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24章 山壁铭文,秘宝显踪

    薄情的元力攻击击中了昙素的身子,可她的身上,那神秘而又奇异的字符只是微微一闪。

    攻击之力就被吸收了。

    就连帝莘的妖血化刃,竟也是如此。

    经过了古怪的文字强化后的昙素的身躯,就如无敌金身般,任凭两人展开如何疯狂的攻击,都不能击败她。

    “这究竟是什么鬼体质,竟强悍如此?”

    薄情和帝莘面面相觑。

    两人都是作战经验极其丰富之辈,可无论是人类的修炼者,还是妖兽灵兽,都从没有这么逆天的体质。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不是都很厉害嘛,一个个都嚷着想要杀我?只要我一天拥有这宝贝,这古九洲,就没有人可以打败我。我要先杀了里面那个贱人,让你们俩都痛不欲生。”

    昙素双臂一震,她身上的那些古怪铭文化成了一道狂暴的火焰,呼啸着,冲向了帝莘和薄情。

    那火焰猛烈无比,一沾上地面,就猛烈的蹿高了,形成了一道火墙。

    那火势熔金销骨,只要沾上一些,连神魔都经受不住。

    帝莘和薄情的身形往后暴退了几步。

    逼退了两人之后,昙素眼中凶光闪动。

    人已经往了山洞冲去。

    “洗妇儿!”

    帝莘和薄情同时大喝道,两人心急如焚。

    眼看昙素又要像叶凌月下毒手。

    帝莘的咽喉里,发出了一声声怪异的响声,他朝天怒吼了一声。

    身上,妖纹就如破土而出般,骤然生出。

    他周身,一股猛烈的,足以气吞山河的可怕妖力骤然爆发出。

    妖气之烈,竟是生生撞向了眼前那一道火墙。

    “你?!”

    薄情心头一震,妖魔同源,他竟从帝莘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力量。

    这种力量,和当初的鬼帝巫重,如出一辙。

    看着帝莘原本俊逸无双的脸上,多了一道道狰狞的妖纹,薄情的身躯一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帝莘……鬼帝……难道说,帝莘就是鬼帝巫重?

    妖力凝冻住了火焰,帝莘的身影,一闪而逝,暴掠向了山洞。

    “来不及了,叶凌月,我要将你挫骨扬灰,我倒是要看看,待你烧的面目全非,还有没有人那么爱你。”

    昙素也诧异于帝莘的突然爆发,只是她已经抢先一步,掠进了山洞里。

    她一只手掐住了叶凌月,见她狠狠地摔在了山壁壁上,看着叶凌月痛苦扭曲的脸色,昙素心中满是变态的欢喜。

    昙素的手上火焰,熊熊燃起,竟是要将叶凌月活活烧死。

    “你这疯子。”

    叶凌月用手拽住了昙素的手,但是昙素异变的身躯里,蕴含着可怕的力量,任凭她怎么反抗,都无法撼动她半分。

    皮肤,在火焰的燎少下,起了一层层水泡。

    叶凌月的视线有些模糊,她仿佛听到了帝莘的呼唤声。

    她的眼眸,一点点暗下去。

    忽然间,两团银灰色的火焰出现在她的眼瞳里。

    昙素肆意狂笑着,可是忽然间,她的手臂上多了一双手,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叶凌月,骤然睁开了眼。

    她的右手,一拳砸在了昙素的脸上。

    这一拳落下,昙素根本不放在眼里,帝莘和薄情的攻击,她都不怕,何况是一个区区的叶凌月。

    可是那一拳落下,昙素的身子猛地飞了起来,滚落在地。

    “怎么?”

    昙素难以置信地趴在了地上,看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的周身,钻出了一簇簇银白色的火焰。

    同是火焰,叶凌月身旁刚出现的这种火焰,虽不刺眼,却像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

    一个黑色的小鼎,出现在她的右手手掌之上。

    就在那个黑色的小鼎出现时,狭窄的山洞,忽然摇晃了起来。

    原本没有半点痕迹的山壁上,一个个字迹,接连显露了出来。

    “不?不可能?”

    昙素看到了那些字迹时,就如见了鬼似的尖叫了起来,仿佛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

    更奇怪的事,在山壁上出现字迹时。

    昙素身上,那些符文,光芒开始暗淡,一个接着一个消失了。

    “不,不要消失,秘宝,秘宝是我的。”

    昙素惊慌失措着,她扑向了那面山壁,像是在乞求,又像是在垂死挣扎。

    山壁上,那一个个比星辰还要光亮的字,让昙素不由睁大了眼。

    怎么会有这么多铭文?

    她记得,自己上一次,获得秋林遗迹的认可时,山壁上只是出现了两百余字,而让自己的父亲,陷入疯狂地那一方手帕上的字迹,不过只有一百多字。

    可今日,这块神秘的山壁上,出现的字迹,却足足有五百零一个字。

    那些字,形成了一片完整的鼎铭。

    一个个字,都只有蝇头大小。

    在黑色小鼎出现时,山壁上的字犹如活了般,一个个破壁而出,飞向了黑色的小鼎。

    鼎身上,多了一个个的铭文。

    “原来,这就是秋林遗迹的秘宝。昙素,我只当你也拥有鼎灵,原来你拥有的只是鼎铭。而这鼎铭,原本就是属于我的。”

    帝莘和薄情冲进来时,叶凌月眸间冰冷。

    灰火,在她的周身汹汹怒腾而且,就如云雾般。

    “凌月?”

    薄情刚要往前走一步,哪知灰火骤然一盛,将薄情逼退了几步。

    “不要靠近,洗妇儿有些不对劲。”

    帝莘凝视着灰火中的叶凌月。

    此时的叶凌月,犹如天神加身,眼底没有半分温度,通体散发着一种圣洁,神圣不可侵犯之感。

    她的身体,似乎受了一部分那种神秘符文的影响。

    “铭文,你把那些铭文都还给我。”

    昙素犹不死心,她蹒跚着,想要去夺取叶凌月手中的乾鼎。

    哪知乾鼎忽的钻出来两色的鼎息来,那鼎息一沾上昙素,后者的身子嘭一声,炸开了。

    “不自量力,区区凡夫俗子,也想亵渎九洲乾鼎之威。”

    叶凌月冰冷地吐出了一句话。

    “你们也是来抢神鼎的,不自量力,本尊就将你们一起杀了!”

    她抬了抬眸,看到了帝莘和薄情,手中的乾鼎,黑光一闪,鼎息盘踞,眼看就要出手击杀了帝莘和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