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14章 他就喜欢迟钝的女人

    叶凌月一愣,薄情对她有男女之情?

    她还真没意识到,从认识薄情,叶凌月就把她当成了女人。

    尽管后来知道他是男儿身,她的这个观念也已经根深蒂固了。

    在遇到凤莘和无终止前,叶凌月可算是心如止水。

    她之所以对感情如此迟钝,潜意识里,是因为她重生之前,被奚九夜伤得太深。

    遇到了凤莘和巫重后,这俩都是猛攻猛打的人,历经生死后,总算是赢得了美人心。

    两人“死”后,叶凌月感情一度也归于平淡,但很快又被帝莘强势占领了。

    叶凌月某种程度上,又是个极其死心眼的,心也就只能装那么个把人,更不用说,再多加一个薄情了。

    看自家小女人一副被雷霹了的反应,帝莘的嘴角,恶作剧的扬了起来,不禁为情敌薄情鞠了一把泪,感情自家洗妇儿压根就没意识到薄情喜欢她?

    这女人,是要神情多粗,才能这么钝。

    不过钝点好,越钝,越不容易被人拐走。

    帝莘占有欲十足地拳紧了手中的人,冷哼了一声。

    “弱鸡,有本事表白别人的女人,不如多花点心思在修炼上,身不由己的人,可没本事说什么情啊爱啊的。”

    “你!”

    薄情白皙的脸上,涌上了一抹怒红。

    他一把抓着了那骨牢。

    骨牢在他的手下,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响声。

    “够了!薄情,你现在应该死了心了。那女人的心中根本没有你。只有我才是最适合你的,对不起你的女人我也绝不会放过。”

    昙素见了帝莘和叶凌月亲热的模样,分外刺眼。

    她冷笑了一声。

    “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既是来了秋林遗迹,我这做主人的,自然要好好招待你们。”

    昙素一扬手,她脚下,那骨塔扑索索动了起来。

    关押着薄情的那座骨牢嗖的一声,沉入了地下。

    “昙素,不准你伤害凌月,否则,我不死不休。”

    薄情的怒吼声消失了。

    帝莘也知道,这秋林遗迹如今就是昙素一人的天下。

    在这里,没有人可以斗得过昙素。

    “走。”

    帝莘双脚一踏,脚下的雄剑九龙吟直射向了昙素的咽喉。

    哪知地面一阵翻滚,起伏不定的黑色土地,化成了排山倒海的怒潮,形成了四面牢不可破的怨气墙壁,朝着叶凌月和帝莘压去。

    “九龙吟,给我破!”

    叶凌月和帝莘厉喝一声,雌雄九龙吟同时挡在了两人身前,剑光熠熠,同时刺出,前方的那一片黑色怒浪被斩开了。

    哗的一声,原本阴沉沉的天空一下子破开了。

    叶凌月和帝莘的只觉得眼前一亮,汪泽和怨气,昙素以及青柏妖等,全都消失了。

    “叶凌月,秋林遗迹是我的地盘,你就和你的男人,永远留在里面吧,我给你们留了一天一夜的食物和水,我给你们十天十夜的时间。你们不是很相爱嘛,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为彼此做到哪种程度。”

    昙素偏执的笑容,回荡在叶凌月和帝莘的耳边。

    叶凌月则是立刻检查身上的东西。

    储物袋没了,九龙吟也没了,还有鸿蒙天……叶凌月一检查,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没了,就连鸿蒙天也凭空消失了。

    这甚至比她刚到黄泉城时,还要惨。

    和叶凌月一样,帝莘也是如此。

    他的身上,所有的东西也凭空蒸发了。

    不仅仅是如此,叶凌月和帝莘同时还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元力也像是一下子消失了。

    叶凌月低头一看右手掌心,让她心惊肉跳的是,她手掌上的那个乾鼎鼎印也消失了。

    元力、鼎灵,这些都是最不可能被夺走的……难道说……叶凌月和帝莘同时都想到了什么。

    两人面色一紧,想到了早前昙素所说的一天一夜的食物和水。

    “先找找水源。”

    他们如今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和白天的秋林遗迹几乎一样。

    只是没有民舍,但是一番寻找后,两人都沉默了。

    找遍了整个遗迹,他们只发现了一个水囊和一包干粮。

    秋林遗迹的出入口也消失了,这里就像是一片迷城。

    遗迹里的活水水源全都干涸了,看似郁郁葱葱的树木,也全都是带了剧毒,这简直是把人往绝路上逼。

    若是有元力在,他们的身体还能支撑十天半个月,可是如今,他们的身体和普通人无异,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十天十夜,他们怎么支撑。

    些东西,两个人分,的确只能支撑一天一夜。

    而

    “那女人,真是个疯子。”

    帝莘沉下了脸来。

    “她不仅是个疯子,也是个天才。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应该是进入了她构架的一个虚拟空间里。这里,一切都受她的掌控。就连我们,也是她砧板上的鱼肉。而这一切,都是秋林遗迹里的那件神秘宝贝,赋予她的。”

    叶凌月沉吟着。

    她若是没猜错的话,当初老城主、袁星等人乃至群英社的那些人,全都经历过如今她面临的这些事。

    “等等!”想到了老城主他们,叶凌月的灵光一动。

    “怎么?”帝莘已经开始在计算,怎样才能尽可能的节省食物和水。

    “秋林遗迹有数百年的历史,昙素不过十八九岁,可是秋林遗迹的恶名,却已经流传了数百年。这说明了,在昙素之前,秋林遗迹受着其他人的控制,昙素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主人。”

    这就好比,叶凌月之前,鸿蒙天的第一任主人是鸿蒙方仙。

    鸿蒙方仙之后,也曾有过一些主人,但是那些人,都没能开发出真正的鸿蒙天。

    若是秋林遗迹的性质和鸿蒙天类似,那就意味着,昙素是从九年前或者是九年中的某一年接手了秋林遗迹的,拥有了控制这里的一切的能力。

    那再昙素之前,秋林遗迹的主人会是谁?

    “昙素的父亲!”

    几乎是异口同声,叶凌月和帝莘都想到了昙素早前说的话,她说过,她杀了自己的父亲,就是为了获得秋林遗迹的控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