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18章 我要没了,谁来照顾你

    试问有什么人,在如此的环境下,还能这么迅速地做出分析,找出生存的最后一点希望,而且还不是以自己的利益为第一位。

    见众人的眼神,全都由鄙夷转为了敬佩,秦小川那叫一个得意啊。

    “那还用说,他可是我六弟,六弟啊。”

    秦小川骄傲不已,就好像法子是他想出来的。

    这货压根就忘了,方才看到帝莘“偷食”时,他也是满脸的愤慨。

    虽然他心中也泛着嘀咕,六弟从小顺风顺水的,一路都有六弟妹和师父保航护驾,他是从哪里学会这种生存的技能的?

    薄情也沉默了。

    若是说早前让水的行为,他也能做得到,那帝莘再毒果中寻找食物,不惜以身试毒的行为,他自问是很难做的。

    并非是他不愿意做,而是他不会做。

    他哪怕是加入群英社的那段最苦的日子里,也从未像帝莘那样,遭遇过绝境。

    所有人中,唯有帝莘才明白,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一种本能,就好像他曾经经历过比这样还要艰难的环境。

    叶凌月醒来时,帝莘已经回来了。

    “洗妇儿,看看我带了什么回来,我找到了吃的和喝的。”

    帝莘见了叶凌月,绷紧了一夜的神经,松了下来。

    他将那囊兽血和野果送了上去。

    看到了那囊兽血时,叶凌月的小脸,一下子惨白了。

    刚睡醒的脑子,瞬间脑补到了早前苏牧割取自己的血肉,救袁星和老城主的场景。

    她有些慌乱地拉过了帝莘,拉开他的衣袖,看到他的手臂上,并无伤痕。

    叶凌月还不放心,再去查看帝莘身体的其他部位。

    “洗妇儿,虽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但是不保证没有其他人在监视,你这么热情,我是很受用的,只不过,我们要不要等到离开秋林废墟后,再亲近亲近。这些是我找来的兽血,毒性较弱,可以短期内食用,补充我们的淡水。”

    帝莘俊脸飞起了一抹薄红。

    撇开被人算计的不爽感,帝莘还真是打心里,喜欢眼前的洗妇儿的。

    看她一脸紧张兮兮地对待自己的模样,帝莘有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帝莘这才不紧不慢,将自己昨晚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

    “帝莘,你个混账,你怎么能瞒着我。谁借你的胆子,让你事情不和我商量,就擅自行动的。我已经失去了你一次了,若是再……再一次,你让我该怎么办?”叶凌月骂了几句后,声音微微颤抖,到了后来,竟是红了眼。

    那模样,顿时把天不怕地不怕的帝莘吓到了。

    “洗妇儿,你别难过啊。我错了还不成嘛,你放心,我绝不会做傻事的,我才不会学那些蠢人,自残呢。我舍不得你,我要没了,以后谁来照顾你?我可不能便宜了其他野男人。”

    帝莘说罢,又是做鬼脸,又是哄劝,总算会将叶凌月的火气,消了下去。

    叶凌月又将帝莘的身子检查了一遍,帝莘的体内,有轻微的余毒,但不致命,没有了鼎息,她也没法子直接救治。

    好在帝莘的体质很强,叶凌月这才放了心。

    两人储下了那些野果和兽血,因为有了相对充足的食物和兽血,两人的的压迫感稍减。

    第二天,他们搜寻的范围,又扩大了一倍。

    第三日,第四日过去了。

    帝莘按照第一天夜晚的法子,又相继找到了些食物,只是和第一天相比,也不知道是不是昙素那女变态捣鬼,帝莘能找到的毒性弱的食物越来越少了。

    无奈之下,帝莘只好改变法子,开始寻找毒性较弱的妖兽,开始直接食用那些妖兽的血肉。

    他将余下来的那些野果和兽血,都留给了叶凌月。

    只到了第五日,他们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今夜,你休息,我去外头寻找食物和兽血。毕竟比起你来,我是方士,在毒性认识方面,比你强一些。”

    在帝莘像往常一样,打算开始巡逻时,叶凌月叫住了他。

    这几日,帝莘都勉强着使用带毒的食物,他的体质再好,但也耐不住体内越积越多的各种毒性。

    叶凌月强迫帝莘留下来休息。

    帝莘勉强答应了下来。

    叶凌月这才离开了两人栖身的树洞,一路前行。

    和帝莘寻找食物的手法不同,叶凌月直接捕捉了一些食草性的小型妖兽,再在四周布置了陷阱,等待一些中型大型的妖兽自投罗网。

    下套捕兽这些技能,都是叶凌月在叶家时,入山狩猎时学会的。

    这几日,帝莘已经将毒性较弱的野果都找光了,余下的还有五天的时间里,她们只能依靠兽血和兽肉。

    布置好了陷阱后,叶凌月只需要等待即可。

    这时,她听到了身后有轻微的声响。

    她以为有妖兽靠近,猛地回头,却发现帝莘跟在了后头。

    “不是让你休息嘛。”

    叶凌月嗔怪着。

    帝莘挠了挠头。

    “我不放心你。”

    帝莘没有告诉叶凌月,在她刚遭遇元力风暴那件事后,消息不明的那几天里。

    他几乎没合过眼,他生怕自己一旦睡过去了,醒来听到的就是洗妇儿的噩耗。

    秋林废墟的十日十夜,漫长且短暂。

    连帝莘都没有把握,这几天过去之后,他们是否还能安然无恙。

    “既是睡不着,那就一起等待妖兽上套。闲着也是闲着,你和我说说,你在五灵城的事,一路上有没有给我惹麻烦,还有,五姐怎么样了?”

    叶凌月也不责怪帝莘,他原本已经是正式的猎妖者了,是因为她才到了秋林遗迹,惹上了昙素那样的女疯子。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那样,心平气和地谈话了。

    上一次,两人这般谈话,还要追溯到了孤月海的时候。

    两人帝莘说,叶凌月听,不知不觉等到了后半夜。

    期间,也有几只小兽落入了陷阱,只可惜,猎杀之后,那些妖兽的血肉都含有剧毒,不能食用。

    这就意味着,两人白白浪费了一个夜晚的时间。

    一折回到树洞处,叶凌月和帝莘顿觉呼吸一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