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93章 坑人小能手

    见穆大人和金会长都是哑口无言,一旁的薄情冲着叶凌月暗暗比了比大拇指。

    叶凌月冲着薄情咧了利嘴,两人一唱一和起来。

    “薄社长,不知贵社对于这种败坏社团名声,还栽赃嫁祸的叛徒,又是怎么处置的?”

    薄情心领神会,一脸义正言辞的模样。

    “自是从重处置,杀之以儆效尤。”

    秦东一听,吓得面无人色。

    他连滚打爬,爬到了昙素脚边。

    “副社长,救我,你一定要救我,小的所作所为,全都是为了群英社,早前你也是知道的。”

    秦东是昙素一手提拔起来的。

    黄泉城的业绩一向不好,也是昙素暗中授意,让秦东在内的黄泉城的社员们可以做一些打家劫舍的事的。

    昙素刚要开口,哪知眼前一红。

    叶凌月手起剑落,她可不是什么善茬子,这一剑落下,干脆利落,秦东的脑袋被砍了下来,脑袋就跟西瓜似的,咕噜噜滚到了昙素的脚边。

    昙素的俏脸上,顿时青一阵红一阵,可一接触到薄情冰冷的眼神,只能是将心底的那口恶气,吞了下去。

    “叶凌月你这是做什么,穆大人都没发话,你居然敢杀人。”

    金会长也气得不轻,秦东一死,他栽赃群英社的事,就全完了。

    都怪这个该死的叶凌月,这女人,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搞笑了,我为何不能杀。我是黄泉城的新任代城主,在黄泉城的地面上,杀个把坏人以儆效尤,驱逐一些不法分子,都是我的职责所在。”

    叶凌月说着,摸出了城主城玺,在金会长和穆大人晃了晃。

    代城主?

    穆大人和金会长的嘴都张得足以吞下一个鸡蛋,真是见了鬼而来。

    这个长得黑炭球似的丑丫头,到底还有多少层身份,一会儿是炼器师,一会儿又是黄泉城的代城主,这也太逆天了吧。

    “金会长,这件事,九洲盟管不了,在下告辞了。”

    穆大人拉长着脸,既是对方的城务,而且又是秦东打劫在先,穆大人还真不好插手。

    见穆大人甩手就要走,金会长也急了。

    “穆大人,等等,你听我解释。”

    金会长正要快步追上去,哪知眼前多了一人,薄情站在了他面前。

    “薄社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今日的事,只是一场误会。”

    金会长抹了抹自己油光发亮的额头,有些心虚。

    “干什么?金会长,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欠我们群英社的钱,也该是时候还还了。”

    薄情不紧不慢地说道。

    “薄社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我金万年商会,什么时候欠了群英社的钱了?”

    金会长莫名其妙着。

    “不明白是吧,看看他你就明白了。”

    薄情挥了挥手,只见从外头走进来一人,那人正是早前和金会长在内的两大商会会长打赌的另外一商会的会长。

    看到那会长时,金会长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啊。

    “金会长,可不是只有你会收买人。你额外收买了另外一名会长,在沐火组合身上加了重注。我和柳会长一起,吃下了你们俩全部的赌注。此外我个人还在五五组合身上投了五十万灵石的赌注,这些灵石加上你输掉的那些灵石矿脉……”

    薄情从自己的储物腰带里,拿出了一把玉算盘,噼里啪啦,打了起来。

    “一共是四条中级灵石矿脉,外加五百万中级灵石。”

    薄情说罢,还不忘丢给了金会长一记杀伤力十足的媚眼。

    明明是盛夏时节,可金会长此时,却有种浑身上下,被人淋了一通冰水的感觉。

    薄情此举,就连站在一旁的昙素也是听得目瞪口呆。

    这些事,薄情早前也都没和她说起过,整个群英社上下,全都蒙在了鼓里。

    叶凌月更是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薄情,奸商啊!不对,人才啊!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薄情还有坑人的这种天赋呢。

    四条灵石矿脉,加上五百万灵石,这笔钱加在一起,足以让古幽州最大的商会的金万年商会,瞬间倾家荡产啊。

    “你,你!薄情,你敢阴我,你就不怕金家找你算账!”

    金会长斗不过薄情,这时候,只能搬出世外天金家这尊大佛想要威吓薄情。

    “金会长,我若是你,只会先操心怎么向金家解释。”

    薄情阴测测地瞥了眼金会长,金会长打了个哆嗦,哪敢再多逗留,灰溜溜就出了地下钱庄。

    “薄情,你这次会不会做过头了些,你也知道,金家的势力庞大,不是如今的我们可以匹敌的。”

    昙素忧心忡忡。

    金会长和群英社较劲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薄情早几年,都是睁眼闭眼,一脸的无所谓。

    看唯独这一次,直接把人的老底都抄了。

    昙素嘴上不说,可心里很明白,薄情不是为了自己和群英社出气,他之所以这么做,全都是因为叶凌月。

    只因为金会长伙同沐火组合,险些害死了叶凌月,薄情为了这个女人,连金家都开罪了,金家这次一定会追究。

    “昙素,就算是我这次不和金家撕破脸,金家也不会轻易放过群英社。更何况,金会长未必还有这条命,回到金家。”

    薄情说罢,眼底暗芒一闪而过,却是已经生了杀心。

    “咳咳,两位社长,在争论之前,能不能把我们的账也算算。”叶凌月在旁咳嗽了几声,一张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

    “我们的账?”

    薄情和昙素不解了。

    “对啊,按照黄泉城的规矩,凡是黄泉城的居民,包括在黄泉城内营运的社团和猎妖者,都需要缴纳人头税,既每次收入的一成,都需要缴纳给城主府,用作支援黄泉城的经济建设。还有,群英社早几年在黄泉城的全部收益,也需要缴纳一成的人头税。我已经算好了,群英社过去五年里,一共需要支付两百八十三万六千块灵石。看在你我交情的份上,零头我就不要了,你只需要缴纳两百八十三万灵石。”

    说罢,叶凌月两手一摊,要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