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83章 所爱非人,当如何

    “您可是那位在凌月身上留下封印的前辈?我们并非是有意冒犯,只是封印因为火灵的缘故,一部分受损,我俩想要合力,修复那一部分的封印,还请前辈成全。”

    帝莘沉声解释道。

    虽不知这位九尾狐前辈究竟是何方高人,可她的声音里,并没有敌意,所以帝莘大胆地断定,这人是友非敌。

    “封印终究还是……哎,罢了,一切都是命。即便是我夫妻二人合力,终究无法逆天而行。”

    九尾狐影象一声长叹,早前阻挡帝莘和薄情的元力的那股神秘控制之力,一下子消失了。

    那影象也摇摇坠坠,就如风中的残灯,眼看就要消失不见。

    “且慢,前辈,这个封印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前辈为何要在凌月身上留下封印,她和您,到底有什么关系?”

    帝莘追问道。

    那九尾狐影像又重新凝聚了起来。

    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迟疑,足足半刻钟的时间后,那九尾狐影像才又开了腔。

    “我和她的关系,你们无需在意,你们只用知道,我是你们的朋友。还有,就算是你们帮忙修复了封印,但是这个封印,也持续不了多久了,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小子们,我问你们,你们可是都喜欢凌月?”

    九尾狐一问,帝莘和薄情没有任何迟疑,诺了一声。

    九尾狐一阵苦笑。

    “我再问你们,若是有一日,你们发现,你们深爱之人,曾经所爱非人,你们可会原谅她的过去?”

    世间男人,多为薄情寡义之人。

    他们都爱三妻六妾,却要求女人从一而终。

    九尾天狐阅人无数,眼前这两位出类拔萃的男子此时此刻,对叶凌月的情谊,都是刻苦铭心,可这份心意,又能持续多久。

    当初的奚九夜,不也是一心迎娶夜凌月为神后,十载生死相随,浴血誓言,可最终换来的,却是夜凌月的遍体鳞伤。

    “前辈,你究竟在说什么?”

    薄情听得云里雾里。

    而凰令的那一端,帝莘却斩钉截铁道。

    “自我与她相遇的那一刻,过去的一切都已成往事,我要的,是她的现在和将来,我要的,只有叶凌月一人,哪怕她心中还有其他人,我也有绝对的自信,让她忘记过往的一切。”

    薄情听得一怔,旋即立刻明白了过来。

    “不错,无论凌月过去经历过什么,我都会始终如一,今生我非凌月不娶。”

    薄情此话,同样是挑衅十足。

    帝莘一听,冷哼了一声。

    一个是霸道十足,一个是痴情不改,看着风格迥异,截然不同,但是同样对叶凌月情比金坚的两人,九尾天狐不禁莞尔。

    见两人如此坚定,九尾天狐轻声笑了起来,她仿佛看到了多年前,曾经也有那么几个愣头青,这般坚定不移地守护过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的他们虽天各一方,但偶尔只是一提起那些个名字,就足以让她家中的某男,打翻醋坛子了,看来凌月这一世,终究算是时来运转了。

    “你们都很不错,只可惜,这世上只得一个叶凌月。她自小就是个死心眼的孩子,只求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记住,我的名字叫做云笙,也许将来有一日,我们会再次相遇,希望那时候,你们都还记得你们今日做下的承诺。”

    九尾天狐的影像消失不见了,房间内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了。

    帝莘和薄情两人的元力,流淌在那个神力封印上。

    随着神力封印的完整化,叶凌月脖颈上的那个封印,上面的两头神兽烙印,也重新变得栩栩如生。

    帝莘和薄情,此刻也已经知道,这上面的两兽分别代表了九尾天狐和麒麟。

    原本暗淡的四分之一封印,在元力的作用下,重新恢复了光彩。

    随着封印的恢复,叶凌月身上的那些暴戾不安的火灵,也终于彻底被吸收,恢复了平静。

    叶凌月的呼吸开始变得平稳,高烧也渐渐退了下去。

    她脖颈上的那个神力封印,也渐渐消失了,就好像这一切都从未发生过那样。

    薄情收回了元力,凰令里的帝莘也没有了声音。

    两人沉默了片刻。

    “喂,你还在吧?你有没有发现,刚才那位叫做云笙的天狐前辈,它的眼眸和凌月很相似。”薄情想了想,忍不住还是开了口。

    叶凌月的眼眸,让人过目难忘,可让薄情诧然的是,他发现,那位天狐前辈的眼眸和凌月有几分神似。

    “不仅仅是眼神,她的语气还有言语之间,都透露着对凌月的关心之意。她应该和凌月关系匪浅。”

    帝莘虽是看不到云笙,却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切。

    “她说的凌月曾经所爱非人,以及封印只是暂时修补又是怎么一回事?该不会,凌月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发生吧?”

    薄情有些不安地看了眼凌月。

    不是巫重,也不是他,到底是哪个瞎了眼的,让凌月难过受伤过。

    “一个月。”

    帝莘忽然说道。

    “什么一个月?”

    薄情纳闷着。

    “我允许你照顾她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会亲自来接她。记住,这一个月里,她就是少一根汗毛,我都为你是问。”

    说罢,凰令落到了地上,再无音讯。

    “哦,别说是一个月,就算是一辈子我也会照顾凌月的。等等,混小子,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只允许我照顾凌月一个月,你以为你是谁啊,有本事出来,我们真刀实枪地干一场。”

    薄情气得原地直跳脚,可任凭他怎么谩骂挑衅,凰令也再无动静。

    薄情只得是气鼓鼓地捡起了那块凰令,他巴不得把这破玉摔了个稀巴烂。

    可是一想到,早前叶凌月即便是危难之际,也将它紧紧藏在了贴身处,可见她有多宝贝这一块凰令,薄情就不忍心了。

    他叹了一声,踱到了叶凌月的身旁,用手背摸了摸她的额头。

    额头一片温腻,烧终于是退了。

    望着依旧酣睡着的叶凌月,薄情神情复杂,他的嘴角扯开了一个温柔的弧度,指尖轻轻擦过了叶凌月的脸,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凌月,这一次,让我守护你,可好?”

    ~新的一周,珠圆玉润地滚一圈,求个推荐票和月票冲榜,表示一直被其他作者嚷着爆菊,咳咳,大芙严重需要乃们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