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57章 跟踪

    倒是这次,社长会突然这么关注一对擂台赛的选手,让副社长很是意外。

    最初副社长还以为,社长关注的是这对男女组合中的“女子”,可再仔细一看,队长关注的却是五五组合中的那名男选手。

    那男选手,昙素早前也是留意到了的,是因为所有的参赛选手,只有那人的装扮最怪。

    丑陋的盔甲,连容貌都看不清,看样子,还笨手笨脚。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偏社长看得很是出神。

    昙素就更加不解了,那穿着铠甲的傻大个,究竟哪里比她有吸引力了。

    昙素很是不服气,索性就提出来,赌一场。

    “也好,我就拿出五万中级灵石,赌五五组合会获得最终的胜利。”社长笑了笑,很是爽快地丢出了一个储物袋。

    “那我也拿出五万中级灵石,我就选那对沐火组合。”昙素也不甘示弱地拿出了一个储物袋。

    在旁人眼里,火灵紫嫣的行为很是歹毒,可是在昙素的眼中,若是有人敢轻薄她,她也会如此做。

    某种程度上昙素和火灵紫嫣是一类人。

    约定了赌注后,两人又一齐看向了音镜阵。

    擂台上,叶凌月和司小春浑然不知,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旁人手中的筹码。

    两人一开场时,并不是很顺利。

    两人是新手搭配,虽然早前,也磨合过,可比起上阵对决,终究是差了一些。

    不过好在两人的实力都不俗,在经过了半场后,从一开始比赛的生疏,到了后半场,已经渐渐默契了起来。

    尤其是叶凌月,她很快发现,司小春一人,足以对付两个人,既是如此,她就索性只是偶尔出手。

    可是每次出手,都很是关键,一招不多,一招不少。

    很快两人就拿下了这一轮。

    叶凌月和司小春之后,雌雄双煞还有沐火组合也都纷纷顺利过关。

    首轮的地下擂台赛,一共就进行了三四日,选手的人数,也从最初的几百对,一下子锐减了三分之二,只剩下了一百多对。

    但是这一百多对,比起早前的那些选手来,实力强了不少,这就意味着次轮的比试,比起首轮会更加激烈。

    其中的二分之一是正常战败,但余下的二分之一,大多都是死伤在了那些凶残的灵兽之手。

    但也是靠着这种新鲜的竞技方士,黄泉城地下擂台赛吸引了不少人。

    群英社也算是赚了个盆满钵满,秦东为此还乐得合不拢嘴。

    叶凌月和司小春,也在四日之后,回到了黄泉城的地下钱庄。

    一走出地下钱庄,司小春哀嚎了一声。

    “终于离开了那个鬼地方,要不是为了灵石,我这辈子都不想去地下擂台赛那种鬼地方。”

    地下擂台赛上的尔虞我诈,还有血腥暴戾,让司小春很是不舒服。

    “接下来,还有次轮和终轮比试,不可掉以轻心。几日未归,城主一定担心坏了,小春你先回城主府,我有些事,稍后再会城主府。”

    叶凌月说罢,就先和司小春分开了。

    叶凌月走出了地下钱庄后,进入了鸿蒙天,除去了身上的铠甲后,她又回到了地下钱庄,小心翼翼地看着地下钱庄的门口。

    “袁星,记得我们的计划,如果事情成功了,最后的好处,绝少不了你的。”

    只见地下钱庄的门口。

    秦东和他的几名爪牙,以及袁星都走了出来。

    袁星没有说话,只是目无表情地从秦东手中,接过了一小口袋的灵石,就转身离开了地下钱庄。

    “啧,秦少,那袁星跟个木头似的,一句不吭,你干嘛要和他合作。”

    秦东身旁的几人,看到了袁星的模样,都很是不满。

    “你们懂什么,这秦东,可不是普通人,有了他在手,我们才能赚的盆满钵满。”

    秦东对袁星的木讷也很是不满。

    可这自闭小子,能打啊,有了他在手,黄泉城的这场擂台赛,最大的赢家不是群英社,而是他秦东。

    除了充当庄家外,他只需要雇佣了袁星,就能最终把奖品和奖金也拿到手。

    叶凌月在暗中听着,再看了看袁星消失的方向,一闪身,紧跟着袁星去了。

    袁星离开地下钱庄后,在城中穿行着。

    他并没有留意到,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叶凌月。

    袁星分别在粮铺,以及一些衣服店前,逗留了片刻,买了一些粮食和衣物后,他走到了黄泉城最破旧的一条街道上。

    那里有一排破旧的房屋。

    “是袁叔叔。”

    袁星才一走过来,那些房屋前玩耍的孩子就都簇拥了上来。

    从破旧的房屋里,也走出了一些妇人和老人,袁星看到了他们后,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才多了一分笑容。

    袁星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分食物和衣服给那些小孩,再给哦一些灵石给那些妇人,陪着那些老人聊天。

    看上去,和早前在竞技场时的情景截然不同。

    叶凌月在旁看得暗暗奇怪。

    直到了黄昏前后,袁星才起身离开了。

    等到袁星一走,叶凌月就走上前去。

    “老人家,我是过路人,今晚没地方落脚,能不能在这里借宿一晚。”

    叶凌月叫住了一名八旬开外的老者。

    那老人抬头一看,只看到了一个长得黑漆漆的少女,正冲着自己笑。

    见叶凌月风尘仆仆,身上衣服也很是简朴,那老人很是热心地迎了叶凌月进屋。

    叶凌月才发现,这一片窄小的屋子里,住了五六口人,除去几个孩子和老人,平日就只有一个照顾三餐的女帮佣。

    由于黄泉城的物价高,这些手无缚鸡之力,又不会元力和斗气的小孩和老人,都过着十分艰辛的日子。

    晚上,叶凌月趁着吃饭的空隙,和老人说起了家常来。

    “老人家,我白天里看到了一个男人,他是你的儿子?怎么没和你们住在一起?”

    “你说的是袁星吧,他不是我的儿子,而是我儿子的好朋友。我儿子,早几年不幸死了,留下了两个孩子,我儿媳妇也跟人跑了。袁星是他的好兄弟,就代替了我儿子照顾我们,他还把我们接到了黄泉城,就近照顾我。那孩子是个好人。”老人家提起了自己早亡的儿子,很是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