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63章 心心念着的那个人

    看到了社长如此的反应,昙素早前的不信,变成了不甘。

    “那女人有什么好?难道她比我美?你有没有想过,你和她分开了数年,她很可能早就移情别恋。”

    昙素一向自恃甚高,在古幽州一带,她就是远近闻名的美女,她的实力也达到了轮回五道,频临突破到轮回六道,无论是群英社内外,都有不少男人追求她。

    她为了社长,一直拒绝那些男人的追求,她不信,那女人,比她更出众。

    “她很美,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至于她移情别恋与否,都无法动摇我对她的爱慕之意,因为,她早晚只会是我一个人的女人。”说到了这时,社长的眼中,忽的掀起了一股惊涛怒浪。

    他的脑中,出现了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的脸。

    两年了,为了打败那个男人,成为唯一一个可以和她比肩的人,他背井离乡,狠心丢下了爹娘和自己的宗门,来到古九洲大陆。

    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击溃那个最强的男人。

    再过不久,只要他进入了中原地区,获得了宗门的传承,就可以打败那个男人。

    “巫重,走着瞧,总有一日,我要把凌月从你手中抢回来。”

    男人的眼底,妖冶之光大盛,但一想起,那双一笑起来就弯若新月的眸子,他的嘴角不由一扬。

    到了古九洲的这两年里,他一直深埋自己的心事,进入新手城,成为猎妖者,一路上,几乎是从血里淌过来的。

    比起在青洲大陆时,自小有爹娘和宗门长辈的照拂不同。

    古九洲对于他而言,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甚至为了避免招蜂引蝶,他还掩去了一向自傲的容貌。

    他从最低层开始,好几次,他都险些死于凶兽之口,加入群英社时,他也数次遭人算计,险些被杀。

    可到了最最绝望的时候,他都会想起深埋在心底的那人。

    只要一想到她,他就能咬牙坚持下来。

    想起了心上人,男人原本很是平淡的脸上,却因为这一抹笑,增添了无数的光彩。

    看得昙素又是一愣,她终于相信,社长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他真的有心上人,而且看样子,那女人很可能早就嫁做人妇,也不知那女人给社长下了什么蛊,社长会对她这般死心塌地。

    这是昙素,第一次那么嫉妒一个女人。

    她心中,就像是有千百只蚂蚁在啃噬,又疼又麻。

    “社长……”昙素还想再说什么。

    “昙素,你无需再多说,我的心很小,只能容得下一个人。我曾对自己发过誓,此生,非她不娶。这几年,你也帮了我不少,我不想为了这件事,伤了你我的情谊。这样吧,我就以社长这个头衔为赌注,若是这一次,五五组合赢了,我打算让他们加入我们,前往中原地区。反之,若是沐火组合赢了,我就把社长之位,退位让贤,我知道,这也是你一直来的心愿。”

    他当初,之所以选中昙素,也是看中了昙素和一般的女人不同。

    昙素不仅实力强,而且有野心,他原本以为,昙素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胡搅蛮缠,但是如今看来,昙素也不能免俗。

    她一旦动了儿女私情,对于他而言,就和一般的女人没什么两样了。

    昙素咬了咬牙,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对社长的性子也很是了解,她知道,今日是她逾越了,一时没有把控住自己的情绪。

    社长知道了她的心思后,只怕已经萌生了去意。

    尽管从未说起,但是她心中一直很明白,社长并没有将群英社看在眼里。

    如今看来,他加入群英社,也不过是为了那个女人。

    无论这次最终获胜的是谁,社长都不会接受她。

    她也得另作打算,得不到社长的心,那夺下群英社的社长之位也是好的。

    “即使如此,属下恭敬不如从命,那就一言为定了。”

    两人当即击掌为誓,重新定下了赌约。

    候赛区外,叶凌月和司小春也才刚刚返回。

    “凌,你刚才吓死我了,你要那堆破烂干什么?”

    司小春和叶凌月刚才完成比赛之后,正准备离开。

    哪知道叶凌月竟是一个千斤坠,径直落到了竞技场内,险些没被那些灵兽撕成碎片。

    司小春提心吊胆了一番,哪知道叶凌月却是将早前被撞成碎片的中级丹傀的残骸收集了起来。

    “自然有我的用处。”叶凌月神神秘秘地说道。

    她对丹傀很有些兴趣,只可惜,早前一直没有机会接触。

    这次难得能得到一些中级丹傀的碎片,自然要好好研究一番,也许运气好,可以修复中级丹傀,化为己用。

    两人说着,走入了候赛区,因为打败了丹娘子,众人看他们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了,一些人也一改早前看不起他们的态度,纷纷避让开。

    唯独袁星,还像是往常那样,坐在了自己的小隔间内,对于外面的比赛结果,漠不关心。

    在袁星的隔间的不远处,雌雄双煞正阴测测地盯着袁星。

    两人的目光,时不时就落在了袁星身旁的那把灵器上。

    袁星的灵器,是一把尺形的兵器。

    兵器的上头,雕刻着大量复杂的灵纹。

    雌雄双煞看到了那尺子,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听说了没,袁星这一轮的对手是雌雄双煞。我听说,那雌雄双煞比赛到现在,手下从无活口,希望他能够平安无事。我这可不是在担心那无情武艺的小子,我只是担心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城主的病就没人能治了。”

    司小春虽然恼火袁星的漠然,但是毕竟袁星是他一认识的人,对手又是公认的实力最强的雌雄双煞,他免不得要关心下,偏这家伙还嘴硬。

    “放心吧,他一定不会有事。”叶凌月说罢,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袁星以及他脚下的那把灵器。

    叶凌月心中暗暗说道,袁星,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至于最后能不能获胜,那就看你个人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