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81章 正牌夫VS野男人

    听到了声响,薄情顿住了手。

    “你是何人?”

    似是察觉到李不对劲之处,薄情和令牌中人同时呛声。

    男人?

    几乎是同时,一股尖锐的气息,充斥在两人之间。

    那一块从叶凌月的怀中跌落的令牌,正是凰令。

    凤凰令,乃是凤府传家之宝,拥有凤凰令的男女,即便是身隔千山万水,也有着莫名的羁绊。

    在叶凌月面临火灵紫嫣的威胁时,在古九洲的另一端,执行任务的帝莘就感到揣在了怀里的凤令莫名地发烫。

    他心知必定是叶凌月遭遇了什么。

    他不顾被自己围剿的山穷水尽的通缉妖兽,迅速联系叶凌月,只是叶凌月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给他回复。

    帝莘不遗余力,反复联系,却意外联系上了薄情。

    “你是巫重?”

    尽管没能见到令牌另一端的男子的真面目,可是出于男人的直觉,以及对方声音里透出来了的,天生的威仪,薄情第一时间就判定了对方的身份。

    帝莘么有否认,他吸取了鬼谷蝶身上的那部分妖族血肉和魂魄碎片后,大致也知道了,自己是凤莘和巫重的混合体。

    所以说,说他是巫重,某种意义上也是正确的。

    “真是你!巫重,你这混账,我把凌月好好的交到你手上,你怎么能让她孤身一人来黄泉城这种鬼地方犯险。她这次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算是踏破整个地下阎殿,都要把你揪出来。”

    薄情到了古九洲大陆后,就一心修炼,就连这两三年间,青洲大陆上发生的事,都毫不知情。

    他更不知道,鬼帝巫重早已绝迹青洲大陆。

    “闭嘴,要打架我给你机会。我只问你,我家洗妇儿怎么了?”帝莘也不知对方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

    但听对方的那副口吻,敢情以前和他、洗妇儿也是认识的,而且咋听咋是洗妇儿的爱慕者,帝莘的心底酸溜溜的。

    可同时,又很是担心,听那野男人的意思,洗妇儿现在有危险,一想到这里,帝莘连吃醋冒酸的心思都没了,他恨不得插翅飞到了洗妇儿的身前。

    “呸,谁是你洗妇儿。凌月受了伤,昏迷不醒,我正想法子救她。”

    薄情看了眼床榻上的叶凌月,面上满是焦虑。

    “废物。告诉我,洗妇儿受伤的前因后果,还有她此时此刻的身体症状。”

    帝莘咒骂了一声。

    “你!”

    薄情怒起,若是帝莘这会儿若是在他面前,两男人止不准就要干上一架。

    帝莘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一想到洗妇儿和一个野男人在一起,他的心里就像是就有一百只猫爪子在挠,膈应的紧。

    可关系到叶凌月的安危,帝莘和薄情打破选择了暂时抛开成见。

    薄情将叶凌月在地下擂台赛上遭遇沐火组合,被神秘火灵所伤,如今高烧不止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这时,薄情的眼瞳忽的一缩。

    就在方才那阵子时间里,薄情留意到,叶凌月因为高烧,变得浑身发红,就在她原本脖颈的位置,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印记。

    “等等,凌月的脖颈上,有一个……印记。”

    “什么印记,说仔细点。”

    帝莘和叶凌月朝夕相处了几年,洗妇儿身上可没有任何印记。

    “应该是一个图腾,有点像是动物。嗯,的确是动物。是两头动物,一左一右。右边的好像是头狐狸,长着很多条尾巴的狐狸,左面的像是鹿又像是马。”

    薄情想了想,试着用手去触碰那个印记。

    可是就在他碰触到那个印记时,印记上,忽的发出了一片炫目的光芒。

    一股浩瀚犹如海洋的可怕力量,从那个印记上传递了出来,薄情和帝莘都同一时刻,感受到了那股力量。

    这种感觉……神之力。

    帝莘和薄情如今的修为,都已突破了青洲大陆传统意义上的轮回强者的境地。

    尤其是帝莘,他身怀妖祖血脉,在转世之前,更和不少神界的神交手过。

    虽然帝莘记忆不全,但当叶凌月身上的那个印记上的神力散发而出时,竟是阴差阳错般,触动了帝莘的某些记忆。

    凰令那一端,帝莘脱口而出。

    “封印,那不是什么印记,而是封印。那至少也是两位神尊级别的神界大能联手绘制而成的神力封印。”

    凌月身上,怎么会有神界大能留下的封印。

    帝莘和薄情震撼不已。

    稍作沉吟之后,帝莘说道。

    “你再仔细看看那封印,若是没猜错的话,那封印是洗妇儿身上原本就有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没有被触发,这次的比试,很可能因为吸收了火灵的缘故,洗妇儿身上的封印才显露了出来。”

    薄情颔首,他定睛细看叶凌月脖颈上的那个烙有两兽印记的封印。

    仔细观察后,薄情发现了些不同寻常之处。

    “这个封印,有四分之三的区域都散发着神力,但是有四分之一的区域却一片暗沉,应该是那部分的神力流失了。”

    而且薄情还同时留意到,就是那暗沉的部分,聚集了大量的火灵。

    也正是这部分神力流失的区域,火灵活跃的区域,让叶凌月的体温高烧不下。

    “恐怕,我已经找到症结了。那个印记,应该并非是什么害人的玩意,相反,对凌月的身体反倒有好处。野男人,我问你,你的修为大致到了何种地步?”

    尽管不甘心,可帝莘人在数十万里之外,远水救不了近火,眼下能帮助叶凌月的,只能假借薄情之手了。

    “你说谁是野男人,巫重,别以为本少怕了你。”薄情在古九洲这两年多磨练出来的好脾气,一遇上帝莘,就土崩瓦解了,这男人,一张嘴就没什么好话。

    可看到昏迷的叶凌月,薄情也只能是强忍下了这口气,不甘不愿地回答,“本少的修为,大致在小神通境上下。”

    说到了这里,薄情还有点小得意,薄情遇到叶凌月之前,是个懒散的性子,不喜练武,但天赋和运气却是极佳的,否则也不会被称为“聚宝童子。”

    奇遇连连,加上发奋修炼,让薄情的修为突飞猛进,远比一般人修炼一辈子,还要强得多。

    可哪知道,帝莘听罢,却只蹦出了一句话。

    “只是小神通境,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