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52章 似曾相似的感觉

    不远处,站在两人。

    那两人,容貌长得一模一样,可一个皮肤白的如纸,另外一个黑的像炭。

    一个身形高瘦,一个壮硕矮小,看上去,不男不女,很是阴阳怪气。

    嘲讽叶凌月和司小春的是那个肤白个高的,说话也像是捏着嗓子说话似的,阴阳怪气的。

    两人没有签生死状,看上去,应该是老手。

    生死状,是永久有效的,只有第一次参加擂台赛的新人,才需要签署。

    “你们俩,怎么说话的。”

    司小春年轻气盛,一听之下,火气上来了,却被叶凌月一把抓住了。

    “是雌雄双煞,他们是上一次地下擂台赛的冠军吧。”

    “岂止是上一次,上上一次也是冠军,听说他们是双修伴侣,练得也不知是什么邪功,变成了今日这副样子,两个人都不男不女。”

    “不是说他们去了中原地区,怎么又回来了?”

    “听说是因为这次擂台赛的奖金,高达五万灵石,两人特意赶回来参赛的。”

    “这两人最是喜欢欺负新人,那俩新手,可别傻子似的,撞上去了。”

    有参赛选手中认识那两人的,纷纷议论了起来。

    看来对方是老手,叶凌月还没弄清楚地下擂台赛的规则,不愿意和人多起冲突,就冲着司小春摇了摇头。

    “都吵什么,签生死状,才可以参加擂台赛,否则全都滚出去。”

    这时,秦东带着几人走了出来,恶狠狠地说道。

    看到了秦东,叶凌月拉着司小春往后退了一步。

    那雌雄双煞见了秦东,才敛起了傲慢的面孔来,叫了一声。

    “东少。”

    这雌雄双煞,在前去中原地区之前,也是地下擂台赛的常客,和秦东也算是认识。

    叶凌月留意到,秦东身后的几人手中,捧着几个匣子,其中一个条形的匣子,里面散发出了一股熟悉的灵力波动。

    难道天狼棍……叶凌月煞武盔下的眼眸一暗,暗中和司小春使了个眼色。

    两人还是签了生死状。

    陆陆续续的,其他人也都签了生死状。

    “五五组合,抽取你们的签文,记住一旦抽签,比赛就算是开始了。除非战死后者是战斗不能,否则都不能离开。”

    说着,就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箱子,让叶凌月两人抽签。

    和叶凌月等人一样,其他的男女组合,也分别抽取了签文。

    叶凌月随手抓了一只签。

    只见上面写着“金三十六-天。”也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

    可就在叶凌月想要询问时,签文里闪烁出一片光芒,地下钱庄一下子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

    早前的拥堵一下子消失了。

    数百名的选手,如梦初醒,发现众人已经置身在了一个豪华的圆形的竞技场内。

    那竞技场的上方就是天空,此时还是正午,天空上,一轮绚烂的太阳。

    竞技场足有两个校场大小,选手们一出现,整个竞技场内,就欢声雷动。

    无数的口哨声和尖叫声,震耳欲聋。

    足有近万名带着面具的观众,坐在了竞技场两旁的看台上。

    这些都是来自古九洲不同的确的看客们,他们的真实身份,不得而知,但是光凭整场地下擂台赛高达五百中级灵石一张的门票,就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非富即贵。

    “凌,快看。”

    司小春发出了一声惊呼声,抬头看向了天空。

    天空上,约莫百米的位置,有五个圆形的晶石打磨而成的透明擂台。

    五个擂台,紧紧靠在一起。

    分别标识着金木水火土五个大字。

    地下擂台赛,分为了五个不同的赛区,分别用了金木水火土来命名,为了增加精彩度,五个擂台的比试,是同时进行的。

    而且设计了透明擂台,这样,选手们在擂台上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清楚地看到。

    不得不说,群英社筹备的这地下擂台赛比起叶凌月在阎城看到的还要精彩一些。

    只不过,叶凌月有种感觉,总觉得这地下擂台赛的模式或者说是举办的模式,和阎城有些相似。

    只是叶凌月此时,也无瑕多想。

    叶凌月和司小春的“五五组合”,恰好分在了金赛区第三十六个出场,对应的对手,就是金三十六-地的选手。

    若是按照正常的比赛流程,恐怕至少也要轮到第三天乃至第四天,才能轮到。

    “诸位,请抽取了金木水火土-天地签的选手出列,首轮比试即将开始。余下的选手,请进入侯赛区,选手有专门的候赛区,你们可以在候赛区选择休息,也可以选择观看比赛。直到比试结束之前,决出次轮擂台赛的名单,你们都不能离开。”

    首轮地下擂台赛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时长,直到第一名决出,否则比试将会一直进行下去。

    对于选手和观众们而言,这都是一场拉锯战。

    叶凌月和司小春只能随着大流进入了所谓的候赛区。

    和赛区不同,选手的候赛区是一个巨大的房间。

    房间里,有简易的隔离房,每个选手,可以按照手中的签文,入住相应的隔房。

    在候赛区正南和正北面的两面墙壁上,是两个落墙式的巨大音镜法阵。

    法阵里清晰地映射出了竞技场内的情形,甚至连场内热烈的吼叫声也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那些选手们也无心休息,全都聚在了两个镜像法阵前,第一组的选手已经登上了天空擂台。

    比赛还没开始,场内忽然一片哗然。

    原来,竞技场内,忽然传来了一阵马车骨碌碌的响声。

    五六十辆蒙着黑布的马车驶了进来。

    黑布一拉开,第一辆马车的车门打开了。

    只听得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声,马车上,一条条足有手腕粗细,颜色各异的毒蛇游了下来。

    第二辆马车也随之打开,只见一道黄影闪动,从里面跳下了一头火焰怒狮。

    第三辆马车,第四辆马车……数十辆马车上下来的全都是凶猛异常的灵兽。

    每一头灵兽,在被送到竞技场内时,都已经饿了近半个月,这时都已经是饥肠辘辘,眼放绿光,它们昂起了头来,冲着那五个天空擂台,发出了渴望的怒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