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25章 遗迹大崩溃

    就在这时,帝莘凤眼一抬,长臂一张,将叶凌月扯进了怀中。

    “混账……”

    叶凌月面露愠色,正欲破口大骂。

    可下一刻,那张磨人的小嘴一下子被堵了个严严实实。

    她的骂声越来越小,男人身上,淡淡的青草的香气,让叶凌月一句话也骂不出来了。

    她只是隐隐呜呜着,手中的乾鼎倏地化为了一道黑光,钻回了她的掌心。

    薄情在旁见了,神情一僵,强忍下了一口气,别开了头去。

    一股窒息感伴随着男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息,叶凌月觉得自己的身体,渐渐被温暖,她的眼底,有了焦距。

    她齿下一咬,咬了帝莘一口,这厮才不紧不慢松开了唇。

    “帝莘,你个乱发情的家伙。”

    叶凌月啐了一口,看看帝莘身后,整个人僵硬的薄情,有些不好意思地抹了抹唇。

    因为帝莘的蹂躏,她的唇充血似的,又红又肿,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诱惑感。

    “洗妇儿,我这可是都是为了你,方才,你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

    帝莘意犹未尽地笑了笑,那双凤眼挑了挑。

    看到了叶凌月“母老虎”似的,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就知道,他家的洗妇儿,回来了。

    “方才我似乎有些失神了对了,昙素呢?”

    直到看到了地上,自爆后面目全非的昙素,叶凌月才确信,昙素已经死了。

    叶凌月记得,她和昙素最后对峙时,她一瞬间,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叶家祠堂里,获得小黑鼎时的场景。

    当时她的血沾上了黑鼎,再之后,黑鼎就认主了。

    她想到了这里,就将自己的伤口撞在了山壁上,想不到,鲜血一沾上那山壁,还真让山壁上的秘密显了形。

    只是,她也万万没想到,老城主、老社长在内的无数的人苦心寻找的秘宝,所谓的神器,居然就是……

    叶凌月不由看向了山壁,山壁上已经空无一物了。

    叶凌月再低头一看掌心的乾鼎,也不知是不是她的幻觉,一直以来都只有指甲大小的乾鼎,看上去,似乎多了些什么。

    而且,昙素一死,她和帝莘的精神力,元力也都恢复了。

    脚下,一阵阵的震动。

    “我们快离开吧,也不知是不是昙素自爆影响了这一带的地质构造,这山洞,就要塌了。”薄情急声提醒着。

    发生在山洞里的这些事,薄情看在眼底,心中也满是疑惑。

    他方才看得分明,凌月手上明明有一个黑色的鼎。

    可就在刚才,那鼎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此刻,薄情也好帝莘也罢,都没有心思去揣测那么多。

    昙素死后,山壁上的铭文,又被叶凌月吸收,整个秋林遗迹,都随之倒塌。

    三人结伴,一起掠出了山洞,在他们前脚刚踏出山洞后,山洞就轰然倒塌了。

    伴随着山洞的塌陷,整个秋林遗迹都经历着一场规模惊人的地震。

    地面迅速往下沉,树木燃起了火来,青烟滚滚,直冲向了天际。

    三人上了悬崖后,很快就遇到了秦小川等人,得知昙素已死,众人连忙带着同样被昙素囚禁,还没有死的九洲盟的穆大人等人,一起冲出了秋林遗迹。

    “终于逃出来了,老子下辈子,都不想再到这鬼地方来了。”

    秦小川在跨出秋林遗迹时,一想起过去几日的经历,以及昙素的所作所为,又是感慨又是愤恨道。

    “只怕,你以后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帝莘说道。

    伴随着一阵可怕的轰鸣声,足有几十里大小的秋林遗迹,就如一个被陨石砸中的坑洞,彻底陷落。

    恶名昭著了数百年之久的秋林遗迹,从此,退出了古九洲人们的视线。

    “叶凌月,最后见过昙素的人是你。我问你,你到底在秋林遗迹里发现了什么?我以九洲盟的名义,命令你们交出在秋林遗迹里得来的秘宝!”

    好不容易,才靠着叶凌月等人的帮忙才虎口脱生的穆大人,在逃出困境后的第一件事,不是感激叶凌月等人,而是质问起叶凌月等人来。

    九洲盟这次,可真是损失惨重。

    先不说穆大人自己受了伤,一路上啥都没找到。

    她带来的几百人,除了早前因为受“噩运诅咒”中招,不得不停留在秋林遗迹外围的那几十号人,其他进入秋林遗迹的,都成了昙素手下的亡魂。

    总共逃出来的人也不过几十人而已。

    如此惨重的伤亡,若是再交不出神器,她回去,必定会受陈堂主的责罚。

    “哪来的老太婆,我洗妇儿救了你的性命,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用这种口气和我家洗妇儿说话,给我跪下来道歉!”

    帝莘喝道,一脸的不耐烦。

    “岂有此理,敢和本大人这么说话,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穆大人话才说完,帝莘长腿一扫,只听得一阵阵的惨叫声,如秋风扫落叶似的,十几名九洲盟的弟子们,倒在了地上,个个抱着断腿鬼哭狼嚎不止。

    穆大人一看,吓了个不轻。

    帝莘一脚踹去,踹得穆大人跪在了地上,又一脚踩在了穆大人的脊梁骨上,迫得她一头撞在了地上,额头头破血流不知,还啃了个狗吃屎,满嘴都是泥巴。

    “小子,你敢!你敢打我,九洲盟不会放……”

    又是一脚,穆大人直接四脚朝天,跟头王八似的,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穆大人,你若是想活着回到九洲盟,就闭上嘴。你眼前这人,曾号称鬼帝,不说杀人的手法,光是折磨人的手法,他知道的,就不下几百种。”

    见穆大人还想开口谩骂。

    薄情在一旁,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叶凌月听罢,很是吃惊地看了薄情一眼。

    薄情怎么知道帝莘就是巫重?

    “我也真是看走了眼,帝莘,原来你就是巫重。这一次,看在凌月的面子上,我们的恩怨暂时不计,可下一次,你我再见面,我势必不会放过你。”

    薄情说罢,神情复杂地看了眼叶凌月,闭上了嘴不再吭声。

    叶凌月叹了一声,刚要劝帝莘留穆大人一条狗命,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呼声。

    “凌月、帝莘还有小川,你们都没事吧?真是老天开眼,你们总算出来了。”

    只见不远处的大道上,挽云师姐和老城主等人,正快步走了过来。