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68章 记忆封印术

    见袁星和苏奶奶都沉浸在伤感的情绪中,叶凌月不忍心打扰两人,退出房间后,叶凌月松了口气。

    “云神医,这次真是多亏了你,挖掘出了袁星神识最深处的记忆,才能找到让袁星困扰多年的病因。不过那催眠术真是神乎其技,竟连人的神识中的记忆都能挖掘出来。”

    “彼此彼此,你也让我很吃惊,你竟能通过记忆,发现苏牧身染旧疾。这一点,怕是我也是看不出的。”云笙用催眠术激发出了袁星潜意识里的记忆,但是发现苏牧有旧疾,所以甘愿牺牲自己,救下袁星和老城主的,却是叶凌月。

    否则,她们也无法彻底解开袁星的心结。

    两人相视一笑,一股前所未有的默契感油然而生。

    “对了,云神医,你的催眠术是不是也可以治疗其他失忆症的病人?”叶凌月想起了帝莘。

    帝莘因为灵魂破损的缘故,丧失了一部分的记忆。

    若是催眠术能够治疗袁星,那是不是意味着,也能让帝莘恢复凤莘和巫重的记忆。

    虽然对于如今的叶凌月而言,帝莘就是凤莘和巫重的结合体。

    但是帝莘一日不彻底恢复记忆,就没法子想出法子,救阎九。

    云笙却是误解了叶凌月的意思,她还以为,叶凌月记起了什么。

    她不禁有些紧张,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月儿,有时候失忆也是一件好事情,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

    这一声月儿,让叶凌月一愣,仿佛很久很久以前有人也这般叫过她,脑海中,出现了个模糊的影子。

    “云神医,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我小时候是不是见过你?”叶凌月脱口而出。

    这个疑问一直困惑着叶凌月,和其他人不同,她第一次见到云笙就感觉到特别的亲切。

    那种感觉很难用词语形容就好像两人已经认识了许久许久两人相处起来就如同母女一样。

    这样说,也许对叶凰玉很不公平,可是云笙让她的亲切感,却是无人可及的。

    “不,我们没见过从来没见过。袁星的病我已经治好了,老城主的病因用类似的法子相信也能够治好。还有关于那个秋林废墟,我觉得有些古怪。有机会的话,你最好和他们再去一次。我也该回神界去了,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素来冷静的云笙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慌乱,她匆匆忙忙道了别就离开了。

    留下了叶凌月一个人站在了原地,沉浸在这种怪异的情绪中。

    云笙回到了神界之后,有些失魂落魄。

    “怎么,今日去见了女儿,你反倒不高兴了?”夜北溟见了云笙的模样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说漏嘴了,险些让女儿看出了破绽。我现在担心的就是女儿回忆起了自己以前的事儿,包括她和奚九夜的事。”云笙心事重重的说道。

    今日见袁星和老城主发病的症状,让云笙更加担心。

    云笙身为医佛,她又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精通东西方医术。

    她来到异世后,结合了自身所学的医术,经过了多年,将催眠术和自身东方的神农氏后人的医术结合在一起,最后创造出了一种封印记忆的特殊医术。

    这种医术,可以封印人的一部分记忆碎片,让人忘记过去的事。

    当初,夜凌月以为误爱奚九夜,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她死时,身受千刀万剐之刑,又坠入了黑鼎中,落入了陨神崖。

    云笙和夜北溟得知消息后,赶到了陨神崖,却连女儿的尸首都找寻不到,只知道了那口害得女儿尸骨无存的黑鼎。

    云笙和夜北溟不愿爱女永世不得超生,不顾天命,逆天而行,利用和冥神的交情,将叶凌月的残余魂魄收集起来。

    夫妻俩费尽千辛万苦,找遍了多个位面,终于在青洲大陆的叶凰玉刚出生的女儿身上,找到了和女儿灵魂完全契合的身体。

    恰好那时候,真正的叶凌月被她狼心狗肺的父亲洪放摔死了。

    叶凰玉在惊魂落魄的情况下,抱着早已摔死了的婴孩,昏迷在街头。

    云笙趁机将女儿夜凌月残余的魂魄,封入了婴孩的体内,让魂魄和肉身合二为一。

    为了防止女儿夜凌月记起前世痛苦的记忆,云笙使用了记忆封印术,封印了夜凌月天生的精神力和一部分的魂魄。

    可也是因为记忆封印术,让夜凌月当了十三年的傻子。

    直到十三岁那年,叶凌月给机缘巧合下,服用了一颗当年神鼎内残余的一颗神丹,魂魄之力部分恢复,才成为了正常人,这才有了新生后的叶凌月。

    这件事,包括神界在内,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这一次,若非是叶凌月恰好遇到了难症,云笙也不会使用了记忆封印术,帮助叶凌月。

    只是她也没料到,叶凌月也因此收到了触动。

    “小野猫,我觉得有些事情不应该瞒着月儿。难道你没有发现月儿的修炼天赋甚至超过了你我,她虽然不像你一样是召唤师,但是她是武者,又是方士,精神力很是惊人。只要突破了神格,她早晚都会成神。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夜北溟虽然也不想女儿回忆起以前的事儿,

    但是他更不愿意等到女儿发现真相时责怪他们。

    “夜狐狸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云笙沮丧着。

    她自诩是个很冷静的人,唯独在面对女儿的事会变得不理智。

    “儿孙自有儿孙福,就一切随缘而去吧。若是命中注定,你我即便是逆天而行也没用。更何况,你忘了,月儿并不是一个人,她和你一样,命中桃花朵朵开,守护她的骑士可不少。“夜北溟搂过爱妻,半是吃味半是温柔地安慰着。

    看出来自家男人语气里的不对劲,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都那么多年了,你还记得我以前的桃花债。除了奚九夜那个瞎了狗眼的,爱我们家宝贝女儿的人可多了。说起来,我不是让你盯着我们的准女婿嘛,他最近怎么样了?我可指望他们小两口早点成其好事,抱孙子呢。”云笙担心自家男人想起以前的事,连忙转移话题,打听起了亲亲女婿帝莘的消息来了。

    ~昨天的更新雌剑九龙吟是个BUG,改成了天剑麻,谢谢细心的娃们提醒,这几天日夜颠倒,有点混乱,认个错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