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37章 暗黑系的男子

    司小春如今的这副样子,别说是黄泉城的人,就算是城主亲自站在他面前,也是认出来的。

    他的身上,穿了件窄袖修身的女装,头发也被叶凌月换了个发式,加上司小春本就长得清秀,又是个还未完全长大的少年,嗓音也还不浑厚,稍作打扮,看上去,活脱脱个貌美的少女。

    “我们俩互换下身份,这样别人才不会起疑心。你看看,这一路上走过来,准保一个人都不认得你。我俩刚好参加男女组合赛。”叶凌月也是没法子的。

    谁让她杀了群英社的人,在没有找到天狼棍和乾坤紫金袋前,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在叶凌月的好说歹说下,本着一切为了复兴城主府,司小春只得是接受了这个无奈的现实。

    群英社的地下钱庄内。

    一场骨干级别的群英社会议,正在进行着。

    只是和寻常的会议不同,这是一场蜃会。

    所谓的蜃会,并非是面对面的真人会议。

    而是用一种特殊的阵法,让位于不同城市的人,可以超脱空间和地域,在同一时刻同时进行会议的阵法。

    最近刚因为立功,才得到了参加蜃会资格的秦东,和几名群英会的成员,局促地站在一旁。

    前方,出现了数十个虚影。

    那些虚影,渐渐清晰,每个人都穿着黑袍,遮挡住了真容,看不出真实的模样来。

    “这次的地下擂台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说话的是站在最中间的一名男子。

    他的脸部其他部位,都被遮掩住了,除了一双眼,什么也看不到。

    但却那双很是出众的桃花眼眼,眼梢微微上挑,带了几分魔性,一眼就让他在众人中脱引而出。

    “东子,社长问你话呢,这次比试是秦东负责的。”

    男子的下面,是一名年轻妖娆的女子。

    那女子虽然也披着袍子,但和其他人不同,她的袍子,重新剪裁过,勾勒出她火辣辣的身材。

    女子有双勾魂似的红色眸子,她说话时,总是似有若无地瞅着面色蜡黄的男子。

    只是蜡黄男子却对她视若无睹,这让一直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的年轻女子很有些气馁。

    秦东被点名,一个激灵,连忙上前。

    尽管眼前的这些人都在遥远的其他城池,可秦东可不敢大意。

    “启禀社长、副社长,地下擂台赛的事宜都准备好了。奖品也已经决定了,还请诸位大人评断。”

    秦东说着,就命人拿出了几件奖品和关于这次的地下擂台赛的规则和比赛程序。

    秦东这次也是卯足了劲,得到上头大佬的欢心。

    他也算是有些能耐,将比试添油加醋说了一番。

    “男女组合战,这倒是有些新鲜。”

    那桃花眼男子听罢,露出了丝兴色来。

    一般而言,地下擂台赛是分男区和女区的,但如此一来,也就让比赛的精彩度一定程度上大打折扣。

    但若是男女组合赛,那就不同了。

    想必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观赛,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不知道男女搭配,打架累不累。

    “那几件奖品也不错,秦东,那玩意是什么东西?”

    那火辣身材的女子对所谓的比赛没什么兴趣,她那双火红色的眸在奖品上定了定,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袋子。

    那袋子,看样子,应该是储物袋之类的。

    但是那花色和样式,让那火辣身材的女子很是喜欢。

    “副社长,那是一个储物袋,是小的一次无意中得来的。”

    秦东一看到那口乾坤袋,就想起了叶凌月来。

    他只差找人把整个黄泉城都翻过来了,但是依旧没有叶凌月的任何消息。

    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叶凌月已经不在黄泉城了,另外一可能,叶凌月还有同伙,将她藏了起来。

    一想到獐子的死状,叶凌月一日不除,秦东就一日难拿。

    他这次,举办这次地下擂台赛,也是有私心的,他希望能借这次机会,通过男女混合战的法子,把叶凌月给吸引出来,来个一网打尽。

    “那储物袋我看着挺喜欢的,把它从奖品里剔除,我要了。”

    火辣身材的女子,很是刁蛮,她想要那口乾坤袋。

    “这,副社长,不是小的不答应,而是这口乾坤袋上面有精神力烙印。那精神力烙印也很是古怪,怎么也除不掉,你就算是拿去了,也用不了啊。”

    秦东暗叫不好。

    这袋子,可是他打算用来骗叶凌月上钩的。

    “哼,东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凭我的修为,还破不了区区的精神力烙印。”

    那女子一听,美眸一瞪。

    就见她的身旁,浮现出了一朵朵美丽花朵。

    那花朵,似莲花,又似昙花,最特别的事,那些花朵并非是真正的花朵,而是一簇簇的火焰。

    秦东一见那些火焰,吓得不轻,只得是求助式地看向了那名桃花眼男子。

    “昙素,群英社的规矩你也是懂的,不要在那里胡搅蛮缠,那是奖品,你想要,就去参加擂台赛。”

    男子懒洋洋地说道。

    只是一句话,那叫做昙素的女子就哑了声。

    她有些不甘心地看了眼那口乾坤紫金袋,在心中暗暗想着,这世上,就没有我昙素要不到的东西,等着瞧,早晚这袋子,得归她所有。

    “事情就照着你说的办好了。”

    说罢,那黑影一逝,其余的几十人也同时消失了。

    那些人一消失,会议室里的压力顿消。

    秦东松了口气。

    “奶奶的,吓得老子差点尿裤子。这新社长,还真如传闻中的那样,让人看着就怕。”

    秦东身后,几名群英社的社员们都嘘了一口气。

    “连老社长都能直接刺杀,这新社长必定大有来头,否则,昙素那骚狐狸也不会整日都巴结着新社长,恨不得爬上他的床”

    秦东也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原来群英社这阵子也发生了件大事,已经控制群英社二十余载的老社长,被意外击杀。

    这名桃花眼男子,是自那以后,接手老社长的。

    尽管是新官上任,可没人敢忤逆这位新社长的意思。

    只以为听说,这位新社长,率领着群英社在大荒天狩时,挤进去了前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