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07章 仇恨可大了

    众人所有的目光,都一起看向了那些房屋。

    这一看,可真了不得。

    只见原本就破旧不堪的房屋里,一下子冲出了数股黑烟。

    最初那些侍卫们还以为又是毒烟,吓得四处逃窜。

    那毒烟直冲入数米之外的半空中,再细细一看,那哪里是什么毒烟哦。

    分明就是树木惊人的嗜血蛇蜂,每只都有麻雀大小,闪动着有力的翅膀,数量至少也有两三千头。

    黑压压的集聚在一起,就如一片片的乌云,迅速朝着九洲盟的那伙人冲去。

    “大伙儿不要怕,捂住口鼻,一起杀了这些毒蜂。”

    原来秋林遗迹,废弃多年,里面没法子住人,却成了妖兽栖息的乐土。

    这些毒蜂,平日都住在了民居里。

    穆大人的人闯入了民居,惊动了毒蜂,毒蜂又是群居性的妖兽,一发出异动,附近的房屋里的所有毒蜂,一下子倾巢而出,刹那间,就如乌云没顶,秋林遗迹的天空,满是毒蜂。

    这一次,九洲盟的人还真是捅了蚂蜂窝了。

    穆大人一声令下,那些九洲盟的侍卫们就冲上前去,和那些嗜血蛇蜂交斗了起来。

    嗜血蛇蜂见这些入侵者居然还敢反抗,也暴怒了起来,一波连着一波,形成了环形的攻击圈。

    只见它们进退有度,就像是训练过的兵士。

    抬起了翅膀,“噗噗”数声,大量的毒刺破空儿而来。

    那毒刺携带着剧毒,竟是能射穿九洲盟的侍卫们厚重的铠甲。

    “哎哟。”

    接连多声痛呼声,嗜血蛇蜂的数量太多,侍卫们一批批的倒下,穆大人原本从容的面色,也开始有所动摇。

    早前和穆大人理论的昙素,也祸及鱼池,被困在了毒蜂群里。

    身旁惨叫连连,那毒蜂的攻势越来越猛。

    区区毒蜂,还敢在她面前放肆。

    昙素的眼眸一暗,抬起了手来,只见她的周身,飞舞起了一团团火焰。

    那火焰,携着燎原之势,火焰一起,嗜血蛇蜂的翅膀就燃烧了起来。

    蛇蜂怕火,火对于它们而言,就是天敌。

    “用火攻!”

    穆大人见状,心下大喜,命令手下的侍卫们取出身上携带的火折子、打火石等等,可就在这时,忽的昙素的方向,传来了一阵爆炸声。

    昙素眼看形势不妙,抓起了一名九洲盟的侍卫,挡在了身前。

    那名被当成了替死鬼的侍卫,当即就被炸了个稀巴烂。

    原来,嗜血蛇蜂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妖兽,它喜食人畜的鲜血,带毒性。

    最要命的是,这种嗜血蛇蜂虽是怕火,但是一旦遭受到火的袭击,就会爆炸,威力不下于一颗小型的炸弹。

    等到穆大人等人发现这一点时,已经是太迟了。

    已经有多头嗜血蛇蜂爆炸开,又是一批九洲盟的侍卫倒下了。

    强攻不出,又不能用火攻,如此一来,九洲盟的人顿时方寸大乱。

    “我去帮她。”

    而此时,叶凌月等人因为还未进入蛇蜂的密集圈,幸免于难,站在了外头,遥遥观望着。

    薄情见昙素被困在了蜂群中,想要上前帮忙。

    “你这样上去,也只是送死。这是蛇蜂的地盘。”

    叶凌月摇了摇头。

    “她终究是我的伙伴。”

    薄情也知,叶凌月和昙素不对牌,在他心目中,自然是叶凌月是最重要的,甚至于重过他自己,但是对于昙素,他也是有着伙伴之情的。

    “看在你的份上,就帮她一次,不过你不用出手,交给我来就可以了。”

    叶凌月说罢,回头看了看四周。

    傻子才会冲入一群愤怒的蜂群中,这些九洲盟的人,当真是人头猪脑,一般而言,一物降一物,自然界任何事物都是相生相克的,在毒物旁,往往生长着解药。

    果不其然,在附近的一条小径上,她发现了一种淡紫色的青草。

    这种青草,叫做雪见草,它的草心,可用来制作一种名贵的熏香,叫做雪香。

    点燃雪香后,嗜血蛇蜂一旦闻到它的气味,就会远远躲避开。

    关于雪见草和嗜血蛇蜂相生相克的记载,五毒宝录里,早有记载。

    叶凌月采集了几株雪见草,也不点燃,就往嗜血蛇蜂群里冲。

    雪见草不点燃,只有极淡的香气,只能保证叶凌月周身五步内不受蛇蜂的侵袭,她一路横冲直撞,也不救那些九洲盟的侍卫,一直闯到了乐穆大人和昙素的面前。

    “叶凌月,你怎么没事,快,快想法子救我们出去。”

    穆大人和昙素被嗜血蛇蜂层层围住,也是急得满头大汗。

    她们试着突破,可无论是前后左右,还是上天入地,蛇蜂都是无处不在。

    昙素见了叶凌月,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若不死叶凌月胆小懦弱,这会儿被困在嗜血蛇蜂群里的,就该是她。

    “我这就救你们,快,我熟悉地形,我记得前面有条小道,你们跟着我跑。”

    叶凌月说着,一溜烟就往前头跑,穆大人和昙素看看身后越来越多的蛇蜂,咬了咬牙,跟着叶凌月往前跑,两人跑了一路,可嗜血蛇蜂也是穷追不舍。

    最是让她们吐血的是,那些蛇蜂也不袭击叶凌月,只是追着她们不放。

    越跑,蛇蜂也就越多,不过一会儿,四周的嗜血蛇蜂全追在了她们的后头。

    “找到了,找到地方躲了。”

    叶凌月气喘吁吁着,指着前方,两女往前一看,所谓的躲避的地方,竟是一个茅坑。

    那茅坑恶臭十足,表面漂浮着一层黏答的浑浊物。

    “我死也不跳。”

    昙素一看到那茅坑,气得脸都白了。

    穆大人的脸色也好看不了多少,可是她看看身后的“追兵”,想了想,一咬牙,跳了下去。

    “是你说不跳的,那我可没法子了。”

    叶凌月摊摊手,身后那一群蛇蜂蜂拥而上。

    “叶凌月,你给我记住了!终有一天,我要你死的很难看。”

    昙素捂着脸,一边惨叫着,一边咒骂着叶凌月。

    “呵,那你也你有没有那个能耐。昙素,我看在薄情的面子上,饶你一条性命。”

    足足是一刻钟后,叶凌月才不急不慢地点燃了雪见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