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99章 妖化之路

    只差一步,就可以刺杀了花挽云,却因为帝莘的半路插足,让计划全盘打破,那鹰目男人恨得咬牙切齿。

    他一声喝令,忽的地面一阵猛烈的摇晃,地面猛地一沉,整个土地庙的地面垮塌了。

    地面上,陡然出现了个大窟窿,窟窿之下,倒插着无数寒光闪动的毒刺。

    帝莘和花挽云一惊,两人都是作战经验极其丰富之辈,虽是变故来得突然,但身体本能的已经作出了反应。

    两人身形陡然拔高,直冲向屋顶,就要破顶而出。

    哪知正就在这时,屋顶上落下了一张大网,大网上布满了尖锐的荆棘铁刺。

    前有网,后有毒刺,这帮人当真是要置他们于死地。

    那三人更是如狼似虎般,其中两人夹击着花挽云,独留了一人对腹帝莘。

    很显然,对方认为老牌猎妖者的花挽云,实力犹在帝莘之上。

    看来他是被小瞧了。

    帝莘冷笑了一声,手中的雄剑九龙吟突的一身刺向了那张大网。

    九龙吟剑身上,龙形纹路一闪,将那张大网登时撕了个四分五裂。

    “蠢货,难不成,他还真以为徒手可以与我一敌?”

    那刺客眸光阴毒,手中的砍刀一刀挥出,迅猛的罡风中携带着一股轮回金之力,竟也是个轮回五道的小高手。

    哪知帝莘看也不看,右手五指就如拈花般,一把抓住了那人的灵刀。

    手中一用力,那灵刀就如纸糊似的,一下子被捏成了一个铁球。

    那人确实没想到,帝莘看似清瘦,却有如此怪力,大惊失色之时,就要退开,帝莘哪里容他逃跑,猛然出手,几乎没用任何武学招式,徒手捏住了那名此刻的咽喉,一阵可怕的骨裂声,那人竟是被帝莘活活掐死了。

    那一边,帝莘战得轻松,花挽云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她被两人夹击,尤其是那名鹰目男子,下手又狠又刁,光是他一人,就已经和花挽云战了个不分胜负。

    加之身旁还有一人助攻,没几下,花挽云就被逼得身形不稳,数次险像环身,险象环生。

    就是这时,花挽云忽觉身子一沉,一股沉重之感压得她的脊梁几乎要压断了。

    “泰山坠!”

    花挽云意识到,对方竟在自己身上,用上了土属性的二流武学。

    这种武学,是一种辅助武学,使用在他人身上时,对方会觉得犹如泰山压顶般,身法骤减。

    趁着花挽云身形迟缓之际,一左一右的两名刺客轮番夹击,一道道拳风剑芒袭来。

    “卑鄙。”

    花挽云身形难控,忍不住就往下坠去。

    眼看就要落到了那锋利的剑芒上,花挽云容颜惨淡,心想难道今日就要栽在了这里?

    这是,一道红光直冲而来。

    落到了花挽云的身旁,将她的腰身往上一提,两人一鼓作气,冲出了土地庙。

    帝莘闪到了花挽云的身侧,黑夜下,那两名刺客这才发现,自己的同伙竟在短短时间内,被这名新手猎妖者给击杀了。

    “那是?”

    那鹰目男人瞳孔一缩,目光定在了帝莘的身上。

    帝莘的周身,萦绕着一团怪异的红光,就是那红光,救了花挽云一命。

    救下了花挽云后,那红光没入了帝莘的体内,显得很是诡异。

    “天快亮了。”

    鹰目男人身旁,另一人轻声低语了一句。

    鹰目男人看了看天边,见了天边已有了鱼白色,眉头微微一紧,旋即松开。

    “走。”

    两人挟起了那名同伴的尸体,也不恋战,迅速后撤。

    花挽云还想追赶,却被帝莘制住了。

    “挽云师姐,穷寇莫追。”

    看两人的反应,显然不是第一次利用这土地庙暗算人,他们对附近的地势一定也很熟悉,盲目追赶只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帝莘师弟,真是惭愧。哎,我真是愧对天狼师侄,这一次,又让敌人逃跑了。”

    花挽云懊恼摇了摇头,只差一点点,就能抓到那些人了。

    她素来冷静,可是一见到“流煜”,所有的镇定都付诸一炬。

    “不,师姐,你这次并非完全没有收获,你回想下,方才那人怎么会假扮成流煜师兄?”

    帝莘分析道,他是掌教弟子,关于流煜师兄,也只是从几位师兄师姐口中听说过,从未见过此人。

    更不用说,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出流煜师兄来。

    花挽云一愣,忽的想了起来。

    “难道说那人?”

    “不错,那人只怕也是孤月海的人,至少也是对孤月海很熟悉的人。”

    帝莘点点头,对方方才,尽管没用孤月海的武学,可是从他对战花挽云时,招招克敌的情形看,对方一定对花峰乃至孤月海的武学很熟悉。

    “真是岂有此理,可惜让那几人逃跑了。”

    花挽云恨恨道,她在雁门城查找了几月,原本线索渐渐清晰了,可今晚这么一弄,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不,还有一人。”

    帝莘说罢,忽的摸出了一个小小的乾坤紫金袋,将袋子一抖,从里面滚出了个人来,那人四肢被捆,一张脸上满是恨意,正是帝莘和花挽云落脚的那家客栈的店小二。

    原来,帝莘跟踪花挽云出城时,就已经将正准备落跑的店小二抓了起来。

    “此人还想吞毒,不过已经被我制服了。”

    帝莘为了防止他做出自杀的举动,把他的下巴给卸了。

    “说,赵天狼是不是你们害死的?”

    花挽云将一切怒火都对准了这店小二。

    后者冷哼了一声,一副宁死不屈地样子。

    帝莘见了,也是冷嗤了一声,只见他指尖一滴鲜血涌出,钻入了那店小二的身上。

    顿时,那滴鲜血在店小二的浑身上下,蹿动起来,犹如无数的蚂蚁,把他的五脏六腑,钻的千疮百孔。

    他的皮肤下,犹如无数的小虫在攒动,一动一动的,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那种痛楚,比起一刀杀了,要痛苦百千倍不止。

    店小二苟延残喘着,跟头死狗似地趴在地上,不停地对着帝莘磕头,额头磕的血肉模糊,帝莘这才收了手,收回了自己的妖血,手一抖,接上了那人的下巴。

    ~加更会有的,团聚会有的,翻下一页,投推荐投月票的滴每一位也会有滴,投投投,话说,师父紫和渣滓男,你们比较想先看到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