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67章 解开谜团

    第一天,轮到了老城主外出寻找水和食物。

    只是,一天下来,老城主什么都没找到。

    第二天,依旧是老城主外出寻找水源和食物,依旧是一无所获。

    到了第三天,在清晨前后,苏轩发现,袁星因为缺少食物和水,突然发起了高烧。

    这一日,外出寻找食物和水源的是苏轩。

    “城主,袁星就先交给你了。”苏轩说罢,就一步三回首地离开了。

    苏轩走后没多久,老城主照顾着袁星。

    只是随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袁星的高烧一直没有半点好转。

    老城主越来越焦虑,终于,他走到了袁星的身前。

    “咳咳,城主,你动手吧。”虚弱不堪地袁星,露出了惨然的笑来。

    “袁星……你早就知道了……很抱歉……”老城主忍不住叹了一声。

    “城主,眼下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的身体状况,我很清楚。再拖下去,我们三人都会死。出发之前,你就与我们说过,一名合格的猎妖者,就必须当机立断,不能感情用事。”袁星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他知道,自己已经活不久了。

    既是活不久了,他宁可早点死去,这样就不会拖累苏大哥。

    老城主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他忍不住回过了头去,抬起了手来,一掌拍向了袁星的天灵盖。

    “城主!”

    一声怒吼声传来。

    苏轩怒不可遏地冲了进来,他不由分说,和老城主动起了手来。

    “苏大哥,住手,你们俩不要为了我这个快死的人争吵。否则,我宁可自我了断,也不愿意害了你们。”袁星痛苦地闭上了眼。

    他又何尝想死,可是他更不愿意,拖累自己的朋友。

    “我一定可以找到水源和食物,再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可以。袁星,城主,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苏牧激动地说道。

    最终,袁星和老城主终于在苏牧的劝说下,答应了。

    也许是苏牧的坚持感动了上天,在第四天的中午,苏牧竟真的找回了兽肉和兽血,虽然数量不多,但是靠着这些兽肉和兽血,袁星的身体一点点地好转。

    三人相互扶持着,朝着秋林废墟的边缘。

    可让袁星没想到的事,等到他好不容易高烧褪去,养好了身体后,苏牧却病倒了。

    直到老城主和袁星,不顾苏牧的反对,掀开了他的衣袖,查看他的身体时,袁星才发现,苏牧的双臂和身躯上,竟然已经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枯骨。

    当袁星目睹那一幕时,他才知道,他和老城主这些日子里,一直食用的根本不是什么兽血和兽肉,而是苏牧从自己身上取下来的血肉。

    苏牧没有熬到离开秋林废墟,就死在了那里。

    记忆曳然而止,无尽的黑暗席卷而来。

    叶凌月和云笙这才从的袁星的记忆中,抽身离开了。

    “……”

    目睹了这一切后,叶凌月和云笙竟无言以对。

    叶凌月怎么也没想到,袁星和老城主当年,竟是靠着食用同伴的血肉活下来的。

    即便是听说过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的云笙,也觉得很是震撼。

    更不用说,老城主和袁星两人。

    难怪,两人在活着离开了那一片死亡废墟后,都会陷入了疯狂之境。

    尤其是袁星,这些年,他只怕一直都沉沦在伙伴的死之中,所以才会留下了这么严重的后遗症。

    记忆深处的东西,被人挖掘出来后,袁星反倒平静了下来。

    他眼神中的疯狂,渐渐被平静所代替。

    “所以,是我害死了苏轩。我一直不敢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乃苏奶奶和苏大哥的孩子们。他一路上,都很照顾我,把我当亲弟弟一样,可是我都做了什么。我居然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我不是人。”

    袁星痛哭流涕。

    和老城主一起返回了黄泉城后,袁星就无法承受重荷,离开了城主府,放弃了成为一名猎妖者。

    每次一想起自己的命,是好友的生命换来了的,袁星就痛不欲生。

    所以这些年来,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袁星都会情绪失控,这一次,雌雄双煞在他面前残忍虐杀了他的同伴的事,进一步刺激了袁星,才会让他爆发出了积压在心底的黑暗面。

    “袁星,事情并非你想象的那样。其实,你和老城主都没有错,你们全都不知情。更何况,苏牧原本就做好了,要牺牲自己的打算,只因为他知道,自己本就命不久矣。”叶凌月说罢,袁星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

    “你说什么?”

    “这件事,我也是刚从苏奶奶口中得知的。”叶凌月说罢,打开了房门,请了苏老奶奶进门。

    原来,袁星治疗的过程中,苏奶奶因为担心,一直没有离开。

    看到了苏奶奶时,袁星忍不住,跪了下来。

    “奶奶,我很抱歉,苏大哥是我害死的。”

    “傻孩子,难怪这些年,你一直郁郁寡欢。那事,并不能怪你,牧儿在没到古九洲之前,就曾受过一次重伤,当时替他治疗的方士就说过,他最多活不过三十岁。也是为此,俩娃的娘才跟人跑了,牧儿怕我们祖孙几人以后没有依靠,就瞒着我们,偷偷去了古九洲。就是想趁着他身子还撑得住的时候,多赚点灵石。他到了古九洲后,就遇到了你,他一直说,能在死之前,遇到你,这辈子,他也是无憾了。”

    苏奶奶说着,老泪纵横。

    苏牧的这封信,她一直收着。

    这些年来,处于私心,她一直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和袁星说起过,就怕袁星知道真相后,撇下她们祖孙仨人。

    她怎么也想不到,袁星为了苏牧的死,这些年一直活在了愧疚之中,更是落下了这样的病根。

    袁星和苏奶奶两人,抱头痛哭。

    见了如此模样,叶凌月和云笙悄悄走出了房间。

    方才,查看袁星的记忆时,叶凌月的心弦一动,她感到,有种怪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仿佛,在触碰到袁星的记忆的同时,她也触碰到了自己心底的某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