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04章 鬼餮大帝的继承人

    小吱哟这一昏迷,居然到了天明时分,还是没有苏醒。

    若不是叶凌月仔细检查过,它的心律和护膝一切都很正常,真是要被它吓死了。

    它看上去,只是在昏睡。

    无奈之下,叶凌月只能是暂时将它放在了鸿蒙天里,让小乌丫照顾它,自己则是戴着小噩兔,开始了白天的行程。

    鸿蒙天里,小吱哟躺在了床榻上。

    话说昨晚,它吃了那个怪异的果子后,就狂拉肚子。

    到了最后,它直接就虚脱昏厥了。

    昏厥后,它朦朦胧胧,竟做起了一个漫长而又真实的梦。

    梦中,它看到了一头庞大的兽。

    那兽没有实质的身影,但可以预见,它的身躯很是庞大无边,就如一片雾霾,无边无际。

    在这片雾霾般的身影中,有一双犹如月亮般,那兽头顶长着三个犄角,正匍匐在地上,恶狠狠地看着它。

    这梦境实在是太逼真了,吓得小吱哟浑身汗毛倒竖,它嘴里不断地自我催眠着。

    “吱哟(一定是做梦一定是做梦,困觉,不对,快醒过来)”

    “小不点,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吃了本尊森罗鬼果。”

    “吱哟(听不到,什么都听不多,这一定是幻觉,快点醒醒)”

    小吱哟用两只爪子蒙住了耳朵。

    “再假装听不到,本尊就吃了你!”

    那兽咆哮了一声。

    “吱哟(完了完了,不是做梦)”

    小吱哟顿时又泪眼汪汪了,它急忙呼叫老大。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神识,像是被阻隔了一样,完全没法子和老大的连在一起啊。

    没有救兵,小吱哟只能靠自己了,它转念一想,士可杀不可辱,它得有骨气!

    “吱哟(你说的是昨晚那个果子?谁能证明它是你的,你又没有在上面写着你的名字,再说了,自家的果子自己不看管好,怪谁哦,反正不管本吱哟的事。本吱哟很忙,忙着吃忙着喝忙着拉撒外带泡妞,没空陪你瞎搀和)”

    小吱哟甩了甩头,反正果子已经进了它的肚子,这会儿已经消化完毕,排除体外了,就算这兽的有天大的能耐,就不信它能找到证据。

    小吱哟说走就走,可左看右看,四周没地方可去啊。

    “吱哟(老大快来救本吱哟)”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哼,吃干净了拉干净了就想逃?你以为,你吃了森罗鬼果,就可以耍赖?”

    那兽哼了一声,一团雾影袭来,包住了小吱哟。

    小吱哟想要反抗,可那股古怪的雾影,但那雾影,像是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让它的四肢死死被控住,没有半点动弹的余地。

    小吱哟身上雪白的毛发上,出现了一个影子。

    那影子,和那兽的形象,一模一样,一团雾蒙蒙,外带两只月亮似的眼,额头还有三个犄角。

    “每一个吃了森罗鬼果的,无论是人还是兽,身上都会有这个印记。吃了鬼果者,人者名为鬼子,兽者,名为鬼畜。这个烙印,将会跟随你一辈子,直到下一个森罗鬼果的继承者出现。”

    那兽不急不慢地说道。

    “吱哟(鬼畜?本吱哟才不要当什么鬼畜,大不了,本吱哟把果子还给你,一颗烂果子,谁稀罕了)”小吱哟一听,再看看自己胸前的那个贵阿姨鬼兽图,又气又怒。

    它心底,那该死的兽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不就是一颗森罗鬼果嘛,老大的鸿蒙天那么厉害,只要随便种进去,几天就给它长出十个八个,一箩筐的森罗鬼果。

    破果子,有什么好的,吃了还要拉肚子。

    似是猜出了小吱哟的心思,那兽桀桀笑了两声。

    “小不点,你以为,森罗鬼果是那么好种的?这种鬼果,举世无双,一千年开花,一千年结果,再等候一千年,才能遇到缘主,你既是遇到了,就是森罗鬼果的主人。更何况,你的身子已经被改造过了,已成为鬼饕大帝的传人。你要是不想当,就等上三千年,找到下一个传人,就可以卸任了。”

    小吱哟一听,顿时懵了。

    三千年?

    那是多久,它除了数钱数灵石,算数一向不大好,怎么算都不算不出来,三千年等一个传人,那到时候它不就从小吱哟长成了老吱哟了。

    “吱哟(本吱哟不干,老家伙,我告诉你,本吱哟可不管什么鬼饕大帝,本吱哟不要当什么继承人)”

    小吱哟恼了。

    “来不及了,我当年乃是妖界的鬼畜族的至尊大帝,因无知,闯入了这秋林遗迹,最终落了个肉身尽毁的下场,我将我所有的修为,凝聚成了那颗森罗鬼果。如今我也等到了你,我寿元已尽,已经是回天乏术。小不点,你苏醒之后,会发现身体产生一些变化,你无需害怕,待到你有了我的修为之后,即可返回妖界,振兴我鬼畜一族。”

    说罢,小吱哟忽觉得有一股大力,将它猛地一推,它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小吱哟一醒来,张开蓝汪汪的眼,就腾地一声跳了起来,像是身上长了虱子似的,摸来摸去,摸个不停。

    身上,也没有那个狰狞的鬼畜头像。

    “小吱哟,你怎么了?可别是拉肚子拉坏脑子了?”

    小乌丫见小吱哟醒了过来,松了口气,想起了它昨夜没出息的样子,她没好气道。

    “没有拉坏肚子,就是我做了个怪梦,梦到我成了什么鬼畜了。”

    小吱哟舒了一口长气,果然做梦都是假的,差点吓死它了,那头该死的什么鬼饕,就知道吓唬小孩。

    “!”

    小吱哟和小乌丫同时都愣住了。

    “小吱哟,你怎么能说话了?”

    小乌丫吃惊不已,小吱哟虽然是灵兽,可它和自己、小噩兔都不同,它似乎对于说话很没天赋,一直都没学会说话。

    怎么这一次,睡了一觉醒来就能口出人语了,而且还是字正腔圆的青洲大陆口音。

    “哎,本吱哟聪明呗,睡了一觉,顿悟了。”

    小吱哟觉得那个梦莫名其妙的,决定先不告诉小乌丫。

    这时候,它的肚皮子咕噜噜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