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34章 也试一次千刀万剐之痛

    奚九夜骤然坐了起来,额头冷汗如瀑。

    梦是如此的真实,心,锥刺般的疼痛。

    奚九夜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那几颗神丹,还好好的在他手上。

    “神尊大人?你还好吧?”

    得知奚九夜受伤,那名方尊早已等候在那里。

    “兰儿的身子怎么样了?”奚九夜翻身下了床榻,他的背后,伤势早已愈合。

    他是天赐神体,再严重的伤,只需要一些时日,就会愈合。

    身体受的伤,可以愈合,但是心中的那一处伤,却又该如何愈合?

    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为何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却依旧不愿意去想起。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若是夜凌月不是夜北溟和云笙的女儿,也许他会爱她。

    又或者,没有先遇到兰儿,他也会爱上夜凌月。

    恨在前,爱难成,也就只因为这种爱恨交杂的感觉,才会让他今日对那位地煞大君主失了常。

    奚九夜不禁苦笑,他找了个干净的玉瓶,将那几颗丹药收了起来。

    “启禀神尊大人,兰妃的身子还是很虚弱,不知神尊大人,可否找到了金之种?”

    那方尊可不敢再开口求神丹,他可算是看出来了,神尊大人对那几颗丹药宝贝的很,连睡觉都要带着,这若是要让神妃娘娘知道了,怕是又要恼火了。

    早前,奚九夜宁愿千里跋涉去找金之种,也不愿意交出那几颗神丹,兰楚楚为此,在宫里还发了大火,遭殃的还不是他和那些侍从们。

    “金之种的事,就此作罢。我问你,是不是只要有神之血肉,炼制成丹,就可以改变兰儿和她腹中胎儿体弱的症状?”

    奚九夜询问道。

    “是的,但一般的主神级别的血肉只怕不行,必须是血统高贵,”那方尊尊正说着,却见奚九夜撩起了衣袖,露出了刚健的手臂来。

    他吓了一跳,心中有了个大胆的猜测,该不会是神尊大人他是要……

    “既是如此,就用我的血肉炼制兰儿服用的神丹。”

    他乃是上古神族后裔,身具神界少有的神体,血肉自然也能炼化出神丹。

    “神尊大人,这万万不可,神尊大人,你明明有……”那方尊的话卡在了咽喉里。

    神的血肉,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对于纯正血统的真神而言,一身血肉就好比自己的修为。

    舍去一块,就要元气大伤。

    北境神尊如今可是神界的战神级神将,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这时候自舍血肉,修为必定会受损。

    可那方尊劝告的话,可不敢说出口。

    奚九夜的眼神,让他有种,自己若是再多说一句,就会被诛杀的感觉。

    “动手吧。”

    奚九夜示意那方尊动手。

    “神尊大人,要不要服用一些麻药?”

    那方尊胆战心惊地问了一句。

    他也是经验老道,医治过不少主神,那些看着硬气的,真遇上了割肉治伤时,轻者疼得哭爹喊娘,重则直接昏死了过去。

    他可不愿意事后被责罚。

    可那方尊说完,奚九夜依旧没有回答。

    不知何故,他觉得,这次神尊大人回来后,心情似乎很不好。

    方尊只得是硬着头皮,颤着手,取出了一把匕首,在奚九夜的手上,割下了一块肉。

    那一刀刺入皮肤时,活生生的将人的肉剜下时,饶是奚九夜这般,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生死的人,也不禁全身一紧。

    他能感觉到,冰冷的刀子,割下他的肉时的痛楚感。

    “千刀万剐就是这种滋味?”

    奚九夜忽的说道。

    那方尊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不止。

    他已经是尽量出刀又快有准了,神尊大人果然还是动怒了。

    “神尊大人饶命,小的也是为了救神妃和她的胎儿。”

    “你又没做错什么,怕什么,我只是问问而已,原来千刀万剐是这种滋味,九百九十九刀……”

    奚九夜闭上了眼,掩去了他眼底的杂乱思绪。

    原来,“她”当年受了那般的痛。

    只是为何,那时候的她,连一声求饶都没有。

    若是“她”能像兰儿一般,叫他一声“九夜哥哥”,他也许就不会那般对“她”了。

    只是夜凌月永远是夜凌月,她不是兰楚楚。

    奚九夜足足受了十三刀,那方尊才停了手。

    “把这些血肉炼制成丹药,不要告诉兰儿,那是我的血肉,多嘴乱说,后果你自己有数。”

    奚九夜挥了挥手。

    那方尊急忙揣着那一小碟的血肉,逃命似的,离开了神殿。

    神殿里,一片死寂。

    那些侍从们也知道,奚九夜心情不好,也没人敢进来打扰。

    奚九夜坐在了那里,看着自己缺了一块的胳膊上,血肉渐渐干涸,结疤。

    不过是双眸子罢了,夜凌月,这个名字和这个人,他终有一日,会将关于她的一切记忆,如同伤口上的腐肉那样,彻底剜去。

    那时候,也是他一血前耻,斩杀杀父仇人的时候。

    北境神宫内。

    装了几日病的兰楚楚终于等到了前来复命的那位方尊。

    “怎么样?”

    兰楚楚也知道奚九夜这几日外出寻找金之种去了,她虽然有些不高兴,可一想到,自己可以拥有金之种,获得新的神力,她也很有些期待。

    “神妃,金之种没有找到,但是神尊大人,赐下了这几颗神丹。”

    那方尊将那一瓶刚炼出来的神丹,递给了兰楚楚。

    乍听到金之种没找到,兰楚楚还有几分不高兴,可但她看到了那几颗丹香四溢的神丹时,她顿时转忧为喜。

    “真的是神丹,九夜为了我和孩子,将神丹赐给我了。在他的心目中,我始终比夜凌月那个贱人更重要。”

    兰楚楚的脸上,弥漫着狂喜之色,而那方尊却是在旁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他总不能告诉兰楚楚,那神丹已经被偷龙转凤了吧。

    兰楚楚吞下了丹药,顿觉体内,一股温热的神力,温养着她的全身。

    “不愧是那贱人的血肉所炼,哈哈,医佛云笙、八荒神尊夜北溟,你们不都要让我出丑,要我难堪嘛,若是知道你们宝贝女儿的血肉被我吃了,必定痛不欲生。”

    兰楚楚大笑了起来,笑声很是刺耳,在宫殿里回荡着,震得角落里,那几盆长势大好的天罡竹的竹叶,扑索索发抖,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黑气,在宫殿里弥漫开。

    ~剮了他,虐渣才刚开始,月票君都睡着了么,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