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90章 怪异的遗书

    神界,趴在了夜北溟膝上的天狐云笙伸了个懒腰,很是优雅地跳到了地上,恢复了人形。

    “夜狐狸,这下子你可该心服口服了吧,我就说了,准女婿可比你想得强多了。”

    对于帝莘这个准女婿,云笙可是越看越满意。

    上一次,她和暗中监视帝莘,结果被那小子发现了。

    夜北溟就换了个法子,所以用神力凝聚成了一头妖兽,跟随在帝莘身旁,如此一来,就有人将帝莘的一举一动,汇报给两人了。

    奋不顾身为了自家女儿不说,还很有脑子,云笙私以为,帝莘和她们都一路人,外表看着无害,内心却是一披着羊皮的狼啊。

    “现在说,还是太早了些。若是真有脑子,当初就不会被自己的伙伴出卖,落了个轮回重生的下场。”

    夜北溟不屑道,若是他的话,绝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切,说得比唱的好听,也不知当初是谁为了所谓的诅咒,抛妻弃女,差点让我的孩子成了腹遗子。”

    云笙翻了个白眼。

    “小野猫,你这是胳膊往外拐,帮着外人了是嘛,我看你最近是太闲了。也许你该考虑考虑,再为我生个孩子,给凌月她们也添个妹妹弟弟。”

    夜北溟一听云笙提起当年,就一阵懊恼,那是他人生最大污点,可惜自家小野猫就喜欢动不动就翻旧账。

    而且小野猫一算,就喜欢没完没了。

    夜北溟长腿一跨,将爱妻圈在了怀里。

    “生个头,生孩子疼死了,谁要和你生,要生你自己生去,我告诉你,我的那个时代,科技可发达了,男人生孩子就跟母鸡下蛋似的……哎,夜北溟,我警告你,不准怕扒我的衣服。混蛋,这还是光天花日,你这是白日宣淫……”

    云笙不及说完,嘴就被夜北溟堵了个严严实实。

    屋外,几名内侍都捂嘴轻笑,自觉避让开了。

    屋外,夕阳正好。

    房屋里就只剩了一屋让人脸红耳热的呻(吟)声。

    黄泉城内,叶凌月已经从薄情的手中,拿到了群英社老社长留下来的关于秋林遗迹的所有资料。

    这些资料中,有关于秋林遗迹的地形图,以及老社长在内的其他社员离开秋林遗迹后,留下来的口供。

    资料的线索很凌乱,在翻到最后一份资料时,那是一块方形的地砖。

    上面很怪异地留下了一句潦草至极的话。

    “逃,快逃,恶魔来了……”

    看着字迹,叶凌月辨认出,那是群英社老社长的笔迹。

    笔迹很是凌乱,看上去像是仓促写下的,而且还是留在了一块地砖上的,这不得不让叶凌月感到奇怪。

    “那玩意,算是老社长临死前的遗书,当初我们都不明白老社长的意思,如今看来,却是和秋林遗迹有关了。”

    薄情推门走了进来,他的手中,端着一份晚膳。

    叶凌月一忙碌起来,就浑然忘我,薄情担心她大病初愈,逼着她吃些东西。

    坊间传闻,群英社的老社长是薄情篡位时,暗杀的。

    可如今看来,事情并非如此。

    叶凌月看着那块地砖,用着膳,和薄情就着老社长的遗言聊了起来。

    “我成为群英社的骨干后不久,老社长就已经日薄西山,一日不如一日,我就算是不出手,他早晚也会死。那一日,我办事回来,刚到了老社长的屋子,就见他想要侮辱昙素,昙素情急之下,将老社长杀了。当时她吓得不轻,我顾念昙素与我有恩,就帮她处理了老社长的尸体,假装成了老社长被人暗杀身亡。后来,我在其他骨干和昙素的支持下,成了新社长。”

    薄情将当日的事,重新说了一遍。

    昙素的父亲是当年跟随老社长的群英社骨干之一,他因为进入秋林遗迹,上吊自尽后,昙素自小就是老社长抚养长大的。

    老社长对她一直亲如女儿,若是老社长一切正常的话,绝不会侮辱昙素。

    只能说,老社长当时已经精神错乱了。

    让老社长多年痛苦的,正是秋林遗迹回来后的后遗症。

    他死时,在身前的地面上,留下了这一行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有人能看懂。

    薄情在安葬老城主时,将那块地砖挖了出来,用来纪念老社主。

    “这么说来,老社主死的真正原因,还是秋林遗迹。”

    叶凌月翻来覆去看着那块地砖,地砖上的字迹是老社长混合了血和指力留下的。

    只可惜,老社长已经死去多时。

    叶凌月正想着,忽是想到了。

    “对了,老社长的尸体如今在什么地方?”

    “尸体,你该不会是想开棺验尸吧?”

    薄情被叶凌月的话吓了一跳。

    “开棺验尸?这绝对不行,社长,你怎么能由着这女人胡作非为。再说了,她有什么资格开馆,她不过是一个刚来到黄泉城的新手。”

    叶凌月的要求一提出来,就引来了群英社上下的反对,尤其是昙素,老社长的死,她一直心中愧疚。

    他死去已经多年,这会儿还要验尸,那简直就是一种亵渎。

    群英社上下,也是群情激动,全都不赞成,叶凌月开棺。

    “她不是什么新手,从今日开始,叶凌月就是黄泉城的代城主,她代表我们父女俩,全权调查秋林遗迹的事情。在黄泉城内,她享有和城主一样的权力。”

    就在昙素等人和叶凌月相持不下时,黄泉城主和老城主走了进来。

    看到了早已“死”去多时的老城主忽然出现,而且精神抖擞的模样,一干群英社的人全都愣住了。

    她怎么一下子,就成了黄泉城的代城主?

    这么一顶大帽子砸下来,饶是叶凌月也愣住了。

    黄泉城主说罢,就冲着叶凌月眨了眨眼,叶凌月反应也不慢,她当即也明白,这是黄泉城主在替她铺路。

    身为黄泉城的代城主,别说是开棺验尸,只要是在黄泉城里的人和事,她都有资格调查盘问。

    这一下,就是连昙素也是哑口无言,只能是让薄情带着叶凌月,前去老城主的坟墓,开棺验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