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43章 师父紫回信了

    缺心眼的无涯掌教,这绰号,是三界鹰给命名的。

    谁让无涯掌教每次都傻兮兮的。

    明知道自家主人就一个宝贝徒弟,还隔三岔五来报丧什么的,自家主人看他能顺眼嘛。

    只不过,这一次无涯掌教前来,却是来送信的。

    “尊上大人,这是令徒叶凌月的信。”

    无涯掌教看看紫堂宿,见他没有流露出什么不高兴的表情来,连忙又说道。

    “要不要晚辈念给您听?”

    这话还未问完,手上的信,嗖的一声没了。

    紫堂宿留给了无涯掌教一个背影。

    “傻缺儿。”

    三界鹰在旁用翅膀捂住嘴,吱吱咕咕地笑了起来。

    叶凌月的信,自家主人可宝贝了,哪能让别人看到。

    紫堂宿打开信,入眼的第一句话,就是,“师父在上,徒儿在古九洲甚好,师父有没有想徒儿?”

    “嗯,想的。”

    紫堂宿默默地在心中回了一句。

    “师父,古九洲可真是个破地方,比起来,孤月海就好比天堂。”

    紫堂宿又默默地回了一句。

    “嗯,你在哪,哪里就是为师的天堂。”

    叶凌月在信上,还讲起了一些她在古九洲遇到的人,发生的事。

    尽管紫堂宿大部分的事,都已经知晓,但是通过叶凌月的信,重新再看一遍,感觉确实截然不同的。

    不过几百字的信,紫堂宿却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直到把每个字都熟记在心,才把信收了起来。

    一回头,无涯掌教还站在那里,和傻鸟三界鹰一起,直勾勾的望着紫堂宿。

    “你还在?”

    紫堂宿显然很意外,无涯掌教送完信居然还不走。

    难道说孤月海的掌教很闲,没事就喜欢四处碍眼。

    “没尊上的吩咐,晚辈不敢走。尊上您看完信了,要不要回信?”

    无涯掌教好心地提醒着。

    “回信?”

    紫堂宿一愣,回信是什么东西,他还真的没回过。

    “就是回一封信,让凌月知道,您在孤月海的近况,好让她放心。”无涯掌教循循善诱着。

    近况,原来回信就是要告诉徒儿自己的近况。

    “你,准备笔墨,帮我回信。”

    难得紫堂宿居然让他办事,无涯掌教那叫一个高兴啊,他连忙取出了笔墨纸砚,开始替紫堂宿回信。

    只是让无涯掌教很是吐血的是,他这一个回信,却足足写了好六七个时辰,写的笔杆子都秃了,信纸都用了一堆,才写好了。

    无涯掌教看着眼前那一叠信,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刮子。

    让你嘴欠,紫堂尊上还真写了自己的近况。

    以紫堂宿的逻辑理解,所谓的近况,就是将他和叶凌月分开后的一个月的自己的饮食起居,外带琐碎小事,全都写一遍。

    别人的事,紫堂宿是记不得的,但是他自己的事,他倒是记得的,而且记得特别细致。

    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当身在黄泉城的叶凌月,收到了来自孤月海的,自家师父紫的回信时,叶凌月直接就傻了眼。

    师父紫的回信,居然有厚厚的几十页纸,信的大致内容更是让叶凌月吐血。

    紫堂宿从每日早起闻鸡起武,到每天炼出了什么丹,三界鹰最近又因为贪食拉了几天肚子,再到独孤天里的梧桐树叶,因为多没人清理,已经厚了好几寸。信的最后的最后,紫堂宿还告诉叶凌月,以后每天,他会写给叶凌月一封类似的信。

    总归是通过了紫堂宿的这封信,叶凌月的眼前,完整地显现出了一幅画面。

    独孤天里,梧桐叶烂了一地,自家师父紫一个人坐在了独孤天里,寂寥寥地守着一头拉肚子的三界鹰,外带一个在暗中觊觎着自家师父美貌的式神炼妖鼎。

    “这样算是信?哎,师父紫果然不知道啥叫回信。”

    叶凌月好气又好笑,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只有师父紫会这样回自家徒儿的信了。

    一般而言,做师父的回信不应该叫自家徒儿努力上进,注意安全神马的嘛。

    师父紫虽然不大会回信,但好歹已经很努力地在给自个儿写信了。

    叶凌月哪里知道,在这封信以及接下来无数个日子里,那一封封信都是可怜的无涯掌教代笔的。

    “加上师父紫的信,大致已经清楚了到古九洲的其他人的音讯了。就是不知道,月沐白和洪明月到底怎么样了?”

    叶凌月倒不是担心月沐白和洪明月,尤其是洪明月,她的死活和叶凌月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是叶凌月总有种,这两人绝不会那般风平浪静。

    似乎是一离开古关口后,月沐白和洪明月就悄无声息了。

    但事实上,叶凌月并不知道,月沐白和洪明月并非没有行动,尤其是月沐白,事实上,他早就安排了人手,在雁门城的新手登记处等着叶凌月。

    一旦叶凌月在雁门城报道,他的人就会下手。

    类似的事,月沐白早已不是第一次做了。

    过去的数年里,月沐白就用着类似的手段,除去了孤月海中,不少和花峰作对的弟子。

    而这一切,也都进行的神不知鬼不觉。

    哪知道,月沐白的人,在雁门城等了几日,压根就没遇到叶凌月。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阴差阳错的是,叶凌月没有到雁门城,反倒去了黄泉城。

    黄泉城,因为混乱和偏僻,也是月沐白唯一一个没有布置人手的地方。

    原本月沐白以为,叶凌月一个弱女子,到了黄泉城那种地方,不需要他出手,也很难存活下去。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叶凌月的死讯非但没有传来,相反,他还得到消息,叶凌月写了一封信会孤月海给紫堂宿。

    此时,月沐白正位于古冀州的水之城。

    由于洪明月的缘故,月沐白最终选择了洪明月一同前往水之城。

    “主人,叶凌月怎么还没死,要不要我专门去黄泉城一趟,杀了她?”洪明月一听说,叶凌月没死,而且还写信回去给紫堂宿,心中的嫉妒之火,烧得如火如荼。

    刚得知叶凌月遇到元力风暴时,洪明月欣喜若狂。

    可谁知道,叶凌月居然劫后余生,只是去了黄泉城,还幸运地躲过了月沐白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