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21章 绝处的生机

    鲜血的滋味涌出,叶凌月猛一回身,只见身后,一头体型不下于金背螳螂的银背母螳螂,正赤红着眼,发狂似的挥舞着臂刀,砍在了她的右肩上。

    金银螳螂,公母双修型妖兽,喜成双出没。

    痛失爱侣的银背螳螂此时,已经是愤怒到了极致。

    脑中闪过这段不知在何处看到过的金银螳螂的记载时,叶凌月的身子下意识往后一倾,却不料,身后是无尽悬崖。

    身体顺势一倾,叶凌月已经滚落了悬崖,耳边是呼啸的风声……

    秋林废墟内,朝南走去的帝莘,已经按照早前和叶凌月的约定,返回了原处,苦等之后,只是始终不见叶凌月的身影。

    随着时间的推移,帝莘的神情紧张了起来。

    他深知洗妇儿的脾气,若非是遇到了什么万不得已的事,她绝不会失信。

    帝莘强忍着心底,越来越强烈的不安感,近乎是发力疾奔,向着叶凌月离开的方向奔去。

    洗妇儿,你一定不要有事。

    帝莘疯了般的奔跑。原本需要半日才能走完的行程,他只用了一个时辰。

    没有,依旧是没有。

    沿途没有半点洗妇儿的踪影,帝莘的心,越来越沉,思绪也越来越疯狂。

    一直到他闻到了空气中,有一股人类血液特有的腥甜味。

    “咕咕”

    一阵妖兽的低沉叫声。

    帝莘一眼望去,在一处凌乱的河谷溪涧里,有一头银背螳螂。

    原来,丧失了伴侣的银背螳螂,徘徊在瀑布悬崖边,不肯离去。

    银背螳螂的前臂上,一处刺目的鲜红如同火焰般,灼疼了帝莘的眼。

    望着空空如也,只有寒风呼啸的瀑布悬崖,帝莘的眼,染成了红色。

    “你杀了她!”

    那一声暴喝,犹如雷霆般,炸响了整条河流区域。

    那银背螳螂骤然转身。

    “咕咕(人,是刚才那人的同伙,他们害死了金背)”

    银背螳螂目露凶光,它身形一快,挥向了帝莘,一股彪悍的妖力波动,席卷而来。

    那银背螳螂的实力,竟是比起那金背螳螂来,还要略强一些。

    只是帝莘的反应亦不逊色,即便是没有元力,他那具经过了五灵涅槃体改造过的肉身,依旧是一架出色的作战机器。

    几个迅闪,他避开了银背螳螂的多次凛冽袭击。

    银背螳螂的眼底,凶光更胜,双眼犹如燃烧起来般,变成了通红色。

    随着银背螳螂腹眼的变化,银背螳螂攻击之势更猛,前臂挥出的刀花,就如漫天繁星般,快得惊人。

    狂化状态?

    这该死妖兽,居然还懂得这一遭。

    帝莘眉心一紧,双臂猛地往前一挥,只听得嗤的一声,一道血如箭般射了出来。

    那血竟是直射向了那银背螳螂的额心。

    血一沾上银背螳螂的额心,它忽的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叫声,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般,额头出现了一个指头大小的空洞。

    那鲜血击穿了银背螳螂的额心,大量的脑浆喷洒了出来。

    鲜血一击得手后,划出了一个弧形,死死勒紧了银背螳螂的脖子,银背螳螂那颗三角形的脑袋,咕噜一声,断开了。

    帝莘身子一个急速冲击,撞上了那头银背螳螂,冲向了那不知有多少高度的悬崖。

    “六弟!”

    镜音阵内,一直紧密注视着叶凌月和帝莘的一举一动的众人,在看到了这一幕时,都不禁尖声惊叫了起来。

    “那小子疯了不成,他难不成是想要殉情?”

    黄泉城主忍不住也惊呼了出来。

    “他不是要殉情,他是想去找凌月。”

    所有人中,只有薄情,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冷静。

    或者说,他的激动,早已在早前,他目睹金背螳螂袭击叶凌月时,就已经全部用光了。

    帝莘的死活,薄情完全不放在心上。

    他的心,直到现在,还牵挂着早前,不慎跌落悬崖的叶凌月的身上。

    这几日,叶凌月的一举一动,可谓是牵着薄情的心。

    对于昙素的献殷情,薄情全然不顾。

    他的喜怒哀乐,全都只因为叶凌月而变动。

    方才,看到叶凌月智斗金背螳螂时,他也为之高兴,可下一刻,叶凌月受伤跌落时,薄情第一反应,就是冲出去。

    “昙素,放我出去!若是凌月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叶凌月跌落悬崖后,不知什么缘故,镜音阵并没有像早前那样,立刻显现出叶凌月之后的情形。

    相反,只是定格在了瀑布上方,就好像,那里是一个禁区,连镜音阵也没法子映射出来。

    只是和早前,薄情为叶凌月求情时,昙素喜怒无常不同,在看到叶凌月意外跌落瀑布悬崖后,昙素的表情也很是古怪。

    她完全没听到薄情的话,只是怔怔地看着镜音阵。

    “她掉下去了。怎么会,她怎么会知道,悬崖下面……不可以,那是我的,秋林遗迹是我的,任何人都不应该再闯入那里。”

    昙素先是喃喃自语着,到了后来,她竟是丢下了众人,忽然跑了出去。

    一直到帝莘杀了银背螳螂,昙素都没有再回来。

    “完蛋了,六弟和六弟妹都掉下去了。这可怎么办?”

    秦小川愁眉苦脸着,他再看看薄情失魂落魄的模样。

    “小白脸,说起来,这事都是因你而起,六弟和六弟妹若是没事还好,若是真有什么事,我秦小川一定要把你那狗屁的群英社,杀个人仰马翻。”

    “她不会有事。我绝不会让她有事。”

    薄情的猛然抬起了脸来。

    他的体内,骤然爆发出一股不容忽视的元力波动。

    就如被堤坝隔绝了多时的山洪,骤然冲开了一个口,无数的元力,犹如盘旋的云雾,在薄情的身边不断积蓄,聚集,一点点钻入了薄情的体内。

    “喂,小子,你体内的毒解开了?”

    秦小川目瞪口呆着。

    “小川,噤声,薄社长要突破了。”

    一旁的黄泉城主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突破?开什么玩笑,这种时候?”

    秦小川做了个咋舌的表情。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小白脸是神通境小圆满,这要是再突破了,岂不是要成了神通境大圆满!!

    同样是被女变态关押,怎么那小子的运气就这么好?

    苍天不公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