她的病情。

    但神妃的父亲是神帝,自己不过是一个方尊,他可不敢忤逆神妃的意思。

    “有什么法子,可以让兰儿和孩子都平安无事?”

    奚九夜对于兰楚楚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多少期待,可正如兰楚楚所说,那终究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早前,因为“她”的缘故,他和兰儿已经没了一个孩子。

    这一次,若是再因为“她的爹娘”的缘故,再没了这个孩子,奚九夜担心,兰楚楚原本就虚弱的身子,根本承受不起那么大的打击。

    这个孩子,必须保下。

    “神妃的体质弱,早年又落有病根,这是因为神妃并非是纯正神体的缘故。属下听说,神尊手上有几颗神丹,只要让神妃服用了那些神丹……”

    “大胆,神丹岂是尔等可以觊觎的。”

    那方尊还未说完,奚九夜冷然喝道。

    那老方尊吓了一跳,慌忙跪下,心中更是叫苦连天。

    这番话,可都是神妃让他说的,他连北境神尊手中有什么神丹都不知道呢。

    “神尊饶命,属下也是为了神妃和神嗣着想。”

    “罢了,这事不怪你。除了动用神丹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法子,可以让神妃的身子有所好转。”

    奚九夜眉心微微蹙起,其实他也猜得出,神丹的事,是兰楚楚的意思。

    兰儿跟随了自己多年,对那几颗用“她”的血肉铸成的神丹,兰儿一直耿耿于怀。

    照理说,人已经去了那么久了,他派往人界的人,也都杳无音讯,他应该死心才对,可他始终不愿意,将那几颗神丹交出去。

    连奚九夜也说不出,自己究竟是什么心态。

    “神尊大人,除了神丹之外,的确还有另外一个法子,就是找到金之种。金之种,是金之灵凝聚而成,若是能吸收金之种,能强神健体,更能让服用者,拥有强悍不属于神体的体魄。”

    那神尊见一计不成,当即又提了一个主意。

    不用说,这主意,也是兰楚楚出的。

    兰楚楚此女,心胸狭隘,她今日被云笙夜北溟夫妇当中羞辱,尤其还被一干神女、女神尊鄙视。

    兰楚楚看在眼底,恨在心里。

    若是她也拥有云笙那般的召唤术或者是医术,她倒是要看看,谁还能嘲笑她是个只会依附于男人的小白花。

    她曾经听自己的生父说起,五行之灵的玄妙,其中的金之灵,更是威力非同小可,她就起了贪念,但一直苦于没有借口,这一次借着怀孕的机会,刚好向奚九夜索要。

    “金之种,茫茫神界,本尊又该去哪里找金之种?”奚九夜也听说过金之灵的强大,只是天然的金之灵,在天地间本就很少。

    “不瞒神尊大人,方才属下在替神妃治病时,在神妃的房间里,看到了几株长得很是茂盛的天罡竹。有天罡竹的地方,必定金之灵很是充裕,也许神尊大人,可以去天罡竹的产地看看。”那方尊游说道。

    “天罡殿……也好,这件事本尊已经知道了,你去照看兰儿。记住,要小心照看着,若有闪失,为你是问。”

    奚九夜当即决定,要前往天罡殿一看,寻找金之种。

    他去天罡殿,一方面是为了金之种,另一方面,却是因为今日云笙夫妇俩的一番挑衅,让奚九夜肝火大动。

    尤其是夜北溟,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这几百年间,奚九夜近乎是苦行僧般的刻度修炼,就是为了能打败夜北溟。

    可今日一看,夜北溟的实力比他预期的还要强。

    要铲除夜北溟,非千年天罡竹炼制而成的戮神箭不成。

    且说奚九夜紧锣密鼓望天罡殿赶,另一方面,叶凌月却丝毫不知道,因为自己,自己的亲生爹娘和奚九夜险些大打出手。

    自从那日,叶凌月和云笙利用元神之力,在天府里一番交流后,叶凌月对于老城主的病情,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但考虑到,云笙所说的病症,对于旁人而言太难接受。

    叶凌月索性就不多做解释,而是放手自己治疗了起来。

    她照着云笙所说的,将鼎息检查的重点,从身体方面,转到了老城主的头部,尤其是云笙口中所说的脑部。

    这一检查,叶凌月才发现,老城主的脑部最深处,的确有一小片红色的斑点。

    这些斑点并非是时时刻刻都存在,而是在老城主清醒时,才会出现。

    而且每次他一旦发狂,或者似嗅到了血腥的气味,那些红色的斑点就会出现。

    发现了红色斑点后,叶凌月就试着用鼎息去吞噬。

    她很快也发现,这些红色斑点,吞噬起来,竟比早前她遇到的娘亲体内的黑色斑点,还要顽固很多。

    但经过了一番努力,红色斑点虽然没有被完全吞噬,但是它们出现的频率低了很多。

    叶凌月再接再励,进行第二步的治疗,让黄泉城主经常陪着老城主,做一些老城主还没发病前喜欢做的事。

    譬如说喝茶,甚至是炼器,看一些灵纹图谱。

    叶凌月也是事后才知道,黄泉城主的灵纹技艺,是承自老城主。

    这样一来,老城主的情绪,也日趋平和,但是让叶凌月和黄泉城主失望的事,尽管老城主的病情有了一些好转,但是他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认出黄泉城主和司小春来。

    一晃,又过去了三四日。此时叶凌月到了城主府,已经近二十日了。

    这一日,叶凌月像往常一样,替老城主检查过了身体后,一时无事,就随手捡起了块木头,在上面临摹起了剑纹来。

    由于财力有限,叶凌月如今不会轻易动手雕刻剑纹,所以只是先临摹,就在叶凌月雕刻完一整个灵纹时,她忽觉得自己的神识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