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86章 他的劫

    神界,一头毛发雪亮的天狐,矫健一跳,钻进了御书房内。

    案桌旁,埋首政务的男人,蹙紧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任由那头漂亮的天狐,跃到了他的膝上,舒舒服服地蜷缩成了一团。

    修长的指抚过天狐的毛发,顺着狐狸毛,八荒神尊夜北溟眯起了眼。

    妻子云笙的本体是九尾天狐,只是她极少幻化为狐形。

    但身为混血神兽,无论是云笙还是黑麒麟神兽体的八荒神尊,两人在兽形态下,神力会更强。

    上一次,两人同时化出兽形时,还是在替女儿夜凌月绘制神力封印时。

    那时,女儿夜凌月的身上,刚被发现了天生具有强大的精神力。

    但由于夫妻俩前世承受了上古诅咒,转嫁到了女儿夜凌月的身上的缘故,女儿自小体质就偏弱。

    为了防止那强大的精神力危害她羸弱的身子,两人合力,在女儿的魂魄上绘制了个神力封印。

    这一个封印,一直很牢固,直到五百多年前,夜凌月遭受北之境神尊奚九夜的背叛,悲痛欲绝,强行突破过一次封印。

    那次之后,云笙和夜北溟曾经二度修复神力封印。

    但尽管封印完整了,可实际上,封印却已经遭受了破坏,夫妻俩都很明白,早晚有一天,封印还会被破坏,甚至彻底崩溃。

    只是夫妻俩谁都不知道,那一天,究竟什么时候会来临,可它终究还是来了。

    “女儿身上的封印被冲破了?”

    神力封印波动,夜北溟也感应到了,只是他的性子,比起云笙更沉稳些,索性就让云笙去处理了。

    “月儿吞噬了一个火灵本源,精神力大涨,若是机缘巧合,她应该很可能会发现古九洲上的秘密,成为古九洲大陆上,第一个实鼎方尊。那是偶,她身上的封印必定会突破。”

    天狐美丽的眼底带着无尽的感慨。

    知女莫若母,叶凌月能走到今日这一步,和云笙的安排不无关系。

    但事情的发展,却远超乎了云笙夫妇俩的预期。

    “你这一次,倒是不担心了?”

    相较于爱妻早前的担忧,这会儿的云笙看上去,似乎没那么担忧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再说了,我觉得,我们的女儿未必就不如奚九夜,加上她的那些爱慕者们,没准还能新仇旧恨一笔了,到时候,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这几日,每每回忆起当年的事,我甚至想,也许月儿当年丧生丹鼎,并非是偶然,而是命中注定。”

    天狐伸了个懒腰,其实就算是帝莘和薄情不出手,神力封印波动,她也会想法子,帮助女儿修复神力封印。

    只不过那样一来,很可能会引来神界某些有心人的觊觎。

    由帝莘和薄情联手,反倒更好。

    也顺便让她看清了两人对女儿的心思。

    云笙如今也想开了,明明对不起女儿的是那个渣滓奚九夜,凭什么女儿反倒要像是过街老鼠那样,一直躲着藏着。

    她云笙的女儿,何曾那么憋屈过。

    “哦,你倒是信心十足。只是小野猫,你这信心到底是对咱们宝贝女儿的,还是对你那个准女婿的?”夜北溟笑道。

    “自然是两者都有之,你这是不相信我的眼光?”

    天狐很是不满地用爪子挠了夜北溟一记。

    “区区凡人,真的能和拥有天赐神体的奚九夜相提并论?更何况,你中意的那位宝贝女婿,这会儿只怕是自身难保了。”

    夜北溟无视妻子的小脾气,言语间带着几分奚落。

    “夜狐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准女婿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到哪里再赔我一个女婿啊!”

    天狐一听,一改早前懒洋洋的模样,紧张了起来。

    这死狐狸,一直对准女婿抱有莫名的敌意,可别是又要使什么坏。

    “明明没有恢复,却勉力而行,以他的修为,强自输送元力修补封印,自身的元力必定消耗得很是眼中。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也是他自找的。”

    夜北溟冷哼一声。

    用元力修复神力封印,本就是冒险至极的事,更何况,帝莘还胆大地用了媒介凰令,这无疑会大大加剧了他的元力消耗。

    夜北溟的猜测并没有错,此时,在浓郁的犹如泼墨般的夜幕之下,帝莘奔行在夜色中。

    他的手中,雄剑九龙吟上滴答着粘稠的鲜血。

    那鲜血落了一地,带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有多双幽绿色的眼睛,紧随其后。呼哧呼哧,大量的妖兽,尾随着帝莘。

    他俊美如玉的脸上,此时正浮动着凝重之色。

    夜北溟所说的并没有错,由于强行和薄情联手的缘故,帝莘的元力,消耗得极其严重。

    在修复神力封印的那时候,帝莘丹田里,连一点元力都没有了。

    亏了他是五灵涅槃体,比起他人来,吸收天地间的五灵之力的速度比常人快数倍,可即便是如此,一个时辰过去了,帝莘也只是恢复了两成不到的元力。

    数道黑影,暴掠而出。

    两头足有牛犊子大小的獒豹一左一右,扑杀而至,凛冽的爪风撕开了夜色,朝着帝莘的咽喉,狠狠抓去。

    一道剑光嗤过,雄剑九龙吟上,黑色的怒龙翻腾,剑身上,生出了一片片犹如龙鳞般的纹路。

    手起剑落,两颗头颅滚落在地。

    第两百三十头了。

    帝莘甚至来不及取走那妖兽身上的妖丹,脚下一蹴,飞身撞开了那两头獒豹的尸身。

    一路奔行加上一路的击杀,他的元力又消耗了一些,丹田内的元力,已经不足一成了。

    可是越来越多的妖兽,就如密密麻麻的飞蚁,穷追不舍。

    由于追缉通缉妖兽的缘故,帝莘早已和舞悦、章全等人分开了。

    此时,茫茫的旷野上,只有他一人。

    帝莘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妖兽太多了,而且妖兽的情绪都很暴躁。

    似乎是受了什么人的命令,在一路围剿他。

    前方出现了一棵参天大树,足有百米高,树身遒劲弯曲,犹如一条逆行飞天的黑龙。

    帝莘稍作思索,身子犹如攀爬的壁虎般,顺着树杆而上,栖息在一处树枝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