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54章 又是一个病患

    而此时的叶凌月,还没发现司小春的异样,她正关注着擂台上的情形。

    叶凌月对那名平头选手的印象也很不错,方才如果不是此人站出来,只怕今日第一轮比试,选手们的死伤会更加严重。

    就凭此人刚才在危急时候的反应,就已经很让人惊艳了。

    但同时,叶凌月又不得不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欣赏归欣赏,叶凌月一想到,以后的比赛中,可能会遇到此人,就觉得很是棘手。

    “凌,那个人有点问题。”司小春忽然在旁边说道。

    “怎么,你认识?”

    叶凌月看了眼司小春。

    “我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人是袁星。他就是老城主当年完成最后一个新手任务时,唯一一个劫后余生的新手。”司小春的话,让叶凌月有些意外。

    那男子,就是黄泉城主这阵子一直在寻找的那人?

    自从叶凌月从云笙那里得知,治疗战争综合症需要特殊的法子才能治疗后,她就用了各种法子。

    但是对于老城主而言,那些法子的效果都很一般,无法彻底根治。

    如今唯一的法子,就是找到经历过当年新手项目的当事人。

    那袁星就是唯一幸免的人,而且他完成新手考核后,就放弃了成为猎妖者。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只是早前,城主几乎把黄泉城都翻过来了,都没有找到袁星。

    没想到,他居然在地下擂台赛,而且看情形,他应该还是一个身经百战的选手,也许,这些年来,他一直是靠着打地下擂台赛维持生计的。

    “你确定是他?”

    若是司小春没有看错,那这次,只要联系上袁星,就很有可能根治老城主的病。

    “应该没看错,当年袁星和老城主重伤回到城主府的时候,我年纪还很小,但是袁星受伤的地方,就在右脸颊上,那个十字形的疤痕,和当年一模一样。”

    司小春也很意外,会在这里找到袁星。

    “待会,袁星一回来,我就去找他谈谈。”

    毫无意外地,袁星那一组获得了胜利。

    按照规定,获胜后的选手,也需要在候赛区等待其他选手完成比赛后,才能离开竞技场。

    除了早前对手被魔女鹰意外击杀的那一组外,其他四组获胜的选手偶读陆续走了进来。

    袁星和他的队友,一名女方士,也走了进来。

    早前袁星的优异表现,为他赢来了不少的关注。

    “袁星,不错啊,看来这一次,唯一有希望打破雌雄双煞的人就是你了。”

    有几人认识袁星的,都纷纷上前打招呼。

    司小春正欲挤上前去。

    “等等,他有点不对劲。”

    叶凌月摇了摇头。

    面对别人的恭贺,袁星就好像没听到似的,径直走了过去。

    就连他身旁的那名女同伴,他一下擂台,就完全不予理会,就像是陌生人似的。

    避开了众人后,袁星走入了一个隔间里,坐下来调息,不再理睬其他人。

    “得意什么,那小子哪里是我们的对手。”

    雌雄双煞在一旁听着,对那袁星满是敌意。

    等候袁星多时的司小春,忍不住走了上去。

    “袁星。你还记得我嘛,我们以前见过。“司小春问道。

    哪知袁星目光冰冷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记得了?我是城主府的那个小孩。“司小春都忘了,自己如今是女儿身打扮。

    听到了城主府几个字时,袁星猛地抬起了头来。

    就在司小春以为,对方认出他来了的时候。

    “小心。“

    叶凌月抢到了司小春身前。

    铿的一声。

    一道风刃袭来,在叶凌月的铠甲上留下了一道深痕。

    袁星竟不由分说,直接出手伤人。

    若非是叶凌月反应快,司小春已经受伤了。

    “你这人是怎么回事,不记得就算了,干嘛要动手伤人。“司小春嘴上还在嘟嚷着。

    可他一看到对方的眼神,司小春不由一惊。

    袁星的眼神很吓人,那眼神,根本就不像是人。

    “走。“叶凌月硬拉着司小春又来,离袁星远远的。

    其他人看到如此的场景,也都是幸灾乐祸的旁观着

    到了竞技场里,彼此之间就是竞争对手,巴不得对方发生意外。

    “不知死活,袁星那消息,就是个疯子。没杀了你们,已经全是好命了。有些人啊,就是不知死活,也不知道,第一轮能不能熬过去。“一旁的雌雄双煞冷嘲热讽着。

    这两人和袁星一样,都是常年在竞技场上讨生活的。

    雌雄双煞为人阴毒,在地下擂台赛上,可谓是常胜将军。

    但是对袁星也有些避讳,只因为袁星是个疯子,他一发狂起来,简直就是个人形武器。

    叶凌月和司小春也没有理会。

    “怎么会这样?袁星怎么会变了个人似的,当初的袁星是个很热情的人。他·现在这副样子,好像完全不记得城主府,更不用说,配合老城主的治疗。“司小春很是郁闷,好不容易找到袁星,却是这样的结果,这让他没法子接受。

    “这并不奇怪,我怀疑,袁星和老城主一样,都得了病。

    叶凌月早前就听云笙提起过,战争心理综合症这种病,并非是偶然性的病,如果连老城主那样阅历丰富的人,都会得,那袁星得病,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早前叶凌月就担心有这个可能,如今看来,她的猜测只怕是真的。

    这让叶凌月更加好奇,当初老城主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会让两人成为这个样子。

    还有其他的新手又是怎么死的。

    他记得以前的袁星分明是一个很热情的人。

    就在这时,忽听到了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

    “那个混蛋,居然敢摸我!”

    距离叶凌月和司小春不远处。

    一名女子怒火中烧,瞪着身旁的一名男武者。

    “紫嫣怎么回事?”

    “沐,这色狼,他刚才偷摸我的腰。”

    发话的,却是乔装打扮后,来参加地下擂台赛月沐白和火灵紫嫣。

    恰好叶凌月穿了卦牛的铠甲,所以双方阴差阳错之下都没有认出对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