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11章 洗妇儿,我来救场子了

    就在雌剑九龙吟划过秋林废墟的天空时,两道人影,出现在了秋林废墟的外围。

    来人正是帝莘和和乔装成了人形的青柏妖。

    昼夜赶路,赶到了秋林废墟的帝莘,抬起了头来,遥遥看了眼秋林废墟。

    整个秋林废墟的上空,弥漫着一股冲天的黑气。

    黑气直入云霄,就如一条通天巨柱,将周围的日月星辰之力,全都遮掩住了。

    帝莘是妖祖转世,是不是妖气,他很清楚。

    黑气的状态很是奇特,黑中带着一丝金色,并非是妖气。

    “好强的怨气。”青柏妖咋舌。

    饶是他这样的三百多年的妖族,感应到了这股怨气,也不免要避讳几分。

    那黑气,携带了强烈的怨气,似要将闯入秋林废墟里的一切生灵都彻底毁灭。

    秋林废墟周遭的妖兽都察觉到了那怨气,吓得纷纷四散逃逸。

    “妖祖,您不是想要闯入那鬼城吧?这地方,积累了无数载的怨气,已经形成了一个界域,非常凶险,就算是妖族大能进入,妖力也要受制。”

    青柏妖见帝莘作势就要闯入秋林遗迹中,慌忙阻拦。

    青柏妖自是不敢小看妖祖的实力的,光是那一手妖血化刃,就可见这转世的妖祖的实力非比寻常。

    可妖祖终究只拥有一部分的妖祖之血,妖力只有三分之一,若是遭遇不测,连带着投奔了妖祖的青柏妖也要跟着遭殃了。

    “我洗妇儿在里面,她在哪,我就在哪。”

    帝莘不假思索,从刚才开始,他手中的雄剑九龙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阵嗡嗡颤抖。

    “去!”

    雄剑九龙吟钻入了秋林遗迹中,直指着某个未知的方向。

    帝莘紧随其后,青柏妖无奈,只能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秋林遗迹中,叶凌月脚踩着雌剑九龙吟,边躲避着死灰复燃的嗜血蛇蜂和怪蛇的追击,边俯视着下方,希望能找到薄情等人的下落。

    下方,已经是一片汪泽,土地彻底化为了泥土浪潮,视野所及处,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吞噬。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凌月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在这种地方,想要逃生,无疑是难如登天。

    “秋林遗迹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叶凌月秀眉蹙紧,忽然间,她手掌上,鼎灵发出了声响。

    “鼎灵,难道你有什么发现?”

    叶凌月才想起来,进入了的秋林遗迹后,乾鼎异常的安静。

    “主人,我不敢肯定,我好像感觉到同伴的气息。”

    鼎灵抱着猜疑的口吻。

    “同伴?难道说秋林遗迹里也有鼎灵,像是式神炼妖鼎那样的?”

    鼎灵的话,给了叶凌月一个极大的提示。

    “嗯,对方应该也是个很厉害的灵体,至于是不是鼎灵,暂时不得而知。从早前的情况看,我们可能已经不小心进入了它的空间里了,就像是主人你的鸿蒙天。这里面的一切东西,都受那个神秘生灵的控制。”

    乾鼎小心翼翼地说道。

    “什么?”

    叶凌月不由一怔。

    秋林遗迹,就是第二个鸿蒙天?

    若是鼎灵说的话是真的,这一日夜里发生的,以及老社长资料上说说的损毁的房屋之类的,就可以一一说明了。

    鸿蒙天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受叶凌月的控制的。

    她也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将任何东西移入和移出鸿蒙天。

    那早前她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还有那些以前在秋林遗迹里失踪的人的无端端消失,也是因为受了那生灵的控制的缘故?

    “主人,小心!”

    鼎灵正和叶凌月说着,忽的,在低空方向,原本浪潮迭起的地面,一个足有近百米高的怒浪拍来。

    怒浪之中,幻化成了无数张人脸和手。

    那些人脸,个个哀嚎着,面色痛苦,五官扭曲。

    他们伸出了手来,抓住了叶凌月的雌剑九龙吟,死命地想要将叶凌月和九龙吟扯下去。

    “放肆,我不管你们是人是鬼,休得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叶凌月神情肃穆,她吐了一口浊气,三十六把天剑麻如骤雨般落下,砍向了那些人脸怪手。

    一阵阵惨叫声,腥臭的脓水喷出,那场面,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也要动容三分。

    那些怪手源源不断地冒出来,骤然间,有一只手倏地从地上钻了出来。

    那只手以雷霆之势,一把握住了九龙吟,用力一扯,叶凌月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就如秋日的一片落叶,跌了下去。

    身子陷入了起伏不定的地面中,一双双手,抓向了叶凌月的脸,撕扯着她的衣服。

    “给我滚开!”

    千钧一发之际,男人的喝声犹如从九天上落下。

    一双坚不可摧的手,抓住了叶凌月的手,将她拉了出来。

    身子腾云降雾般,落到了一个温热的臂弯里。

    男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息,席卷而来。

    犹如做梦般,叶凌月难以置信地抬起了脸,恰好看到了男人已经冒出了些许胡茬子的下巴。

    “帝莘?”

    抱住她的那双手,不由一紧,帝莘俯下了身来。

    两个多月,近七十天,他发了疯似的想念怀里的这个人儿。

    此刻,她就在他的臂弯里。

    她显得有些狼狈,头发有些乱糟糟的,涂得乌漆麻黑的脸上,一双大眼还带着丝慌乱,看得他的心都乱了。

    她的手,牢牢地抱住他的脖子,就好像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似的。

    他的女人,被人欺负了。

    “洗妇儿,抱歉,我来迟了。”

    帝莘说罢,在她的唇上摩挲了下,狠狠地亲了她一口,感觉到了唇下的香甜时,帝莘不禁加深了这个吻。

    一旁的青柏妖见了,那叫一个急啊。

    他在心中默念着,拜托两位老大,你们能不能看看场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搂在一起,亲热个不停。

    叶凌月这时,也留意到了的帝莘身后还有人,她推了推帝莘,可忽的,她的手一停。

    只因为叶凌月发现,就在帝莘出手救她时,原本翻滚不停的地面,变得更加波澜起伏。

    整个秋林废墟,像是经历了八级地震似的,天空雷霆大作,整个地面,犹如暴风雨来临的海洋,变得更加躁动不安。

    似乎是因为帝莘的所作所为,激怒了那个管控整个秋林废墟的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