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42章 给师徒紫写信

    半天之后,一个浑身包得跟木乃伊似的大块头,身后拖着一辆活动木轮车。

    那人正是刚正式成了一名猎妖者的秦小川。

    车上,躺着个浑身也包得严严实实的黄俊。

    这俩难兄难弟,正朝着金之城的城门走去。

    关于秦小川是怎么通过金刚阵的,秦小川本人并没有多说。

    他只是说,自己在破阵时,运气比较好,刚好突破了轮回五道。

    在轮回之力的帮助下,才打败了那难缠的金刚。

    但即便秦小川什么都没说,黄俊也知道,对方必定是经过了极其艰难的过程,才活了下来。

    听那名老医师说,秦小川身上一百多根骨头都被打断了。

    当时的情形,可是把治病多年的老医师都给吓到了。

    可即便是如此,秦小川在基本固定了骨头后,就坚持,立刻带着黄俊离开金之城,前往黄泉城。

    至于黄俊之所以也能离开金之城,那是因为秦小川用了那块极品灵石,从城主府的一名管事的手中,拿到了一张调城令。

    有了猎妖者的身份和那张调城令后,两人就可以一起去找叶凌月了。

    “嘿嘿,黄俊,你是不是也以为,我会独自跑了?”

    秦小川见黄俊愁眉苦脸的,调侃道。

    “呵……咳咳,小川师兄,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黄俊心底一阵发暖。

    “那是必然的,谁让你是我们孤月海的人,除了月沐白和那个白莲婊,孤月海的弟子,都是我的好兄弟好姐妹。”秦小川哈哈大笑着,这一笑,又扯得他腹上的几根断骨一阵发疼,他又嗷嗷叫唤了起来。

    黄俊眼中,有些泪眼迷糊。

    在孤月海的两年多时间里,他曾经无数次咒骂过老天的不公。

    他成了杂役,喜欢的女人又死了,可最终命运对他却是公平的,他收获了一群伙伴。

    对,伙伴,这次,只要他能康复,他一定还要回到金之城,找到罗衣,弄清楚,到底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副模样。

    金之城发生的变故,叶凌月一点都不知道。

    自她送出去了几封信后,最快回信的,却是雁门城的挽云师姐。

    “太上师叔,展信佳。听闻太上师叔在黄泉城一切安好,挽云深感宽慰。天狼棍的事,已知悉,天灾人祸,再所难免,太上师叔切勿因此自责。关于天狼之死,挽云近日已经有所突破,已经找到了一名身前和天狼有接触的猎妖者。据他所说,当时天狼并非一人,与他一起的一人,查明是月沐白。但事情真相如何,挽云还需一些时日。待到事情查清楚之后,会前往黄泉城和太上师叔会合。”

    挽云师姐的信,很是简短,看字迹,应该是匆忙间写下的。

    叶凌月看着信,有些出神。

    赵天狼的死,果然和月沐白有关,甚至和雪峰和月峰都有关系。

    可惜她当时击杀雪长老时,太仓促了些,没能问清楚真相,白白浪费了雪长老这条线索。

    “不知道除了挽云师姐,其他人有没有收到信,黄俊等人一直没回信,也不知道师父紫有没有收到信?”

    叶凌月放下了信,心思千回百转。

    离开孤月海也不知不觉有个把月了。

    不知道师父和三界鹰的境况如何。

    叶凌月想了想,嗯,算了,她也没指望师父会回信给她。

    事实上,叶凌月还真觉得,自家那个冰山面瘫师父,懂不懂得写信?

    看他那样子,只怕也没人会写信给她。

    一想到这里,叶凌月有些小郁闷了。

    事实证明,叶凌月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

    由于路途遥远,且要古九洲和新九州翔哥甚远。

    古九洲其他几个新手城一日即到的信,到了孤月海时,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凌月来了信,给紫堂尊上的?”

    无涯掌教看了看信,又是羡慕又是发愁。

    羡慕的事,都是当徒弟的,人家紫堂尊上就收了一个徒弟,就懂得写信回来。

    再看看自家,虽然有三个徒弟,可没一个知冷暖的。

    唯一写信回来的,也就只有舞悦,信上就一行字。

    “徒儿三人,一切安好,师父勿念。”

    至于帝莘和秦小川那两个混小子,别说是信,就是连一个字都没看到。

    至于发愁,则是因为叶凌月写信来,无涯掌教是必定要送到紫堂尊上手里的。

    摸了摸脸上,前几天才消下去的肿块,无涯掌教很是忧伤。

    他这阵子,可真不敢去撩拔紫堂宿,只因为,尊上的脾气,实在是太太奇怪了。

    自打叶凌月走后,紫堂宿就又成了那个孤僻孤傲外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的尊上。

    无涯掌教上一次去找他时,刚好是叶凌月在古关口遇到了元力风暴,生死不明的时候。

    他小心翼翼地说完这个消息后,紫堂宿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尊上,凌月她可能已经不幸遇难了。”无涯掌教还以为紫堂宿没听到,又加了一句。

    哪知道无涯掌教还没说出遇难两个字。

    一股飓风卷来,无涯掌教华丽丽地被卷出去了老远,结果又是一顿鼻青脸肿。

    在被飓风卷走之前,无涯掌教听得很清楚,紫堂尊上好像说了一句话,那话似乎是……

    “你死,她都没死。”

    后来,无涯掌教才知道,叶凌月只是去了黄泉城,压根啥事都没有。

    无涯掌教这才明白,紫堂宿早就知道了叶凌月没事。

    只是,紫堂宿明明人在孤月海,又怎么知道古九洲的叶凌月的事,那不成,紫堂尊上还长了千里眼不成。

    感情人家尊是不高兴自己诅咒叶凌月遇难了。

    只是没事就没事,好好说话不就得了,干嘛动手呀。

    一想到紫堂尊上的喜怒无常,再看看手上这封叶凌月送回来的信,无涯掌教就忧愁了。

    但即便如此,无涯掌教还是得硬着头皮,去独孤天找紫堂宿。

    “主人,那缺心眼的掌教又来了。”

    独孤天的山崖上,三界鹰看到了无涯涨价,立马屁颠屁颠地告诉自家主人,那不屈不挠的无涯掌教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