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32章 梦回百年,真相(求月票)

    天魁殿主的话,奚九夜恍若未闻。

    他站了很久,直到他身上的那一处伤口,血都凝固了。

    他身影一逝,就要离开,忽的步伐一顿。

    “告诉其他天罡殿主,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袭击地煞狱。”

    说罢,奚九夜就已经消失了。

    “遵……遵命。”

    天魁殿主再抬头时,已经不见了奚九夜的踪影,他只得带着满腹的疑惑,回到了天罡殿。

    回到了北境神宫,近身侍从看到他受了伤。

    “神尊大人,你怎么受了伤,要不要告诉神妃?”

    奚九夜性冷清,平日身旁也没有贴身的侍女伺候,往常在战场上受了伤,大小伤势都是神妃处理的。

    听说,小时候,神妃就那样照顾过神尊大人。

    哪知这一次,奚九夜却是沉声回了一句。

    “不用,她有了身子,不宜见血。”

    那侍从忙替他除去了衣袍,心想着,神尊大人可真疼爱神妃啊,正想着,恰是不小心打落了奚九夜衣袍里的那一瓶药。

    瓶子砸了个粉碎,几颗丹药从里面滚了出来。

    那侍从慌忙就要去捡那丹药。

    “谁准你碰它们。”

    奚九夜眼中,闪过了一丝愠怒之色,一挥掌,那侍从被强行扫开了,滚落在地。

    “神尊大人饶命。”

    那侍从吓得不轻,忙磕着头求饶。

    “滚出去。”

    奚九夜怒喝一声,那侍从吓得不轻,连滚带爬爬了出去。

    浑圆的暗红色丹药,落在一尘不染的地面上,分外刺目。

    奚九夜微弯下了身,扯动了身后的伤口,他似不觉得疼一样,将丹药一颗一颗地捡了起来,握在了手中。

    没有温度的丹药,磕在掌心,像是冰块似的。

    奚九夜颓然地坐了下来,却不知是因为心累还是身累,他忽有些乏了。

    事实上,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他沉沉地睡了过去,睡之前,那双似曾相似的眼睛,鬼影般,纵过了他的脑海,如梦又似回忆,奚九夜的思绪,渐渐飘回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让他闭眼就会想起的夜晚。

    神界北之境,那曾经是整个神界最苦寒的地域。

    但自北境神尊奚九夜崛起后,北境渐渐崛起,终成为了神界一方不容小觑的神域。

    但在北境最高的万丈崖上,有一座防守森严的殒神牢。

    那陨神牢修建在悬崖之巅,足有万丈高。

    两边悬崖陡峭,山石林立,有北境冰雪女神的风雪诅咒终年笼罩,没有人能够靠近这一座陨神牢。

    牢悬空而建,往下看,就是万丈深崖。

    来自崖底的罡风,终年呼呼作响。

    “北境军师夜凌月,谋害神嗣,天理难容。神尊念其早年为北境复辟,立下汗马之劳,赦其死罪,然活罪难免,处以千刀万剐之刑,以血肉精髓,炼制神丹,抵其死罪。”

    宣告神旨的声音,伴随着风声,在陨神牢里盘旋。

    牢里的女人架在了刑台上。

    “九夜哥哥,你真要用夜凌月的血肉来替我腹中的胎儿炼制丹药,她可是北之境建国的大功臣,这样做,不大好吧。”娇滴滴的女声犹如一柄利剑刺入了女人的心。

    连千刀万剐都没吭过一声的女人,在听到了这个声音时,蓦然抬起了头来。

    刑架上的女人抬起了头来,那是个容貌艳绝的女子,即便只是一袭囚服,依旧难掩她脱俗的气质。

    缓步走来的男人,如瀑般的长发高高挽起,额间一抹神尊金印,剑眉凤目,气质尊贵,哪怕是在神界诸神中,亦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他的身旁,偎依着一名倾国倾城的美人。

    美人肤如凝脂,杨柳般娇弱的身子,她挺着六个月大的肚子,靠在在男子的怀中。

    “她犯了死罪,留下她一条性命,已经是法外开恩。兰儿,你已经是北境的神妃,没人可以危害你和你腹中孩儿的安危。”,男人宠溺地告诉身边的佳人。

    若非是这贱人的血肉,可炼制出神丹,保住兰楚楚腹中的孩子,他甚至不会来看她一眼。

    “九夜,为什么?”那是夜凌月数日以来,开口问的第一句话。

    自那一晚,她在宫宴上得知兰楚楚怀孕,一怒之下打翻了兰楚楚递过来的那盏茶,已经怀有了身孕的兰楚楚突然倒地后,她就被打了陨神牢,直到被宣旨凌迟,夜凌月都不知道,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她没有害兰楚楚的意思,即便是她得知,奚九夜瞒着她,和兰楚楚有了私情。

    她也只是一怒之下,想要离开。

    她夜凌月并非死缠烂打之人,既是北境和奚九夜容不得她,她自会离开。

    “贱人,你心胸狭窄,毒害兰楚楚,证据确凿,你还问我为什么。”九夜神尊看夜凌月时,目光中只有憎恨。

    “九夜,我陪你出生入死十二年,与你一手创立北之境,我的为人,你最清楚。还是说,你明知是阴谋,依旧纵容她陷害我。”夜凌月那双宛若新月的眸里,清明一片。

    九夜神尊的面色沉了几分。

    夜凌月,不愧是北之境的一代女军神,她擅用兵,察人心,她早已看破了一切。

    “夜凌月,你要问我为什么,我就告诉你。你我相伴十余年,沙场驰骋多年。你可知,当年害的我奚族族毁人亡的是谁?”九夜神尊顿了顿。

    “我的灭族仇人,正是你的父亲八荒神尊。你以为,你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假惺惺地帮我建国,就可以让你我之间的血海深仇,一笔勾销?”九夜神尊俊美的脸上,涌动着仇恨和愤怒。

    她是仇人之女,她隐瞒身份,瞒了他足足十二年,若非是兰儿告诉他,他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如果不是兰楚楚救了我,我奚九夜早已不在人世。你这贱人,竟然还想谋害兰儿。”九夜神尊说罢,一脸怜惜的望着楚兰楚楚。

    二十年前,奚族被攻陷,他险些被杀害,在身受重伤弥留之际,有一名女童救了他,那人就是兰楚楚,他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

    “她救了你,你说楚兰楚楚救你了?我告诉你,当年救你的分明就是……”夜凌月听到了,恍遭雷击。

    ~真相即将揭开,还有双倍月票的,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